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 詭狩 > 正文 第781章 開除學籍

时时彩五星组选60奖金:正文 第781章 開除學籍

    喂下藥后,張耀祖和張光宗一刻不離地在病床前守了一天一夜,結果沒有讓兩人失望,雖然能震天仍舊沒有蘇醒,但各項生命特征卻已經開始增強。又過了一天,藥性的效果愈發明顯,能震天有了隨時都可能醒來的跡象。

    “果然是好藥??!”張耀祖瞪著血紅的眼睛說,“哥,要是把這方子拿到手,咱們龍虎山將比任何時期都要鼎盛??!”

    “嗯!”張光宗思索了片刻,“冥鐵有下落了嗎?”

    “還沒有,這爐丹藥練好以后,冥鐵就被收起來了,估計是被蔡合拿回去了。因為擔心父親,沒敢輕易下手!”

    “還有辦法嗎?”

    “恐怕還要再等等才行,雖然各派勢力蓄力待發,但要拿到冥鐵,估計還要花不少心思!”張耀祖說,“除非……除非拿牧原去換,蔡合那個老東西……”

    “不行,放了牧原根本就是養虎遺患,如果拿他去換丹藥救大伯還可以商量,但換其它的絕對不值,冥鐵,還有魙火我們寧愿不要!”張光宗冷著臉說,“等過了授印大典,局勢穩定了之后,這個人絕對不能留!”

    “哥,這一點你放心,我也沒想真正放過他。我已經讓人配置了慢性蠱毒,交換之前先給他喂下去,這毒藥是烏婆親手配置的,如今紅離人事不省,其它人絕對發現不了!”

    張光宗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說:“我還是覺得不踏實,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冒這個險!寧可殺錯,絕不放過!”

    “那我再想想其它辦法!”

    “速度要快,等大伯傷勢穩定下來我們就回山,屆時一定要把東西得到手,但也要少一些事端!”

    “是!”

    正式開學的前一天,鄭步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必要的行李,正準備搬回到宿舍去住,班主任徐冬冬卻打來了電話,語氣頗為著急。

    “徐老師,有什么事情嗎?”

    “鄭步,你們能聯系上牧原嗎?”徐冬冬焦急地問。

    “徐老師,牧原的傷還沒好呢,我這邊把醫院證明都準備好了,想明天繼續跟您請假呢!”

    “先別忙請假的事情了,如果你能聯系上牧原,趕快讓他來學校報道。就在剛剛,校務處給我下了通知,要開除他的學籍!”

    “什么!”鄭步嚇呆了,“徐老師,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才接到的通知,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鄭步,你們到底能不能聯系上牧原,這種情況下必須讓他親自來一趟,否則就不好挽回了了!”

    “徐老師,麻煩你等等,我馬上就過來!”

    鄭步連行禮也顧不上拿了,隨手往院子里一丟,撒腿就往外跑,別看他肉厚身沉,這次跑得比兔子還快。來到教務大樓下,遠遠就看見徐冬冬正在樓下等著,旁邊居然還站著楊松和夏雪,兩人都是一副焦急的模樣。

    “松……松哥,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牧原他爸媽都還好吧?”鄭步上氣不接下氣地問。

    “放心吧,牧原家里沒事!”楊松顯然是沒心情談這些東西,“你和徐老師去見校主任,我和夏雪去找校長辦公室看看!”

    “楊松學長,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情況???”走進樓梯,夏雪問。

    “唉,是榕城那座廟的事!”楊松嘆了一口氣,“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廟,那廟怎么了?”

    “說是廟還太大了,那不過就是一個由頭,他們是為了冥鐵。當地政府以牧原監守自盜為名,對他提起了立案偵查,指控他用不正當的手段盜取國家財產,涉嫌欺詐罪!”

    “胡說!”夏雪憤憤不平地說,“那座寺廟是離垢大師辛辛苦苦籌籌建起來的,牧原是他的親傳弟子,理應由他繼承!”

    “夏雪,你說的是江湖上的老規矩,可現在是法治社會了!那廟產和土地都是當地政府的,不但受法律?;?,還有明確的證據。離垢大師只擁有經營權和管理權,即使可以將之轉讓給牧原,也需要去相關部門登記注冊的!唉,離垢大師去世的時候亂哄哄的,我們把這條都忘了,現在被人家翻出老底,有冤都沒地方去說!”

    “那該怎么辦?”

    “舅舅找律師打聽過了,這事說好辦也好辦,按照正規的流程,只要去申辦手續、補交??罹托辛?,一般情況下還是會把經營權還給牧原的,可現在……”

    “張耀祖!”夏雪把銀牙咬得格格直響,“他這是要把牧原往死路上逼啊,牧原就在他手里,這么一來就把畏罪潛逃的罪名徹底落實了,就算牧原以后能逃出來,也遲早會被抓進去的!”

    “這就是政治,夏雪,相信你比我更有體會!”楊松無奈地嘆了口氣,“我讓舅舅幫忙協調一下,可他就是一個做學問的,這幾十年都扎在學術堆里,沒幾個關系。今天打了十幾個電話,可都是含含糊糊的沒個準話,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誰還敢攪合進來??!”

    夏雪沉默不語了,的確,那些千金大少們如今都在躲著她,她已經徹底被踢出圈子了。一個失了勢的千金大小姐還能算是千金大小姐嗎?還配和他們站在一起、舉著紅酒杯自談笑風生嗎?

    “夏雪,事到如今我是徹底沒辦法了!一會兒上去了,你可得好好說,我知道徐校長和夏局的私交不錯,這事或許還有挽回的余地!”

    “我知道了!”夏雪點點頭,可踩在樓梯上的腳步卻有些發軟,一副無力的感覺。

    “解釋什么啊,有什么好解釋的???這是學校領導一致做出的決定!”胡巍不耐煩地揮揮手,“徐老師,明天就要開學了,你還是忙自己的工作去吧,不要在牧原這種學生身上浪費時間!”

    “胡主任,牧原可是給學校做出過重大貢獻的,你們不能這么絕情??!”鄭步的脾氣也上來了,進來都一刻鐘了,被這只飛豬訓得跟個三孫子似的,連徐老師都被拖累了。

    鄭步可不怕這個死胖子,據小龍蝦講,他們手里還捏著這家伙的把柄呢。

    “你這是什么態度???”胡巍一拍桌子,“徐老師,這就是你的學生嗎?你平時都是怎么做思想工作的,無組織,無紀律!”

    “胡主任,您別生氣!”徐冬冬有點慌了,急忙把鄭步拉了回來,“牧原是有做的不對的地方,還希望校領導能給他一個機會,從輕處分!”

    “從輕處分?”胡巍冷笑一聲,從抽屜里抽出一份文件甩到桌子上,用手指“咚咚”地敲擊著,“組織邪教,非法集會,詐騙錢財,侵吞國家財產,難道這就是他給學校做出的突出貢獻嗎?你知道他給學校帶來多大的負面影響??!”

    徐冬冬拿起那份協助調查的通知文件,一下子也傻了。

    “怎么樣?還求不求情???”胡巍很是得意地說,“徐老師,要不是看在你是優秀教師的份上,校領導有所愛惜,恐怕你的職位也不保了!”

    忽然,辦公桌上的電話“叮鈴鈴”地響了起來,胡巍看了一眼來電號碼,立刻變得莊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