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科幻小說 > 影視世界當神探 > 正文 1689章想起我是誰了么?(3更)

大乐透第13094期奖金:正文 1689章想起我是誰了么?(3更)

    克里奇對秘密研究所與石知田家族這事比較重視。

    事實上,他很好奇研究所到底在弄什么項目,居然能讓行將就木的石知田四郎活過來。

    以克里奇得到的資料,石知田四郎真的是要老死了,并不是因為生病才要死的。

    研究所想救人,就要給這垂死老頭增加壽命。

    壽命這東西,有幾個人不喜歡?特別像克里奇這種手握大權,財富大把的上位者,就更不會無動于衷。

    他覺得美國那邊對著秘密研究所如此看重,也是這原因。

    而路克對增加壽命沒太大興趣。

    畢竟他手里有安全無副作用的昆侖煉氣術和龍骨,需要長期研究驗證的生命一號也有延壽效果。

    但他對秘密研究所有興趣,當然要盡快促成雙方見面,順便給清理研究所弄點情報。

    想到這里,他用北斗向伊凡發出一條消息,上面是一個地址。

    那是他這兩天抽空去布置的安全屋,里面有一套精神??刂斬?。

    伊凡可以在那里“上線”。

    定山溪一家溫泉酒店的豪華套房里,一聲清脆的叮咚聲后伊凡耳朵動了動,從半睡半醒中清醒過來。

    推開兩邊樓抱自己的溫熱軀體,他翻身下床,從自己衣兜里掏出手機。

    來到衛生間,他長按手機上的圓形控制鍵,將眼睛對準屏幕,通過指紋驗證與虹膜驗證。

    手機才進入了隱藏界面,一條新消息出現在屏幕上。

    他點開它。

    看了片刻,理工科大佬的超強心算能力都不用紙筆和密碼本,他在腦中組合信息上的某些字母,得到一個地址。

    呼出一口氣,他關閉隱藏界面,走出衛生間,飛快地穿上衣物。

    看到床上的兩個女人,他砸吧砸吧嘴,忍不住想起了某人說的“服務費”。

    于是,他從床邊一個愛馬仕一個香奈兒包包里,各自拿走了兩萬,滿意一笑:“終于輪到我拿富婆的錢了?!?br />
    “sugar,yes,

    't

    you

    come

    and

    put

    it

    down

    on

    me……”伊凡哼哼著歌,悠閑地推門而出。

    ……

    入夜,路克在東京目黑區白金臺的一個路口,接到研究所來人。

    對方并沒有下車,只是用電話通知他可以去石知田家了。

    路克示意自己的司機開車,心中嘖嘖稱奇:這研究所的主事者果然有性格,對霓虹地頭蛇克里奇也面子一點不給。

    他又不是克里奇,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很高興。

    能不給克里奇面子的人,總不會是條小雜魚吧?

    格調越高,分數越高,這可能性很大。

    況且研究所起碼有一千條人命打底,再低也是幾萬分起,路克當然要給這條大魚的面子。

    很快,兩輛車前后開進了白金臺的一座傳統霓虹庭院中。

    路克的藝術細胞不行,但也知道這庭院花在打理上的工夫不簡單,維護費用都能讓普通小富豪破產。

    而且在白金臺這種高檔住宅區,擁有這么大一個庭院,比有一棟樓的檔次高得多。

    在庭院內下車,路克發現自己這個冒牌部長又被甩開了。

    研究所那輛車根本沒與他一路,直接去了另一邊。

    路克挑挑眉:克里奇這蠢貨,連這兩邊私下有深度交流都不知道?活該死自己手上,完全是蠢死的。

    這兩方讓克里奇出現這里,說好聽是擔保人,說難聽點就是個“抵押品”。

    研究所的意思大概是:我們壓上克部長,要是出問題,任你們處置。

    想到這種畫面,路克莫名想笑。

    前后兩個穿著和服的年輕女傭疑惑地停下腳步,看著突然站定的他,抬頭看向夜空:“先生,請這邊走?!?br />
    東京的夜空,彌漫著霓虹的光彩,看不清天上的星星。

    路克放低頭,推了推自己的黃色偏光鏡,微笑起來:“哦,好的?!?br />
    夜空之上,一架隱形中型無人機正在慢速巡航,控制著大批微型無人機,監控著這個庭院的各處。

    二百米外的一棟五層小樓上,一個透明的影子也在觀察著這里,順便給路克發去一條消息:人有點多,而且很散,不容易殺干凈。

    路克保持微笑,回了條信息過去:因為這里不是目標,請不要那么積極。

    伊凡打了個哈欠,沒再吭聲。

    他也就是閑的。

    蝙蝠小隊從不對無辜者出手,這里面有很多普通的傭人和工作人員,肯定不能讓他全殺光。

    就是那些女傭的和服打扮,他有點看不上眼:“怎么遮那么多?嗯,不過今天那兩個浴袍里就沒其他東西,這和服樣式差不多,等下找個漂亮的檢查檢查?”

    路克并不知道。現在的伊凡已經是一個徹底跑偏的男人,居然無聊到琢磨這種事。

    他正跟著兩個女傭走到一間茶室前。

    女傭打開門,示意他脫鞋進去。

    路克看著室內的布置,挑挑眉:“這里沒椅子?”

    女傭愣了愣,有點猶豫:“這個,好像沒有?!?br />
    路克哦了一聲:“哦,我最近走路崴到腳了,請給我拿個墊子?!?br />
    兩個女傭面面相覷,但還是拿出一個墊子。

    路克拿過墊子,放到走廊邊沿,就在茶室外坐了下去。

    走廊距離庭院的地面有四十公分,和坐凳子的感覺差不多。

    他滿意點頭:“嗯,可以上茶了?!?br />
    女傭:“……請稍等,先生?!?br />
    當下一個女傭轉身離去,另一個站在幾米外,不再吭聲。

    路克不是故意找茬,實在是他很不習慣盤腿坐和跪坐。

    而且脫鞋對于他,本來也不是好選擇。

    他的鞋可是私人手工款的納米戰甲套件,怎么可能交給對方。

    什么客隨主便,那純屬扯淡。

    他今晚是被弄來當擺設的克里奇部長,有點不滿才正常。

    能坐在這里,對方就該知足。

    很快,茶送了上來。

    這次對方顯然清楚克部長心情不太好,沒再弄什么霓虹茶道來忽悠他,而是上了歐美人很習慣的紅茶,還附帶鮮奶和糖。

    從這一點上就能看出,石知田家族并不是沒有準備。

    要是聽從他們的安排,對方不會因為他乖,就給予優待。

    路克不緊不慢地給自己倒上一杯茶,心中哂然一笑:霓虹人,終于想起我是你們的美國爸爸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