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 馭房有術 > 正文 第3672章 狠勁

足彩奖金有上限吗:正文 第3672章 狠勁

    “這還真是一個問題……”張禹沉吟一聲,說道:“之前我還真就沒想過……韓光的爪牙集體出逃,仔細想想,確實不是一個偶然事件,這背后怕是有人在暗中指揮……好在針對韓光的證據已經足夠,我倒要看看,他還準備怎么狡辯……”

    “沒錯!今天咱們就一鼓作氣,突破韓光!”宋峰咬著牙說道。

    從今天被請到廉政督察局來,宋峰就憋著一口氣,只有突破了韓光,才能讓他的這口氣徹底撒出來。

    二人聊了一會,走廊上就響起了腳步聲。

    很快,那四個隊員便押著韓光走進了審訊室。韓光一進門,自然看到了張禹和宋峰坐在前面,原本捂著肚子,臉上盡是痛苦之色的他,現在臉上明顯露出驚詫之色。但是這抹驚詫也是一閃即逝,臉色恢復正常,而且也沒了痛苦狀。

    他走到張禹二人對面的椅子上坐下,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也不吭聲。

    張禹看到他這般,卻是微微一笑,說道:“韓老板,沒有想到吧,咱們又在這里見面了?!?br />
    韓光還是沒有出聲,不過目光閃灼,似乎是在琢磨著什么。

    “韓光,我先給你聽點東西,然后咱們再說!”宋峰說著,直接點開了手機播放。

    “喂,你好?!?br />
    “是白小姐么,我是鎮南區刑警隊的舒明?!?br />
    “舒警官,怎么樣……有我們老板的消息了么……”

    “剛剛我給韓老板送飯的時候,他跟我說,我們隊長勾結無當集團的張禹用非正常的手段對他進行拷問,讓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你,然后舉報張禹和宋峰?!?br />
    ……

    聽著手機里播放出來的電話錄音,韓光深吸了一口氣,他心中明白,事機暴露,想要靠舉報釘死張禹和宋峰的事情,已經徹底沒戲了。

    等錄音播放完畢,宋峰沉聲說道:“韓光,這段錄音里面說話的人是誰,想必你是一清二楚。你作為嫌犯,收買勾結警察,主使惡意舉報,證據確鑿,還有什么話說!”

    “我……我只是勾結警察,并沒有收買……收買的事情,是別人做的,我并不知情……至于說主使惡意舉報,我也不是惡意,我就是實話實說……”韓光說著,故意看向張禹,接著又道:“你別以為我不認識你,你是無當集團的董事長張禹,根本不是什么警察,你有什么權力審訊我……而且,你還對我濫用私刑,我去醫院檢查的時候已經發現了,在我的肚子里有一根針……”

    說到這里,他又轉頭看向負責看押他的四個廉政督察局隊員,不滿地說道:“你們廉政督察局什么意思?張禹對我濫用私刑的事情,都已經鐵證如山了,憑什么他還能坐在這里審我?難道說,你們有什么勾結,信不信我去上級投訴你們!”

    四個廉政督察局的隊員也不出聲,心中暗說,你要是知道張老板的身份,都能嚇死你!

    坐在韓光對面的張禹只是微微一笑,說道:“韓光,你想舉報我,估計現在是不成的,怎么也得等上了審判庭才行。至于說眼下,我奉勸你還是交代,省的自討沒趣!”

    “你讓我交代什么啊……我該說的,我都說了……”韓光委屈地說道。

    “韓光,你別以為你的事情我們不知道!你的爪牙是都跑了,可跑了他們,難道我們警方就找不到你曾經的犯罪證據了?你白日做夢吧!你的公司放高利貸,逼死人命不說,更是毆打、恐嚇、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且涉案不止一起。光憑這些,就足夠讓你在監獄里蹲上不下十年的!你現在要是將涉案的所有人員全部交代出來,我可以在審判庭為你求情,爭取寬大處理,算你戴罪立功!可你冥頑不靈的話,絕對是罪加一等!”宋峰嚴肅地說道。

    “你們警方既然掌握了證據,那就起訴我好了,還費什么勁。法院怎么判,我就怎么認,該蹲多少年,就蹲多少年,我也沒什么二話?!焙饉坪躋倉老胍襦鸕睦肟?,幾乎是沒有可能了,干脆拿出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來。

    “韓光,你的那些爪牙突然逃跑,顯然不會是提前商量好的,而是有人向他們傳達命令,這個人是誰?”宋峰嚴肅地說道。

    “我哪知道,我這些天一直都在警局里關著……他們到底為什么走,又走到哪里去了,該我什么事……”韓光大咧咧地說道。

    “好你個韓光,都到現在這一步了,你竟然還冥頑不靈!”張禹冷冷地說道。

    “我確實是不知道,你讓我怎么說!”韓光滿是無所謂地說道:“有本事你就繼續對我濫用私刑,大不了我自殺好了。反正我肚子里有一根針的事情,也是事實,我就不信我真死了的話,沒有人管!”

    韓光現在也是豁上去了,索性把話都說到前頭。因為他知道張禹的厲害,如果張禹回頭再對他做點手腳,真的能夠讓他生不如死。所以,與其坐待張禹折磨,還不如拼了。

    宋峰聽了這話,也是暗自皺眉,他扭頭看了眼張禹,沒有出聲。

    畢竟韓光的話,說的也有道理。即便張禹現在有了特殊的身份,為了讓韓光開口,用點手段也無可厚非??扇羰欽嫻陌押獗頻米隕繃?,麻煩其實也不小。現在網絡這么發達,如果真的有人借題發揮,很有可能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張禹同樣明白這個道理,雖說自己有很多手段對付韓光,但韓光終究是修煉之人,忍耐力要強于普通人。若是真想自殺,怕是還真攔不住他。自己總不能說,先把韓光的牙齒都給拔光吧。再者說,光憑地芒針每夜子時的痛苦,已然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承受的了,韓光都能忍住這個,可見這家伙身上的狠勁。

    最為重要的是,張禹還有一個顧慮,那就是華雨濃的哥哥和戚武耀這兩個家伙還在鎮海呢。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真要是逼死了韓光,事情肯定會被對手加以利用,對自己沒有半點好處。

    于是,張禹淡淡一笑,說道:“韓光,你身上的這股狠勁,也是蠻讓人佩服的。行,那咱們就不在這里說了,回警局再說?!?/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