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修真小說 > 玄門真祖 > 第一卷 第2038章 陰損

竞猜篮球奖金算法:第一卷 第2038章 陰損

    梅城祖在醫院被李含玄一招制住,后來全靠葉璇求情才得以脫身,在情敵和心愛的人面前顏面大失。

    由于沒有弄清楚李含玄的底細,不敢造次,暫時悻悻的出了醫院。

    站在醫院外,他摸著下巴,越想越是不甘心,暗自發誓一定要狠狠地報復回去才成……

    梅城祖之所以年紀輕輕就能夠坐上江南第一大武道館的總教頭,除了一身不凡的武道修為之外,其實也沾了家世的便宜。

    他的爺爺梅勝雪身為宏源劍派的傳功長老,徒子徒孫遍布天下,而王隊長原本就是宏源劍派的外門弟子之一……

    當然了,在他心目中,李含玄的手段邪門的緊,與之硬碰硬的話他感覺沒有絲毫的勝算。

    幾縷念頭在他腦海中轉了幾轉,旋即就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他打了幾個電話,很快的通過其他的師兄弟與王隊長取得了聯系。

    王隊長身為京都東平區的偵緝隊長,表面看去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其實骨子里根本就不是個什么好玩意,謀財害命不至于,可公器私用,以權謀私之類的手段卻用得極溜。

    如今梅長老的孫子找到頭上,讓他幫忙整個人,他深感榮幸,二話不說就拍著胸脯答應了下來……

    聽聞王隊長答應的痛快,梅城祖十分的高興,在他看來,無論李含玄手段再怎么詭異,不管是左道邪魔,還是披著人皮的妖怪,只要王隊長愿意出手,想要整治他也十分簡單。

    哪怕王隊長的武道修為不過是區區七品,表面看起來不堪一擊,隨便站出一個武道高手都可以輕易的捏死他。

    但他的背后代表的卻是國家暴力機構,只要他還穿著那身制服一天,國家賦予他的權利就可以在他身上完美的體現出來。

    民不與官斗,這是自古流傳下來的至理名言。

    而王隊長也深得權利運用之妙。

    除非李含玄真的是無法無天,愿意不怕死的跟國家決裂,否則也只得乖乖地屈服在國家機器的淫威之下……

    對于整人,王隊長并不是第一次干了,幾乎形成了一個慣用的套路。

    福樂園在市區,雖然不在他的管轄范圍之內,但是他在公門中干了十數年,關系早已深植其中,他的勢力在整個京都的警界中盤根錯節,跨區出警對他來說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他先運用關系,查找到了李含玄正在福樂園中吃飯,于是特意找了一群小流氓前來尋釁滋事,故意引得李含玄出手,然而他再出現控場,將其帶入警局中。

    警察局可是他的地盤,到時候任他長了三頭六臂,也得乖乖地任由他擺弄……

    但是最后,反而是葉璇站了出來,一下子誤中副車,讓剛才躲在遠處偷看的梅城祖大為皺眉。

    不過想了想又覺著沒什么,不管是誰在動手,這一群人都少不得要去警察局走一趟。

    到時候去了王隊長的地盤,他們還不是想整治誰就可以整治誰……

    可惜他高興的有些實在是太早了。

    他正躲在角落里偷樂,幻想著接下來該怎么整治對方呢,然而萬萬想不到,李含玄早已經發現了他,朝著他遙遙一指,他就立時動彈不得了,宛若夢靨纏身似的身不由己的如皮球般滾了出去。

    一下子弄得他好生的狼狽。

    他們的陰謀雖不至于真相大白于天下,可他們的算計使來太過倉促,無形中露出了太多的破綻,隱約還是被吳曉倩他們給看穿了……

    他,梅城祖,一向是以風度翩翩示人,現在不小心中招后,卻像個皮球般在地上滾來滾去。

    他何曾受過這等的委屈。

    瞬間,心中一股郁氣凝結于胸口,眼淚也快要流出來了……

    反正幾乎撕破了臉皮,梅城祖也卸下了溫文爾雅的假面具,臉上的肌肉都快要扭曲成一團了,轉頭跟王隊長冷喝道:“師兄,你還在等什么,快將那個小子抓起來!”

    若是在宏源劍派中,王隊長不過是普通的外門弟子,而他是梅長老的嫡親孫子,身份高貴,平常的時候根本看都不會看他一眼。

    現在叫了他一聲師兄,王隊長頓時受寵若驚,但是身為警察,眾目睽睽下,就算是想要公器私用,也不好做得太過明顯。

    王隊長悄悄地跟梅城祖使了個眼色,讓他先稍安勿躁,接下來交給他就好了。

    他很清楚梅城祖之前想要整治的目標是誰,根本就沒有在葉璇身上多做糾纏,而快步走到了李含玄面前,義正言辭的說道:“你這道人,好大的膽子,當著我們的面,竟然還敢出手傷人,事實俱在,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br />
    “師兄,不忙抓他,先讓他解了我身上的邪術再說?!泵煩親嬤沼謔欠從α斯?,急忙喊道。

    邪術?

    李含玄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他的玄門神通——吞星傀儡術什么時候變成了邪術了。不過轉念一想,念及此術的威力,其實說它是邪術也不為過。

    吞星傀儡術,顧名思義,傀儡兩字很容易理解,就是表面上的意思。

    然則吞星二字就不能這么理解了,所謂的吞星,并非是吞噬星辰的意思,北斗主生,南斗主死,此術引動南斗星之力直接溝通陰間神器生死簿,源源不斷的吞噬著受術者的生機壽命……

    由此可見此術極為陰損,李含玄僅僅掃了梅城祖一眼,心中就有數了,別看就這一會兒的功夫,梅城祖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來,但他的壽元在生死簿悄無聲息的吞噬下,已憑空消減了十多年。

    再這么持續下去,一旦梅城祖的壽元耗盡,他必然會猝死當場……

    其實梅城祖自己也感受到了,讓他心內驚恐無比的是,壽元流逝的時候,他的心神也變得極為的敏銳。

    生命一點一滴一絲一毫的消散他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他現在就好像身處于一片永恒死寂的黑暗漩渦中,眼睛看不到任何的顏色,耳朵聽不到任何的聲音,鼻子也嗅不到任何的氣味,周圍有的只是無盡的黑暗。

    而他的身體動彈不得,手腳、身體、頭顱正一點點的被無盡黑暗和死寂吞噬,毫無反抗之力……

    這種感覺,大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