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打工小子修仙記 > 正文 第2205章 十枚下品仙石的報酬

竞彩比分过关奖金:正文 第2205章 十枚下品仙石的報酬

    圣玄殿內,所有修者跪伏于地,額頭都貼在了地面上。

    然而,他們仍然清晰地感覺的到,莫小川停留在他們身上的眼神。

    “你們同樣如此,在玄圣殿貢獻榜上,貢獻突出,排名靠前的人,本尊會解除他們的符印?;鼓忝親雜芍??!?br />
    “謝殿主?!?br />
    眾人心身一震,原來,莫小川并沒有讓他們,一直都保持這種被奴役的狀態,只要表現夠突出,對玄圣殿貢獻大,還有機會還自己自由之身。

    莫小川再次吩咐了幾句。然后,拿出一大把的四品丹藥,分發給在場所有修者。讓他們抓緊時間修煉。

    轉眼兩個月便過去了。

    “公子,您出關了?”莫小川剛走出密室,歐陽明堂便迎了上去。

    “嗯,不錯,修為有所增長?!蹦〈ǹ醋排費裘魈?,笑著瞇了點頭。

    歐陽明堂更加恭敬地躬身道:“呵呵,這一切都是公子教導的好,而且,再加上,公子的丹藥相助,才有了明堂的今天?!?br />
    “好了,在我面前,隨意一些?!蹦〈ㄅ牧伺吶費裘魈玫募綈?,“歐陽公臣和紀榆兩人還沒有出關?”

    歐陽公臣和紀榆兩人,用得是莫小川教給他們的煉化秘法,煉化吸收六品丹藥的速度會很快。相信出關也就在這幾天。

    歐陽明堂連忙回道:“兩位分殿主,還在閉關當中?!?br />
    “哦,宰語也還沒醒過來,我們出去走走吧,來死魔之殤后,還沒來得及在死魔之殤轉轉呢?看能不能淘弄點好東西?!?br />
    莫小川說完,便率先出了玄圣殿。

    歐陽明堂趕忙跟上。

    上次的戰斗,死魔之殤被摧毀的比較嚴重,就算整個玄圣殿都發動起來,也堪堪修復完成。

    莫小川一邊走,一邊不住地點頭。

    死魔之殤差不多匯集了整個羨天界的頂尖修者,這些人,資質大都是上上之選,而且,都深知修煉的重要性。他們目前最渴望的就是能夠飛升從天。

    所以,大多數人,都會把自己得來的材料,拿出來換自己適用的修煉資源。

    而且,拿出來置換最多的就是制造之類的東西。煉丹用的材料和丹藥,在死魔之殤,一直都是有價無市,珍貴異常。輕易沒有人拿來置換。

    這倒讓莫小川撿了不少便宜。

    “抓住他,別讓他跑了,草……”

    “你給老子停下,馬蛋的,給老子抓到你,看怎么弄死你?”

    “md,一個小小的新人,竟然也挑釁我們蒼龍幫,真不知死活?!?br />
    莫小川交易完一塊天星夜冥石,剛剛直起身子。便聽到一處喧嘩。接著,整條街上便是雞飛狗跳,一陣混亂。

    莫小川微微皺了下眉頭。

    歐陽明堂身子一錯,站在莫小川身前,防止有人碰到莫小川。

    這時,一個半步大羅真仙中期修者,一身襤褸,滿身傷痕,臉色蒼白,朝著莫小川這邊方向跑了過來。

    后面,幾名半步大羅真仙后期修者,在后面,好整以暇在后面追著,時不時放出一道術法給那青年身上添上一道傷痕。

    莫小川看著前面逃竄的青年修者,沉聲問道:“這個蒼龍幫是怎么回事?”

    “應該是一個新建立起來的小勢力,之前并沒有聽說過?!迸費裘魈沒卮鸕?。

    “救下那青年修者?!蹦〈ǚ愿賴?。

    此時,青年修者已到莫小川與歐陽明堂身邊。

    歐陽明堂搭手扣住青年修者的手腕,將其拉到自己身后。

    青年修者大驚,奈何自己全身修為被特殊手法禁錮,無法運轉,只得撲上去,便是一口咬向歐陽明堂的頸動脈。

    “哼?!迸費裘魈美浜咭簧?,伸手將青年修者禁錮原地。

    青年修者如野狼般的眼神,憤恨地盯著歐陽明堂,聲音嘶啞地叫道:“你們殺了我吧,說什么我都不會跟你們回去的?!?br />
    “哈哈……小子你跑啊,再跑啊,等回去,看老子怎么收拾你?!鋇畢紉幻氬醬舐拚嫦珊篤詰男拚?,看著青年修者,狂聲笑道。

    對于歐陽明堂與莫小川,好像是沒看見一樣。說著,便伸手抓向那青年修者。

    歐陽明堂眼神閃過一絲殺意,伸手將那修者的胳膊撥到了一邊。

    “哦,哈哈,張木忘了,感謝道友幫我們蒼龍幫抓住逃犯,這十枚仙石,便是道友的報酬了?!彼底?,用一幅居高臨下的模樣,看向歐陽明堂,這時,他手上拿出十枚下品仙石,并且,很不小心地掉在了地上。

    “呵呵……”歐陽明堂笑了,這個所謂的蒼龍幫,不知道什么來路,還真狂的可以。

    這條街與玄圣殿也不過相差四條街道。

    離玄圣殿如此之近,卻依然敢做出如此膽大枉為的事情,看來,這其中有些故事啊。

    張木倨傲慣了,自然沒有看出歐陽明堂笑容中的危險。

    但是他有底氣,這人雖然是帝君強者,但絕對不敢動他。因為,自己身上蒼龍幫的制服,不是白穿的。

    而這老家伙竟然是一身普通衣服,并沒有穿代表勢力的裝束,看樣子,身后的勢力混的也不怎么樣?抑或者是這老家伙也是死魔之殤的新人。

    張木眼睛一瞇,如果是這樣,油水就來了。

    “老家伙,笑什么?難道這報酬你不滿意?做人可不要太貪心?!閉拍舅底?,一只腳踏在十枚下品仙石之上,將之碾成細粉。

    “啪”

    緊接著,他便感覺一陣騰云駕霧,身子重重摔向后方。

    “噗通”

    “咔嚓”

    “啊”

    張木重重摔落在地上,骨頭斷裂的聲音,清脆入耳,一種讓神魂戰栗的疼痛刺激著他的神經,讓他忍不住叫出聲來。

    歐陽明堂忍不住撇了撇嘴。

    就這德性,也學人家出來混江湖。

    “張師兄,你怎么了,沒事吧?”

    “快給張師兄服下丹藥?!?br />
    “老家伙,你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竟然敢對我們蒼龍幫動手,你是走不出這條街了?!?br />
    跟張木一起來的修者,紛紛上前,有詢問張木傷勢的,有參與救治的,還有惡狠狠地沖歐陽明堂說狠話的。

    青年修者也愣了,開始,他還以為歐陽明堂是幫張木等人抓他的呢?沒想到,這個老者竟然是幫他的。

    他可不認為自己骨格清奇,是個修煉的奇才,于是便虛弱地問道:“你們,你們,為什么要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