大乐透16054期奖金分配:正文 0451、青蓮

    跨過天幕的一瞬間,原本渾渾蒙蒙的漿糊般漆黑無邊、寂靜無聲的世界,忽然無中生有地閃過一道絢麗而璀璨的紫光。紫光閃動,天幕突然不見了。

    周天下意識地回頭望去,世界樹,仿佛也因為天幕的消失,而忽然蹤影全無,就像一個夢。

    一切又歸于平靜。

    蠱惑的隱隱光芒不復再現,而周天再一次陷入到迷茫中。

    黑,讓他再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兩眼一抹黑。

    靜。令他再一次回到了自己恍若隔世的沉思中。

    世界樹,曾讓他看見了一個虛幻的自己。周天忽然伸手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

    果然,既沒有了什么所謂的手,更無所謂的臉。

    而剛剛一閃而過的那道紫氣,似乎也只是一閃而過罷了。

    呆立半晌,周天似乎有些不甘心,本能地又向自己的全身摸去。

    曾經肌肉發達的胸脯,健碩的大腿,靈巧的雙臂,睿智的瞳孔,甚至烏黑的頭發,一切的一切,不過一如后世那變態的全息留影,徒增煩惱而已。

    只有這恍惚一念,似乎才是最真實的存在。

    就像,周天忽然凄涼地一笑,是的,就像神話里被鄙視的孤魂野鬼,我周天好像現在整個就是這樣一種存在。

    光芒,天幕,世界樹。

    哼,剛才還不如干脆就讓世界樹抓住,索性一了百了,連這意識也不要了更好,也強過自己這般疑神疑鬼,生不如死,虛幻一片。

    念頭剛起,渾渾蒙蒙的深處,突然再次閃過一道無與倫比的的紫光。

    只不過,這一次,紫光似乎很憤怒,竟瞬間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未及周天反應過來,一道紫光便像當頭斷喝般地直直打來。

    說時遲那時快,周天只覺得眉心處一熱,紫光頓時消弭不見。

    正驚駭中,又一道紫光打來,卻是直奔丹田。

    緊接著,又有三道紫光,就像拳擊中的組合拳那般,毫不歇氣地又在周天左手、左腳打來。剩下的第三道紫光,卻是最后一頓,繞著周天從上至下足足繞了多圈之后,方才穩穩地停了下來。

    我靠,一共鉆進去了四道紫光了,這第五道紫光到底想干什么?

    周天忽然感覺自己渾身的汗毛,竟一根根林立而起。

    當然,如果此刻他有汗毛孔的話。

    不為別的,因為這第五道紫光盯著的位置,實在是他媽的太不是地方了。

    哪兒?

    還能有哪兒,能讓一個男人汗毛林立的去住,還能有哪兒。

    眉心罷了,手、腳也罷了,丹田處自然更不用說??贍腥說拿?,這紫光卻盯著不放,變態呀。

    莫非、莫非這來無影,去無蹤的狗屁紫光,是女的?

    腹誹中,周天幾乎都快要憋不住大笑的瞬間,紫光突然消失了。

    這真是眼睜睜的羞辱,**裸的玩弄啊。

    好嘛,先是世界樹,現在是莫名其妙的紫光,原來都是要自己好看。

    世界樹還只是奔著丹田,紫光倒好,什么都要。

    周天怒目圓睜,當然他是不可能怒目圓睜的,只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羞憤怒吼,便一頭昏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只是一瞬間。

    可憐的周天悠悠醒來。

    痛。

    這一次,周天還未睜眼,便感到了一種實打實的痛徹心扉的撕裂,正將他緊緊地包裹在這種久違的感覺中。

    痛則通,通則痛。

    痛,并快樂著。

    這再淺顯不過的道理,讓周天驚喜地睜大雙眼。

    青蓮,一朵華麗麗的青蓮,赫然在目。

    一道神識閃過,一個小小的人兒,盤膝而坐,宛若坐忘。

    只是,他卻是透明通靈的,就像一件玉器雕琢而出的玲瓏小人兒。

    這是怎么回事?

    周天本能地撓了撓頭。

    突然間,小人兒也是眉頭一皺,探手抓了抓腦袋。

    周天不覺更加大奇,幾乎是下意識地探出一根指頭向小人兒戳了戳。

    小人兒應聲也向自己戳去。

    大驚之下,周天急忙縮手,凝神望去。

    小人兒果然又一動不動,猶如老僧入定般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

    哦,周天似乎心有所感,轉目向那青蓮定睛看去。

    端地好一朵青蓮,清的光暈透著難以言說的表象,向外不斷散發出一層層古樸至極的氣息。斑駁的葉片上,看似歷經滄桑,卻又宛若初生一般光潔神圣。仔細望去,上面一道道若隱若現的,好像不斷變幻著各種高深莫測的圖案。而一絲絲溫潤、清靈的氣息,蒸騰著、飄逸著迎面撲來、

    只端詳了一會兒,周天便感到了一種久遠的親切。

    于是,幾乎是下意識地,周天探手向著青蓮撫摸而去。

    就在觸碰到的一剎那,又是無數種久違的感覺一陣陣傳來。

    驚喜、沉思、感動、傷懷、悲嘆、回憶、凝神、歡樂、嘆息……

    但最后一刻,周天卻感覺自己再也過不去了。

    因為,一股大徹大悟之后的大慈悲,忽然定格在了此刻。

    面前的青蓮,就像自己那個早已故去的爺爺,就這樣凝視著他,兩兩相望,四目以對,仿佛一切都因此而靜止。

    “爺爺”

    周天哽咽著,毫無來由地脫口而出。

    青蓮,不由得一陣顫栗。

    緊接著,在一滴滴奔涌而出的淚水中,青蓮便以清晰可見的姿態,迅速枯萎。

    這時周天才驚訝地發現,青蓮竟然有著128朵葉瓣,其煥發出的靈氣濃郁、清新程度,遠非世界樹可以比擬。雖然青蓮看上去沒有世界樹那樣的高不可攀,無以丈量。但它給人的感覺,卻比最遙遠的蒼穹還有高遠。

    奇異的感覺,讓周天不由得又是一聲悲鳴:

    “不要,不要”

    是的,倘若知道青蓮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相遇、相見,周天寧愿自己一動不動,都不會去碰觸青蓮一下。

    然而,一切為時已晚。

    在一瓣瓣枯萎、謝去的青蓮葉片中,整個青蓮似乎也在發生著驚異的變化。

    但奇怪的是,隨著越來越多葉子的枯萎和告別,周天卻慢慢地從驚疑、擔憂中,漸漸地感到了一種釋然和解放。

    他發現,自己居然隨著這枯萎一點點沉靜,宛若噴涌的火山復歸平靜如一的湖面。

    而青蓮,也在第72朵葉瓣上,嘎然停止了枯萎。

    開始,是那樣的突如其來。

    結束,也是這樣的突如其來。

    雖然已是莫名其妙地地心若沉水,但周天還是悄然長出一口氣。

    或許只是一眨眼,36瓣生機盎然的青蓮,便煙消云散。而且,和可能這一切都是自己的罪過。

    周天搖搖頭,不敢再有任何動作。

    正在這時,剩余的72朵青蓮,卻再次煥發出流光異彩的氣息,當最后以青幽幽的光暈歸于平靜后,卻見一道青光閃出,輕輕托舉著周天,如夢如幻般地飛到了小人的頭頂。

    青蓮隨即突然消失,周天猝不及防,一頭飛向小人。

    就在他與小人合二為一的瞬間,周天似乎聽到了一聲無端古樸的嘆息。

    聲音是那樣的親切、熟悉,甚至周天還能辨認出聲音在說什么。然而,當他似懂非懂的一霎那,卻是一陣困倦隨之濃濃地襲來。

    周天再一次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