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正文 第2644章 盡情殺戮吧!

4串1最高奖金:正文 第2644章 盡情殺戮吧!

    !

    “撤!”

    這個時候的奎鼎,根本沒有去管云笑話中的意思,他打定主意要撤出火烈宮的范圍,就不會有半點猶豫。

    砰!

    強力一掌逼開須彌之后,奎鼎當先朝著火烈宮外圍沖去,他相信以自己至圣境巔峰的妖脈氣修為,一定能夠沖出千光引月陣的范圍。

    其他的月狼一族強者也是各各拼命,一時之間竟然搶出了一條血路,以奎鼎為箭頭朝著外間沖去,看到這一幕,火烈圣鼠一族的強者都是臉色難看。

    就算這些月狼一族的強者,實力不足全盛時期的八成,但這種大戰上風的情況下,火烈圣鼠一族的強者,自然是不會和他們拼命的。

    當一個人拼起命來的時候,那是勇不可擋,就像此刻月狼一族的強者們一般,若真是這樣就被他們沖出去,那就真的太可惜了。

    這些火烈圣鼠一族的強者們,根本不知道千光引月陣的真正威力,他們甚至連這門大陣的名字都沒有聽說,更不知道還有什么變化了。

    如果單單只是讓月狼一族強者的實力下降兩成,卻沒有絲毫殺伐之意和困人之力,那未免有些美中不足,也根本不足以攔住那群如狼似虎的月狼一族強者。

    “哼,真當千光引月陣這么簡單嗎?這可是我花費了整整一個月,才為你們備好的大禮!”

    就在諸多火烈圣鼠一族強者暗道可惜的時候,天空上那個粗衣青年的口中,又是發出一道冷哼之聲,緊接著他們都感覺到身周的氣息倏然一變。

    唰唰唰……

    只見那上千根連接圓月的皎白光柱,突然之是一陣變幻。

    在讓人眼花繚亂的變化之后,除了火烈圣鼠一族強者外,諸多朝著外間沖去的月狼族強者,盡都不知身在何處。

    甚至是連那些原本在身旁的同族強者,也在這一刻失去了蹤跡。

    這些月狼一族強者的眼中,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月光,仿佛偌大的天地,就只剩下了自己一個。

    但這樣的情形,看在火烈圣鼠一族的強者眼中,卻又完全不一樣了。

    他們看到的是這火烈宮沒有任何的一點變化,可那些月狼一族的家伙們,怎么突然之間就停下了身形呢?

    這明顯是云笑有意控制的結果,誠如他所說,花費了他整整一個月時間才布置好的千光引月陣,又豈會只有降低月狼族強者戰斗力這一種簡單的效果?

    除了這針對月狼一族血脈的影響之外,千光引月陣可以說還是一門幻陣,可以讓身陷陣中的修者找不到出路,就好像此刻的那些月狼族強者一般。

    當然,這門圣階高級大陣還有著許多的變化,但此時此刻無疑是進攻的最好時機,云笑的眼眸之中,也閃過一絲毫不掩飾的殺意。

    “諸位,盡情殺戮吧!”

    一道低沉的喝聲從云笑的口中傳出,讓得一眾火烈圣鼠的長老們盡皆變得極度興奮,因為他們知道,徹底覆滅月狼一族的機會,終于來了。

    反觀那些眼中只有白月光的月狼族強者,他們的聽覺卻是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也聽到了云笑那道冰冷而蘊含殺意的聲音,當下心頭盡皆一沉。

    可是包括奎鼎在內的所有月狼一族強者,此刻盡都是伸手不見五指,他們的眼中只有白茫茫一片,只能憑借感應來對戰那些朝著他們掠來的火烈圣鼠一族強者了。

    哪怕是霍英,也在云笑有意的控制之下,變成了睜眼瞎,他們的靈魂之力完全無法和人類圣階煉脈師相比,接下來的下場幾乎已然注定。

    “??!”

    片刻之后,一道凄厲的慘叫之聲陡然傳出,將不少火烈圣鼠一族強者的目光盡都吸引了過去,卻是看到了極其凄慘的一幕。

    只見一個月狼一族的至圣境中期強者,直接被一朵焚炎燒成了一個火人,再然后被燒出狼形本體,最終化為一襲灰燼。

    這個出手極為狠辣的火烈圣鼠一族強者,赫然是之前跟著二長老霍英,做過不少齷齪事的三長老道玄。

    似乎是為了表明自己的心跡,道玄出手根本沒有絲毫的容情,以他至圣境后期的修為,只是擊殺一個至圣境中期的敵人,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更何況此刻的月狼族強者目不視物,只憑并不強大的靈魂感應,一身實力幾乎連一半都保留不到,又豈會是道玄一合之敵呢?

    “??!”“??!”“??!”

    慘叫之聲此起彼伏,這聽在火烈圣鼠一族強者的耳中,無疑是美妙的樂章,但是聽在那些目不能視物的月狼族強者耳中,卻是催命鬼符了。

    誰也不知道下一個發出慘叫之聲的會不會是自己,尤其是族長奎鼎,他對于月狼一族有多少強者心知肚明。

    從那些不斷發出的慘叫聲中,他就清楚地知道到底有多少族中強者死于非命。

    奎鼎的心頭都在滴著血,這些都是月狼一族稱霸北妖界南域的中堅支柱,沒想到今日竟然盡皆喪命在了火烈宮之中。

    可想而知,就算今日奎鼎能逃出生天,月狼一族也會因為這一次的大敗而一蹶不振,甚至可能會被火烈圣鼠一族乘勝追擊,徹底覆滅月狼一族。

    此刻奎鼎真是后悔啊,后悔為什么要相信霍英前來這炎烈宮,可是誰他娘的知道這一切都是別人的算計,自己簡直就是自投羅網啊。

    奎鼎沒有料到須彌和穆極身上的月蝕之毒已解,更沒有料到一個年紀輕輕的人類小子,竟然布置成功了千光引月陣。

    這門可以說是專門針對月狼一族的圣階高級大陣,才是導致月狼一族這次計劃失敗的根本原因,僅僅是這一個失誤,就讓月狼一族陷入了覆滅的絕境。

    相對于奎鼎心中的憤怒和后悔,霍英這個火烈圣鼠一族的叛徒,則只剩下驚駭了,他耳中聽著那不斷傳來的慘嚎之聲,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輪到自己。

    霍英有理由相信,對于自己這個叛徒,火烈圣鼠一族是不會饒過自己的,尤其是和自己有著深仇大恨的大長老穆極,恐怕恨不得將自己扒皮抽筋吧?

    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皎白月光之下,霍英卻又沒有太多的辦法,他僅僅是勉強朝著一個方向移動,但不知什么時候就會被火烈圣鼠一族的強者堵住。

    唰!唰!

    時間過了約莫兩柱香之后,奎鼎和霍英忽然覺得眼前豁然開朗,剛才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皎白月光終于消失不見,讓得他們不由大大松了口氣。

    但是接下來的一刻,奎鼎就沒有那么好的心情了,因為在他視線所及的范圍內,已經是沒有任何一個活著的月狼一族強者。

    大多數的月狼一族強者,都被火烈圣鼠的焚炎焚燒成了一堆灰燼,而沒有被焚燒而死的月狼族強者,卻都變成了一具冷冰冰的狼形尸身。

    看著下方僅有的幾具狼形尸身,感應著其上熟悉的氣息,奎鼎只覺一口郁郁之氣堵在胸口得不到抒發,胸膛都快要炸裂而開。

    “噗嗤!”

    最終奎鼎還是沒有忍住,狂噴出一口殷紅的鮮血,他是真的被氣得吐血了,或者說心痛得吐血,這樣的損失,哪怕是他這個月狼一族族長,也承受不起。

    那些或化為狼尸,或化為灰燼的月狼一族強者,差不多已經是月狼一族全部的頂尖精銳了,這是一個族群的支柱,今夜卻是盡數折在了火烈宮之中。

    就算奎鼎還能保得一條性命,但他相信從此之后,月狼一族莫說是和火烈圣鼠一族爭奪南域霸主的位置,恐怕連北妖界的二流族群都算不上了。

    一個族群想要發展,擁有一名頂尖的至圣境強者必不可少,但想要成為北妖界中的一方霸主,卻必須擁有更多的至圣境強者。

    這些年來奎鼎傾盡一切資源培養,也就培養出這么數十個至圣境的強者,這是他橫掃北妖界南域,既而稱霸整個北妖界的最大籌碼。

    此刻就剩下奎鼎一個光溜溜的月狼族族長,他只覺自己半生的雄圖霸業,都在這一刻煙消云散,甚至有些遺憾沒有和那些月狼族族人一樣,就此魂飛天外。

    “云笑,你該死!”

    奎鼎陰狠而怨毒的目光,盯著天空上那個淡然而立的粗衣人類青年,如欲噴出火來,其像是從牙縫之中擠出的幾個字,昭示了他對云笑無盡的恨意。

    這位月狼一族的族長,知道自己這一次慘敗的最大原因,就是因為那個年紀不過二十出頭的人類青年。

    因此奎鼎對云笑的恨意超越了一切,他的眼中只有那一個粗衣青年,似乎要將其這一副形貌,銘記到骨子里,哪怕是化為厲鬼,也不會輕易放過。

    “我該不該死,不是你說了算,倒是你月狼一族,若是乖乖留在自己族內,不搞出這些事來,又豈會有今日的結局?”

    云笑淡淡地回視著奎鼎,沒有半點的懼意,而此言一出,明顯是將月狼一族所有強者的死,全都歸結到奎鼎個人的野心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