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穿越小說 > 自古紅樓出才子 > 正文 第1386章 來自于宋國海軍戰艦的夜襲(第二更)

2019福彩3d奖金:正文 第1386章 來自于宋國海軍戰艦的夜襲(第二更)

    第1414章

    蕭慎也不由得揚起了眉頭大笑著將杯中的烈酒一飲而盡。這幫子糙漢子雖然說話粗俗了些,但是話糙理不糙。

    看樣子,整個宋庭,也就王洋那貨才是自己的對手,至于那位從西軍調至了這遼東半島的所謂西軍名將種師道。

    若真是一位英勇善戰的將軍,那為何對大遼畏懼如此,自己大軍這才悄然的潛至這辰州之地,他便嚇得連那正在建設的寧州和鎮海府都扔下不管,將人全都聚集到了那蘇州關南去。

    單單這一點,就能夠看得出來這家伙怕是也是個沒多少膽氣的鼠輩。而且昔日襲取那大遼河東道的夏州,必然是出自于那王洋之手筆。

    現如今王洋遠在萬里之外的東京汴梁,這些所謂的西軍名將便露了餡。足見那些一般的宋軍將士,在面對大遼時,仍舊與過去沒有太大區別。

    現如今,在自己的翻云覆雨手之下,原本攪得整個東京道猶如一團亂麻的女直聯盟,已然是崩分瓦解。

    女直聯盟的新任都勃極烈,已然歸附,愿意繼續為大遼之藩屬,并且還愿意派遣一萬女直武士加入到討伐遼東半島之戰,這對于大遼而言,就已經是一個極大的勝利。

    而自己的政治資本,也相當于是添上了濃黑重彩的一筆,現如今,只要自己再拿下遼東半島,那么朝堂之中,還有何人是自己的對手?

    越想越美的蕭慎放開了心懷,頻頻與這些曲意奉承的水師將領還有辰州文武舉杯。一直喝到了月漸西斜,而自己也有些兩眼發直,慮及了第二天的軍演,這才戀戀不舍的罷宴休息。

    #####

    這個時候,宋國的膠東水師統帥馬奎看到了擺在自己的臥室里的那尊座鐘的時間已經指向了子夜,這才朝著那些與他一起緊張地等待著啟程時間到來的將軍們微微頷首。

    “諸位現在就回船吧,記住了,子時三刻,準時起錨出發,諸位各率船隊,抵達了指定的位置之后,不必集結,直接利用你們分派到的縱火船進攻,務必要將那些遼軍的水師船只給我死死堵在港口,不使其走脫……”

    一干將領們都站起了身來,朝著馬奎恭敬一禮?!芭?!”

    三刻鐘之后,一張張的白帆升起,而那沉重的海錨也拔離了海床,膠東海軍的戰艦,披著那銀白色的月光,向著那東北方向散布了開來,然后緩緩地,悄無聲音的蕩過去。

    由于是乘夜行舟,再加上需要隱蔽行事,所有的船只的速度都只是以半速行進,饒是如此,在一個時辰之后,便已經能夠清晰地看到那辰州港那星星點點的燈火密布。

    膠東海軍甲都艦隊第三縱火船隊的隊長石老三此刻就蹲在那為首的縱火船的船首上,一身黑衣,口中咬著一柄短刀,雙目灼灼的死死盯著前方。

    左右兩側,各有四名士卒正在小心翼翼的劃著槳,盡量的不讓那劃漿的水聲超過海浪,而在石老三的周圍,有近二十艘縱火船,散布在近一里的海面,向著那直線距離只有不過三里的遼國水師船只進逼而去。

    而就在他們距離遼國的水師外圍尚有里許之地時,另外幾處漆黑的海面,也冒出了數十艘全身被漆成了黑色的縱火船,亦在飛快的向著那遼國的水師接近。

    這個時候,哪怕是那些奉命警戒的遼國水師將士,此刻也都依在高桅之上,沉沉的睡了過去,畢竟,這么多天的安寧,已然讓他們習慣了,或者說,他們已經喪失了警惕性,不認為宋國的水師有膽量敢來襲擊這辰州港的遼國水師。

    這個時候,一位被尿憋醒的遼國觀察哨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在那桅斗里邊站起了身來,就那么直接脫下了褲子,掏出了那玩意,迎著那咸腥的海風放水。

    就在放水途中,似乎看到了位于水師最外圍的西側陡然一亮,然后又暗了下去,這位觀察哨下意識地扭頭朝著那邊望了過去。

    只是離得太遠,根本分辨不出是不是有船只的油燈掉落還是怎么回事,晃了晃仍舊發暈的腦袋又坐了回去,裹緊了毛毯繼續沉睡。

    這個時候,劉老六朝著身后邊比劃了一個手勢,身后的那幾名水手的動作越來越慢,不大會的功夫,終于靠近了遼國的漁船船舷。

    而劉老六輕手輕腳的躍上了那艘船之后,輕手輕腳的繼續朝前而去,謹慎地觀察了一下四周之后,從身后的背囊里邊取出了一個黑色的圓球,然后在背風處引燃了火絨,再輕輕地將那圓球擱下,然后再走向下一條船。

    身后邊的那些水手們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每個人都點下扔下了幾個圓球之后,就潛入了水中,朝著外圍拚命游去。

    而唯一留在船上的那名水手,看到了劉老六從身邊不遠處的海里冒出了腦袋,吹出了一聲哨響之后,點燃了火折子,往船上一扔,當看到那火很快就將飽浸火油的引火之物都引燃,然后開始蔓延整只縱火船時,這才一個魚躍,躍下了縱火船,朝著后方游去……

    #####

    “火,火!著火啦!船著火啦!”隨著有人被煙嗆醒過來驚惶失措的大叫聲剛剛響起,就聽到了一聲聲猶如雷鳴一船的巨響聲此起彼伏。

    那一個個用木頭制作而成,飽浸了火油,之后又往里邊灌裝了火藥,接上了引紅的火藥彈一個接一個的炸開,將越來越多的火星濺落到更多的船上。

    而此刻,那由南向北的疾風,讓那些熾焰猶如火之舞者一般,從一艘船跳到另一艘船,越來越多的船,都被那明亮的火焰給點燃。

    驚惶失措的水手們在驚醒過來之后,第一時間就想要駕馭著自己的漁船逃離火場,可是,過于擁擠與密集的船只,讓他們給給擠作一團,不少的漁船直接就被撞得傾翻過去。

    越來越從的漁民與水手們紛紛的落入海中。

    這個時候,兩艘三千料的巨艦,已然在火光的指引之下,緩緩地將自己的側舷面對向那正處于喧囂與驚惶的遼國水師泊地。

    此刻,馬奎并沒有在自己的旗艦上,而是站在了其中一艘三千料戰船上,此刻這艘三千料戰艦上,一字排開了十門二十斤艦炮,已然裝彈完畢。

    “希望這玩意不會讓咱們失望,吳都頭,開始吧?!甭砜釵艘豢諂?,朝著這十門火炮的指近者吳都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