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穿越小說 > 南明日不落 > 正文 738 英雄暮年

竞彩足球奖金太低:正文 738 英雄暮年

    白明修本人是沒有覺得大明“統一全球”之后,生活有什么多大的變化的。除了大批官員奔赴歐洲開始籌組歐洲轄領以及進入個宣慰司進行工作,理政院忙忙碌碌地在制定國家戰略和發展綱要之類的東西,對于白明修本人來說,一切如舊。

    皇帝還是那個不務正業的皇帝,哪怕他此時真的是君臨地球,成為了所有人類的“共主”,他都一個德性。最近白明修開始研究烘焙業務了,皇后對白明修的手藝贊不絕口,不過在皇帝說自己準備考取一個國家一級面點師的時候,皇后殿下表達了對皇帝的無奈。

    工作是還要工作的,白明修每天都工作三四個小時吧。很多事都是儀式性的工作,出去露露臉,慰問一下人民群眾什么的。所有的行政工作都是理政院完成的,張煌言才是那個忙人。白明修作為皇帝,倒是會出出主意,表達一下自己的見解。如果他的見解臣子們不滿意,然后白明修就會看到理政院辦事人員送來太平宮一大堆材料,向他解釋為什么自己說的辦法不行,理政院的主意為什么更好。

    除了他有著后世見識的事情,確定會發生什么,他會據理力爭一下,比如在半導體電子工業上,比如在信息技術領域,他都要求傾斜資源過來。不過很細枝末節的一些東西,白明修就不跟理政院爭了。他從來不是剛愎自用的人,理政院已經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大家群策群力也各有責任,他哪怕身為皇帝,都不應該去打斷這樣一套有效的制度和破壞效率。

    白明修這一天來參加兵部在京師舉辦的勝利慶功酒會,這個酒會的級別比較高,主要是高級將領們,以及舊時功勛老臣們。風姿瀟灑的皇帝走進酒會現場,這時候大家都在說笑飲酒,見到皇帝來,眾人都行禮。

    白明修倒是有些感慨,酒會上有許多人,但是面容都已經蒼老了。

    晉王李定國,瀛王鄭森,總參謀長蘇叔桓,以及當朝總理大臣張煌言,這些人都是六十來歲的人了,除了蘇叔桓倒是日常油染黑頭發,其他三位都是頭發花白。他們的臉上已經都是皺紋,但是精神倒是很好。

    皇帝來了也就來了,也不講話。今天的這個場合比較輕松,其實更多類似兵部的團建活動,也慰問一下老同志們。

    李定國坐在一席邊,手里拄著拐杖,戎馬多年,他的身體并不算好,有一些舊傷,現在只能拄著拐杖行動了。鄭森也差不多,這位常年呆在東瀛的國姓爺,飽受風濕的困擾。

    鄭森問李定國:“晉王,當年你在西南抗清,可曾想過會有今日場景?”

    李定國笑:“怎么可能?”

    “是啊,我也覺得一切如夢似幻,放在任何時候,都是絕不可能的事情。有些時候午夜夢回,我都在想,這一切恐怕都是個夢,我死在了海上,當年抗清失敗了,神州大地變成了韃子荼毒的腐朽國?!?br />
    李定國點頭:“我也常有這樣的后怕?!?br />
    一旁的張煌言聽到兩位王爺的談論,也加入了進來:“當年在舟山,真的有走投無路的感覺,總是想著什么時候了卻自己這一生,怎會想過今日顯赫,不僅做了大明之相國,甚至還布政四海五洲?!?br />
    張煌言又道:“不過,我倒覺得,哪怕當年天沒降下來皇上,大明就此亡了,這國家這民族也不會永久沉淪的。根底里,我們漢人驕傲得不行,哪怕一時敗了,總會翻回來的,不管外來侵略、敵寇多么猖獗,不管我神州百姓受了多少劫難,只要還有一個漢人在,炎黃魂就滅不了,早晚我們都會重新建立起來盛世王朝?!?br />
    李定國笑道:“好在張相這悲觀如末世的想象,并不是現實。我們有皇上,現在大明強盛乃至亙古未有,地上的唯一王朝,人民擁戴,未來可期,哪怕好得都不像真的,可這就是現實?!?br />
    鄭森言道:“皇上啊,是點燃了所有我炎黃子孫心中、血中的一點星星火,我們雖然傳承上古炎黃,但已經完全不同了,我們講辨證唯物,我們講發展講科技,我們講中華文明,這些都不是古時候的東西,究竟大明都在這一切的變革中變得更壯大,星星火早已經燎原了?!?br />
    三人相視一笑,舉杯共飲。

    酒會的另一頭,白明修邊吃東西邊飲酒,大有逃脫老婆家庭掌控,出來放風的男人的既視感。海軍司令王開見到鬼祟的皇帝,不由莞爾。

    “陛下好雅致?!?br />
    白明修擺擺手:“隨便放松放松,在家里有孩子,不能隨便喝酒?!?br />
    王開哈哈一笑,跟白明修聊起了非常普通和家常的東西。

    看著滿宴賓客高朋,王開眼神迷離:“大明一統江山,開門盛世,皇上,你說大明的這般景象,能否千年萬年?”

    白明修拿著筷子夾肉,說道:“跟我啥關系?”

    王開倒是愣了,定定地看著吃肉的白明修。

    白明修喝酒吃肉,不亦樂乎:“我該干的事情,我都做了,能為子孫考慮的,我也考慮了。難道還讓我預言幾個世紀,為了幾百年后的人殫精竭慮嗎?這是不是太操蛋了一些?大明未來或者存在或者不存在,這是一個量子力學的問題,但觀測者決計不會是我了。即便不存在了,那又如何呢?”

    白明修輕輕笑著:“我的責任,我承擔了,那就夠了?!?br />
    王開聽后,心中也是有所觸動:“陛下的瀟灑和胸襟,當真是凡人所不能?!?br />
    誰知,這貨居然畫風一變:“皇上,話說戰爭結束了,我們海軍的發展方向也要變化了吧,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應該上馬一點新的科研項目,再采購一點新式戰艦什么的?”

    白明修眼睛瞪大,看著這個坑蒙經費成性的海軍司令。

    “別想了,現在的艦隊都維持不了全部!”

    “瞧您說的,陛下。說不定我們未來海軍的船,是飛在太空中的呢?!?/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