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九平均奖金多少钱:正文 第1022章 逆空反物

    現在他很清楚,想要贏得這場戰斗勝利,自己的修為必須再次提升,才有可能帶著小鈴鐺沖破水牢,逃出生天。一念及此,蕭黑山便將停滯數月的凝氣決再次運轉起來,并且還再參悟殺神界。隨著他神識處于冥想中,身軀也進入修煉狀態。水牢內,一切都安靜下來,只有那滴滴水聲,還有小鈴鐺那泛著空洞七彩光的眼眸。

    逍遙無痕揚起那張飽經滄桑的面孔,數年來,他幾乎踏步超級位面那一寸土地,卻一無所獲。他想過要放棄,返回去見白婧兒,和她在一起,哪怕只有短暫的時光也好。然而作為一男人,無法挽救自己女人。逍遙無痕肯定無法說服自己那顆倔強內心。于是他即便感覺前途渺茫,卻依舊咬牙堅持下來。他黝黑色臉龐在陽光下,泛起堅硬的輪廓,那雙星眸,也在無盡磨礪中,變得成熟沉凝起來。他寬厚臂膀微微一用力,便攀上一塊巨大巖壁。

    他要翻過這座山峰去,尋找那傳說中的女媧神殿。現在逍遙無痕幾乎將最后希望都放在對于那縹緲無根女媧傳說中,若不是師尊曾經無意一句話,他也不會如此執著去堅持。

    當他努力翻躍過這座山峰之后,站在那傳說中的女媧神殿前時,才感覺一切都是那么荒謬可笑,那所謂的女媧神殿,只是一個被人豎立于山巔的廟宇,還有一個破碎不堪的女媧雕像。這便是那傳說中,讓無數神魔都為之追尋的所在嗎?

    逍遙無痕急劇悲苦跪地,雙手抱著腦袋,痛哭失聲。三年來,無論經歷何種磨難他都未哭泣,可是眼下他卻哭得像是一個孩童。

    “絕陰脈,雖說只有女媧神殿的圣泉才可化之,卻也并非不解之癥”就在逍遙無痕瀕臨崩潰邊緣時,一個黑衣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后。用那雙鷹隼般犀利的目光注視著他。

    “你?你是誰?”逍遙無痕難掩震驚的盯著對方那張陌生的面孔。他自認曾未見過此人,只是這人似乎對自己一切都了如指掌。

    “我是誰并不重要,但我可以幫你”那黑衣人緩緩踱步,走到與他齊肩。那份從容不迫的氣度,讓逍遙無痕都自愧不如。

    “你要怎樣幫我?”逍遙無痕也不知是被其氣勢所攝,還是內心彷徨無助使然,他竟然脫口問出。

    “這里有十幾枚超靈丹,你先拿去為她續命,之后事情,我會通知你”說完,那黑衣人從懷中摸出一只玉盒丟在地面,便轉身離開。

    看著他踏步虛空消失在云霧內,逍遙無痕一臉狐疑的撿起地面那個玉盒,輕輕按動機濶,頓時玉盒劃開,一股撲鼻的靈犀充溢在他鼻息間。

    此時逍遙無痕已經可以篤信這超靈丹是真實的。

    有了這些超靈丹,即便是無法徹底治愈白婧兒的傷勢,至少也能延長她的性命。

    逍遙無痕想到這,便不再遲疑,跨步虛空,直沖向太乙宮。

    ....

    數年后,當逍遙無痕走出那片安逸峽谷時,他便意識到,桃園般生活正在遠離自己。

    經過一段安靜時光之后,逍遙無痕再次見到那個黑衣人,以及接收到他第一個命令。

    那便是為他盜取逍遙宗女媧神引。也正是這個任務開始之后,逍遙無痕便踏上一條不歸路。

    逍遙無痕此時也可以拒絕,可是對方卻以斷絕超靈丹為要挾,使得他不能反抗。之后他便繼續開始了盜取女媧神引之路。

    他就像是一個被人肆意擺布棋子,為那神秘黑衣人去執行那些看似不可能完成使命。不過這神秘黑衣人背后隱藏著一個不可見龐大勢力,在逍遙宗內,竟然有他們的耳目眼線,無常為逍遙無痕提供支持。也正是如此逍遙無痕才可以輕易得到了盜走女媧神引的機會。

    不過也正是這件事,讓他的師尊遭受莫名冤屈,最終被免去執律長老職責,囚禁于逍遙谷內,永世不見天日。

    這件事情讓逍遙無痕是惱火,他甚至和黑衣人公然決裂,可是對方一手捏著白婧兒的命,后來他們又找到白婧兒和他的女兒作為脅迫條件,他便無能抵抗地為他們去做事情。一錯再錯,直到泥足深陷無法自拔。

    想到這,逍遙無痕便是滿臉無奈,他現在已經無法從那段痛苦經歷中,分辨清楚哪一個才是真實的自我。逍遙無痕,以及燕南山,兩種截然相反性格,在此時此刻相互交織在一起。

    不過一想到那個模糊人影,他似乎那復雜難明的眼神,忽得變得明亮起來。無論如何他都必須要找到她,把她從那暗無天日的地牢內拯救出來?;褂姓業僥歉鑾笆攬閃吶?。自從他知道自己有女兒之后,便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她。那時他已經徹底成為八宗叛逆,整個八宗都頒布了誅殺令,他不敢去面對她,那樣只會給她帶來無窮無盡的痛苦。

    當寶兒和柳依依看到蕭黑山那堅毅如山的背影時,便知道之前那個令他們崇拜的師叔又重回了。

    他們立刻追上了燕南山的背影,此時他們感到一種莫名安全感,似乎世上什么樣的困苦都無法阻撓他們。

    山川沼澤下,三人人影西斜,朝陽彈出山巒,云海疊翠間,仿佛天際升起一抹血紅。

    曾經地傷心之地,也是曾經的幸福地。站在這片郁郁蔥蔥山林間,蕭黑山最后朝著那片隱沒于崇山峻嶺中的世外桃源瞥了一眼,隨后便頭也不回踏步進入了虛空。

    位面迷陣內,寶兒和柳依依都展現出超越物質的超靈氣勢,此時他們身形就像是無限重影,但是在超維時空內,那些似乎又逐一凝和在一個空間內。直到他們穿梭一道道位面之后,終于看到一片虛無之地。只是他們三人卻很清楚,這不是虛無,而是位面之眼。

    在他們手中那片玉牌內,一個蜿蜒的女媧神引,正在緩緩升起。隨著那個靈引展現,三人看到那隱藏在于虛無之后的位面之眼。

    站??!你們是什么人!

    就在一行四人走向那陰森空間內,迎面十幾個面帶鬼頭面具的人攔阻在囚籠之外。他們個個修為已經達到靈境圓滿,圍攏上來之后,便結成一個法陣。將四人困于中心處。

    “族主這些家伙交給我吧,對付靈者,還無需你親自出手”就在老蕭頭剛要準備展開百萬凝殺時,閆三已經先一步踏出,逆空元展現之后,整個時空都似乎被其攪動成一個漩渦。那些靈者也戰戰兢兢,不明所以。尤其是當他們看到自己身軀竟然呈現出紙片狀波紋時,眼中驚愕更甚。

    “好一手逆空元,閆兄弟,你的空元術又精進了不少”老蕭頭看到此時,也情不自禁的贊了一聲。

    眼看自己身軀便要被逆空元扭曲成不可思議的弧度,幾個靈者也慌神了,其中一個人從懷中摸出一個透明蓮花,隨手丟進那片曲折扭曲時空。也就在此時那個空間忽得一沉,竟然產生一個真實空洞,無數光影竟然猶如顏料一般流入那個空洞內。

    降維空術!

    看到這一幕之后,老蕭頭和白冰研也不有著相互側目不已。他們也沒想到在這小小靈者身上,竟然還有這種級別的空咒。這可是以純一空元折疊而成的蓮花咒,其展現之后,便會造成至少三丈真實時空塌陷。以這種時空降維方式來對抗逆空元,也不失之為一個手段。

    只是他們顯然還是小看閆三逆空元了,只見閆三雙手回旋,接著那原本彎曲時空,竟然被一個暗影從其中躥過,那逆空元就像是一個現實時空潛行的影子,在穿透了扭曲空元之后,竟然連那降維蓮花咒也一起穿透而出。

    當幾個靈者感受到四周時空產生扭曲之后,那個逆空元已經出現在他們頭頂。

    下一刻,他們身形被逆空元抽吸,扭曲,化成一團模糊曲線,最后一股腦被吸入其內。

    當閆三收回逆空元走回原地時,他手掌心多了一顆空球,其內七彩流動,竟然有一些扭曲模糊曲線,他們此時已經完全化作一元靈維,只是他們完全以反物質方向運動著,這就是閆三最近才領悟出來的,逆元靈維。

    看著這些七彩線條,老蕭頭狐疑的問:“他們都死了?”。

    閆三聞聲,嘿嘿一笑道:“沒有,他們現在除了本體不再,其他一切都和真實無疑”。

    “可是逆轉嗎?”老蕭頭又好奇盯著逆空元道。

    “當然,只是被逆轉之后,他們也失去了本源靈維,只是物質軀殼而已”閆三苦笑著點了點頭。

    “這可惜了,若是可以從他們嘴里探知一些東西,我們或許可以知道這是什么地方”老蕭頭四人已經在這充滿寒氣地下走了很久,除了看到一些囚籠之外,再也沒有找到任何出路。

    “這個簡單,屬下可以逆空元探查他們”閆三說話間,便將逆空元展開,接著他整個腦袋都探入其內。不久之后老蕭頭便看到一個模糊人影展現在逆空維度內。他追逐著那些七彩線條,直到將他們囚禁于一個光環內,直到閆三重新回到現實。

    “這是他們靈識球,族主請過目”閆三帶著滿臉疲憊將一顆七彩意識球交給了老蕭頭。盯著手掌心那枚光球,老蕭頭表情凝重,伸出手指點下去。之后他便獲得了大量靈識訊息。

    原來這是九幽宮的千年寒水牢,這里面都是關押著九幽宮最重要的囚犯。對于這些老蕭頭根本不看重,他真正關切只有寒水牢最深處關押的那個白衣女子。她怎么和白冰研長相如此相似。若不是白冰研就站在他身后,他都誤以為,那被囚禁在牢底的,就是她。

    之后白冰研也探知了靈識球,獲得了那白衣女子的訊息之后,她臉色也變得游弋不定起來。

    “白姑娘,你可有孿生姐妹?”老蕭頭狐疑的盯著白冰研。

    “我....我不清楚”白冰研遲疑了一會兒,搖搖頭。

    “我其實是一個孤兒,從小被凌瑄阿娘撫養長大,據阿娘說,我是被她從一個山溝里面揀回來的”白冰研嘴上如是說,可是她那雙迷惑的眼神卻已經出賣了她。老蕭頭很清楚,她不相信凌瑄阿娘的解釋。

    于是他便主動吩咐說:“不管如何,下去看看再說”。

    嗯!白冰研立刻跟隨他腳步朝著水牢下去,閆三和僵尸兄更是不會反對,一行四人沿著旋梯,一路探進千年寒水牢。中途又遭遇了幾次九幽守衛阻攔,卻都被閆三如法炮制,將它們一起收回逆空靈維內。

    老蕭頭不明白,他一路收集這些靈維有何用途,于是便追問閆三原因。

    閆三卻極為神秘閉嘴不言,只是等待下一次和九幽守衛遭遇之后,他向老蕭頭展示那些逆空元靈維的威勢,隨著那些七彩線條被釋放出去,那些被逆空靈維竄進去的九幽守衛,頓時便猶如七彩拼圖板碎裂一地。只有那殘存靈維被那七彩線條勾回逆空元成為他們吸收能量。

    “他們可是反物質?”老蕭頭深深皺起眉頭,他無法想象,反物質靈維竟然可以吞噬正元宇宙物質的事情發生。

    “族主,那并非是物質,而是智慧體,雖說萬物智慧體早已在萬物元始太虛便已經化作物質靈識,隱含在物質維度內,只是它們畢竟都是智慧體,具有永恒不滅的超靈維,自然也不存乎于正反宇宙物質限制”。

    其實閆三也是在參悟到創世訣之后,才領悟到眼下這個道理的。至于老蕭頭這種原本只是出于正元宇宙觀的人來說,這一切更加難以理解。不過老蕭頭擁有無線細節視角,自然也清楚所謂維度,正反宇宙在底層細節只是一些頻率構造的不停而已,就像是一個塊落入水中石子激起波紋兩端,彼此方向相反,可是產生頻率以及形態都完全一致。因此在物質底層,這二者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尤其是閆三再次以逆空靈維來演示,無意是將整個物質波都呈現在老蕭頭面前。他那雙黝黑眸子中心仿佛有一道智慧之光正在閃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