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 馭房有術 > 正文 第3674章 擼串

浙江体育彩票奖金打哪个银行:正文 第3674章 擼串

    張禹離開警局,搭了一輛車,按照潘云發的定位,趕往劉記大串。

    審犯人的事情,就交給宋峰了,雖說已經審的差不多了,可是還得繼續挖。這種事情,由警隊的人負責就行,張禹也不能說,這一天天的就長在警局了。

    鎮南警局距離潘云所發的位置可不近,搭車都花了一百多才到地方。

    來到劉記大串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六點多鐘。一到門口,便能看到這家燒烤店的買賣很是紅火,里面的桌子幾乎都坐滿了。

    張禹先是掏出手機,撥了潘云的電話號碼,詢問一下,潘云到沒到。潘云表示,自己正在路上,很快就到,讓張禹先找個位置。

    掛了電話,張禹便走了進去,馬上有服務員迎了上來,“先生,請問幾位?!?br />
    “兩位?!閉龐硭檔?。

    “請這邊坐?!狽裨幣耪龐砝吹澆鍬淅锏囊桓鑫恢?。

    這也實在是烤肉店里面的人太多,幾乎所有的桌子旁都坐了人,如果再晚來一會,估計這樣的位置也都沒了。

    角落里的桌子雖然不大,但是很干凈,張禹并不是十分挑剔的人,就直接坐下。

    服務員詢問張禹要不要先點東西,還特別表示,他們家的東西賣的都很快,尤其是肋條串,如果再過一會,肯定就沒了,現在剩下的就不多了。

    這看起來像是營銷手段,可是這里的買賣實在是太過紅火,想必肯定有著過人之處。于是,張禹就跟著服務員先到了展柜那里進行點菜。

    不得不說,劉記大串的肉串和海鮮串都十分的新鮮,怪不得買賣這么好。張禹一下子點了不少,正打算回到座位上的時候,就聽門口又響起了服務員的聲音,“小姐,請問幾位?!?br />
    “兩位……張禹……”緊接著,潘云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張禹忙扭頭看去,跟著就見,潘云站在門內。此刻的潘云,身上穿著一件白蘭花的裙子,看起來有點小清新的意思,這跟潘云往日里的風格完全不同。

    “小云,你來了。正好,我剛剛點了一些東西,你看看還想吃什么?!閉龐硭檔?。

    “好?!迸嗽浦苯永吹秸龐砩肀?。

    張禹讓服務員告知潘云,自己剛剛都點了哪些東西,潘云見真的點了不少,就隨便的又點了點。

    兩個人都沒開車,這擼串配啤酒,自然是必不可少。二人點了六瓶啤酒,才回到角落的位置上就坐。

    坐下之后,潘云就忙不迭地說道:“張禹,你看我今天穿這身漂不漂亮?!?br />
    “漂亮,當然漂亮了……潘大警花不管穿什么都漂亮……特別是這身衣服,顯得是清新脫俗……”張禹立刻說道。

    聽了這話,潘云美滋滋的,嘴上故意說道:“就會說好聽的,怪不得我媽都說你現在是油嘴滑舌?!?br />
    “確實是這樣啊……那我總不能睜著眼睛說瞎話吧……”張禹笑著說道:“不過阿姨怎么還會對我有這樣的評價呢……”

    “我告訴我媽,咱倆今晚去擼串,問她要不要一起來,其實就是客氣一下。我媽果然說不來,而且就算是吃飯,她也不能出來擼串。我說她是大領導,這種平民食物自然配不上她。結果她就說,我現在跟你學的油嘴滑舌?!迸嗽埔槐咝σ槐咚檔?。

    “那這也算不上油嘴滑舌啊……更跟我扯不上關系……”張禹也笑了起來。

    兩個人說說笑笑,沒片刻功夫,服務員就送來了烤肉的爐子。

    劉記大串的燒烤方式給其他家還真就有點不一樣,別家燒烤,一般都是把肉串給烤熟了送上去,如果涼了,在爐子上熱一下就好。

    可是劉記大串端上來的肉串都是生的,也就是在上面刷了醬、撒了調料而已。這種做法,能夠讓顧客清楚的看到肉串全是新鮮的,從展柜里面拿出來什么樣,就是什么樣的,絕對沒有調換。

    兩個人接下來開始烤串,還真別說,味道也是相當的不錯。他倆拿著啤酒瓶子直接喝,任誰都無法想象,這兩個人看起來好像是小市民的家伙,其實是無當集團的董事長和美女警花。

    吃喝了一會,潘云說道:“張禹,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咋還讓人給舉報了?擔心死我了?!?br />
    張禹知道,潘云是真的擔心,他故意十分輕松地笑道:“就是那個案犯韓光唄,竟然勾結警察,搞惡意舉報。但清者自清,這種事情,還不是一查就能查出來。不但如此,那個舉報的警察還被查出來,收了人家的好處,韓光又多了一條罪名?!?br />
    “這可真是有驚無險……對了,那個臥底被殺的案子,我們這邊雖然全力調查,可因為林武跑了,我們也沒有一點進展。通緝令都發出去了,現在還是沒有一點消息?!迸嗽撲檔?。

    “這個韓光十分狡猾,他的全部爪牙,竟然一起跑路了。我和宋峰甚至懷疑,在韓光身邊,應該還有一個人負責操控指揮。這個人嗅出了不對,才讓這些人集體跑路的??燒飧鋈說降資撬?,我們一時間也查不出來。這個韓光,也是夠硬的了,竟然還拿自殺來威脅我?!閉龐硭檔?。

    “也不用著急,案子都是一點一點查出來的。就好像我們局里,積壓的案子也不止三四個,你們查的這個案子,好歹還有案犯在押,不算是無頭公案,總是能夠找到問題的?!迸嗽撲檔?。

    “這個倒是沒錯,按照現在的證據,也夠判韓光的了。就是那個走私案,似乎沒有人知道,我懷疑應該是劉慶和韓光單線聯系,所以才無從查起?!閉龐硭檔?。

    “看來韓光確實也夠狡猾的了,果然是一個狠角色?!迸嗽撲檔?。

    兩個人又聊到了案情,一邊說著話,一邊喝著啤酒。以張禹的酒量,這幾瓶啤酒當然不算什么,潘云跟張禹一起吃飯聊天,也是十分的高興,竟然敞開了喝。如此一來,他倆又要了六瓶啤酒,一直喝到晚上十點多才算完事。

    眼下的潘云,臉上早已經紅撲撲的,張禹付了帳,二人出了烤肉店。

    才一出門,潘云就直接挽住了張禹的胳膊,她的動作十分的自然,就好像張禹是她的男朋友一樣。不過么,這一走起路來,張禹很快就能發現,潘云都有點搖晃,顯然是有了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