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穿越小說 > 漢鄉 > 正文 第1305章 亂云飛渡

足彩17120期奖金预测:正文 第1305章 亂云飛渡

    第三十二章亂云飛渡

    被皇帝關起來的人,如果沒人惦記的話,很有可能會被餓死。

    云瑯,曹襄,早上的時候吃的很飽,中午粒米未進,直到傍晚的時候,才有鐘離遠帶著小宦官送來了一些飯食。

    宮里的飯食云瑯不喜歡,曹襄也不喜歡,好好地東西全部做成糜狀也不知道廚子們安得什么心。

    更過分的是飯食里面添加了無數的香料,酸甜苦辣咸,。各種滋味在嘴里混合之后,就很容易變成豬食。

    云瑯主攻什么香料都不添加的濃粥,曹襄則對一只烤羊腿別有鐘情。

    “皇后去了東宮,東宮里面血流成河……”

    鐘離遠才說了半句話,就被云瑯瞪了一眼之后,匆匆的閉上嘴巴,將一碟子小咸菜推到云瑯跟前道:“宮中的鹽菜還是不錯的?!?br />
    云瑯吃了一口滿意的道:“確實不錯,阿襄你嘗嘗?!?br />
    曹襄大大咧咧的道:“有什么不能說的,我舅母去了東宮,要是不下狠手才是怪事請。

    偌大的東宮里面,我舅母除過喜歡狄山之外,找不到一個喜歡的,也不知道郭解被我舅母殺掉了沒有?!?br />
    云瑯快速的吃完了濃粥,指指墻上的那幅字問鐘離遠:“是誰寫的?”

    鐘離遠看過那幅字道:“一個荒野煉氣士——名曰自在道人?!?br />
    “道人?”

    “是的,這是他的自稱!”

    “自在道人?”

    “是的,此人自喻窺破天機,知曉無上奧妙,陛下與之清談三日,留他在宮中供奉,此人說,‘泥潭中的烏龜可以在爛泥中拖著尾巴爬行,吃腐爛之物為生,卻自由自在。

    供奉在宮中的烏龜雖然日日光鮮,供奉者只看龜殼,不管龜殼里的生命,遲早會焦渴而死。

    他只愿在泥潭中拖著尾巴爬行,吃腐爛之物,也不愿意變成一個光彩奪目的龜殼,受人膜拜?!?br />
    陛下不愿意破壞此人的修行,就放他離開了?!?br />
    云瑯搖頭道:“窺得天道?

    日月無人燃而自明,星辰無人列而自序,禽獸無人造而自生,風無人扇而自動,水無人推而自流,草木無人種而自生,不呼吸而自呼吸,不心跳而自心跳,這些天道他了解了幾何?敢妄自稱為道人!”

    曹襄啃著羊腿含含糊糊的道:“你這是嫉妒了?”

    云瑯搖頭道:“沒有嫉妒,我恨不得這天下人都變成智者,問題是我知道修道之人一旦到達了‘太上忘情’的地步,就真的糟糕了。

    要知道忘情而至公,得情忘情,不為情緒所動,不為情感所擾,這樣的人我們一般把他們稱之為圣人。

    圣人眼中人與草木一般,與禽獸無異,再不會因為死亡而悲苦,也不會因為生命誕生而歡喜,這一切在他們眼中,不過是天道,是自然,再無憐憫之心,再無愛欲之念,他們追求的是大愛,是大歡喜?!?br />
    曹襄吃驚的放下手里的羊腿,摸摸云瑯的額頭道:“我舅舅要干什么事情我們逆轉不了,你說這么一大堆話做什么?”

    云瑯嘆口氣道:“陛下現在做的事情未必就沒有受這位自在道人的影響?!?br />
    曹襄瞅瞅鐘離遠道:“要不,你派人把這個自在道人弄死?”

    鐘離遠搖頭道:“此人已然不知所蹤?!?br />
    “一擊而中,即刻遠遁千里,確實很符合高人的做派,我以前就想做一個這樣的人,神龍見首不見尾,云里霧里的讓世人測度我的高妙之處?!?br />
    曹襄不喜歡聽云瑯說這些他聽不懂的話,鐘離遠也聽不明白,云瑯嘆了口氣又道:“如果董仲舒聽到我這一番話,一定會贊嘆三聲的?!?br />
    “董公如今就在宮外的馬車里,求見陛下而不可得,沒有離開,看樣子今晚準備夜宿宮外了?!?br />
    鐘離遠聽云瑯提到了董仲舒,連忙插嘴,想要多泄露一點外面的消息讓云瑯聽。

    曹襄吃吃的笑道:“呂步舒最終還是沒有逃出陛下的手掌心,就是不知道陛下這次買不買董仲舒的面子?!?br />
    鐘離遠笑道:“已經下到廷尉府大獄了,聽去探消息的宦官回來說,大刑之下,該招的已經招了,現在就等陛下定罪了,而且這一次事件,陛下不許罪囚用錢財贖罪?!?br />
    “如此說來,呂步舒死定了?!?br />
    鐘離遠再偷偷看看云瑯沒有表情的臉,小聲道:“呂步舒的大弟子梁凱,在聽聞呂步舒被捉拿之后,就跪在陛下寢宮外邊請罪,聲言呂步舒所犯之罪,是替他代過,求陛下治他的罪,放還呂步舒?!?br />
    聽鐘離遠說起梁凱,云瑯第一次追問道:“替他代過,為什么?”

    “呂步舒用太子的空白詔令,想為梁凱謀一個御史中丞的位置?!?br />
    “陛下同意了嗎?”

    “沒有,派侍衛將梁凱丟出了皇宮,沒有治罪,連呵斥一聲這樣的事情都沒有,進宮的腰牌也沒有沒收。

    看樣子,陛下對梁凱還是很喜歡的?!?br />
    曹襄探頭瞅瞅外邊烏云密布的天空對云瑯道:“你說董仲舒會不會在今晚受了風寒?”

    云瑯搖頭道:“不可能,以董仲舒的見識,他自然知道現在不是生病死亡的時候,他一定會更加的注意身體的?!?br />
    “那就很無趣了?!?br />
    說完這句話,曹襄臉色也變了,一把捉住鐘離遠道:“陛下沒說幾時放我們兄弟出宮?”

    鐘離遠搖頭道:“陛下沒有說時間?!?br />
    曹襄瞅著窗外的烏云道:“拿些毯子來,已經入秋了,晚上冷啊?!?br />
    云瑯沒有理睬曹襄跟鐘離遠的互動,打開窗戶迎著風道:“但愿陛下心中還有悲憫之意……”

    “咔嚓嚓……”

    一聲驚雷在頭頂炸響,一道叉子狀的閃電劃破陰沉沉的天空。

    阿嬌停下正要甩出去的牌,轉頭看了一下被狂風吹開的窗戶,見宮娥趕緊關好了窗戶,點起了蠟燭,就繼續將手里的牌丟了出去。

    藍田翻開母親的牌看了看,沒發現有夾帶,就瞅著云哲道:“我有一張7,你不準頂住我?!?br />
    于是,云哲很聽話的丟出一張6,藍田滿意的丟下一張7然后看著母親道:“您倒是快出??!”

    阿嬌搖搖頭道:“你要出炸了,我不要!云哲也不許要!憋死你?!?br />
    藍田瞅著云哲道:“你有一張2是不是?快出!”

    云哲像是沒有聽見藍田的聲音,眼睛瞅著牌,在愣神。

    阿嬌丟下手里的牌,對云哲道:“你父親沒有事情,就是被陛下留在皇宮了,等事情過去,就會放出來,這對你父親來說不是壞事。

    外邊的那些勛貴們正在串聯,準備跟陛下斗法呢,他們不知道,如果乖乖認罪,只會死一個,如果繼續串聯,可能會死一窩?!?br />
    云哲也丟下手里的牌道:“陛下這樣做不對!”

    阿嬌笑瞇瞇的看著云哲道:“我們是皇族,如果站在皇族的立場上,陛下沒有做錯。

    身為皇族,就一定要不斷地削弱勛貴們的力量,壯大皇族的力量。

    你現在還沒有一個身為皇族的自覺?!?br />
    坐在角落里看書的劉髆忽然道:“母親,您認為父皇所作所為是對的?”

    阿嬌點點頭道:“沒錯,皇帝是孤獨的,權力需要獨享,所以以前諸侯王自稱寡人,太子會自稱為孤,你父皇不喜歡這兩個自稱,所以永遠都自稱為朕!

    始皇帝統一六國后,丞相李斯建議“朕”為皇帝專有,取“天下皆朕、皇權獨尊”之義。

    后來到了秦二世,趙高為郎中令,所殺及報私怨眾多,恐大臣入朝奏事毀惡之,乃說二世曰:“天子所以貴者,但以聞聲,群臣莫得見其面,故號曰‘朕’。

    你父皇當年說,趙高說的對,如果想要讓臣子敬畏,皇帝少見臣子才是對的,所以,他很喜歡這個朕。

    很多時候啊,你父皇的詔令都像是從半空里落下來的,就像眼前的這道驚雷,沒人知曉這道驚雷會劈在誰的頭上,從而惶恐,繼而對你父皇產生強烈的敬畏感。

    你以后登基了,最好學你父皇的手段,雖然他不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不過,就做皇帝這件事上,比他高明的不多?!?br />
    劉髆笑著點頭,坐在云哲身邊,將散亂的牌合起來,一邊洗牌一邊對對撅著嘴巴的藍田道:“哲哥兒無心陪姐姐打牌,我來!我是一個很好的牌架子!”

    藍田嗤了一聲道:“你好好的研究將來怎么做皇帝,我們全指望你當上皇帝有好日子過?!?br />
    劉髆輕笑道:“姐姐會幫助劉髆嗎?”

    藍田一把推開劉髆靠近的腦袋恨恨的道:“除了你,我們還能幫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