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 夏侯無名的笑

排列三单注奖金是多少钱: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 夏侯無名的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a href="https://www..com/" target="_blank">https://www..com/</a>最快更新!無廣告!

    &lt;/p&gt;

    四方妖魔鬼怪,今日突襲燧都。

    正西方,一頭古鴆,這是西方妖國兇名赫赫的妖尊‘萬毒鴆尊’,曾在西邊一口劇毒吐息,擊殺燧朝百萬邊軍,從此名動天下。

    更有一頭通體漆黑的大鵬,這是西方妖國‘幽冥鵬尊’,掌生死之力,揮翅可入幽冥,來無影,去無蹤,性格驕狂狷介,曾連續刺殺十五代燧朝神皇,重傷神皇二十七次,有三次差點直接擊殺。

    在幽冥鵬尊的尾羽上,站著一頭氣息恐怖,通體猩紅的巨鱷。人立而起的巨鱷,乃西方妖國‘龍脈鱷尊’,其皮粗肉厚、力大無窮到了極致,曾正面受乾元神鐘一擊,只是吐血遁逃。

    而那一擊中,乾元神鐘被龍脈鱷尊一拳震飛三萬丈,震驚整個燧朝。

    正南方,通體晶瑩剔透的‘舍利骨尊’,乃是南方鬼國排名第一的巨擘,身為厲鬼,卻修佛法,正邪合一,神通莫測。和萬毒鴆尊一般,舍利骨尊也有一擊崩碎一個燧朝邊軍軍團的輝煌戰果。

    站在那浮空宮殿上的,乃是南方鬼國‘黃泉三尊’。這三大鬼尊,實力僅比舍利骨尊略弱一絲,三尊聯手,卻能壓制舍利骨尊,同樣是南方鬼國不可一世的巨擘霸主。

    正東方,六團色澤各異,呈金、青、白、紅、黃、藍的光影飄忽不定,隱隱有無數陰魂嘶吼聲、慘嗥聲從光影中傳來,這是東方魔國占據統治地位的‘六欲魔尊’。

    六欲魔尊,擅長蠱惑人心,催人欲念,引人入魔。

    燧朝的東疆,人煙比其他南疆、北疆、西疆地帶稀少許多,就因為六欲魔尊魔功滔天,常引得無辜百姓入魔,成為殺人無數的兇煞人物。

    若非有專門克制魔功的紅蓮寺弟子常年在東疆鎮壓,單單六欲魔尊,就能讓燧朝東疆雞犬不寧、人煙凋零。

    在正北方,一座高有數萬丈,底盤方圓數百里的大山不知道什么時候,無聲無息的,極其突兀的矗立在燧都的北門外。

    這座大山山勢雄渾,山頂杵著一座造型古樸的四方石碑,上面雕刻了‘泰山石敢當’五個篆字。

    黑漆漆的大山穩穩當當的杵在燧都北門外,北門外面駐扎的無數將士只覺渾身發僵,一個個身體動彈不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一股莫名的冷意從他們的毛孔沁了進去,似乎要將他們都變成一塊塊僵硬的石頭。

    北方怪國,國內并無正常意義上的生靈,盡是一些不可描述的怪異存在。

    一如這座‘泰山石敢當’,并非血肉之軀,也非妖身、厲鬼、大魔,而是一種超出常人想象之外的怪異。

    他是北方怪國赫赫有名的‘泰山怪尊’,曾一擊自東向西橫掃,一擊橫推八千里,沿途撞碎了燧朝邊境戰堡兩百座,戰堡中所有將士盡被怪力化為人形石雕,被融入了泰山怪尊體內。

    一座泰山石敢當,就讓燧都北方無數將士口不能言、動彈不得。

    白茫茫一大片光點從泰山石敢當的身后噴出,慢慢的飛灑四方。

    短短幾個呼吸后,北方無數將士的頭發里、衣服上,就有大片大片的白蘑菇長了出來。不多時,整個燧都場內,屋梁上、柱子上、泥地里、磚縫中,大片大片白花花的白蘑菇無比旺盛的長了出來。

    ‘白菇怪尊’,北方怪國的尊級大能之一。

    這白菇怪尊,無人知曉它本體形態,無人知曉它根本由來。它施展手段的唯一征兆,就是這大片大片的白蘑菇。

    這白蘑菇,似乎于生靈無害,燧朝曾經讓死囚食用,似乎也并沒有帶來任何害處。

    唯一讓人惱火的就是,這白蘑菇肆虐之后,但凡位于白蘑菇方圓百丈內的軍械、兵器、靈符、陣盤等物,甚至包括封閉丹瓶中的丹藥,都會靈性全消,變成鐵銹一般的廢物。

    白菇怪尊,擅長化神奇為腐朽,在北疆,白菇怪尊從未親手殺死一人,但是因為它,每年燧朝在軍械輜重上的損失,堪比其他三邊之地的總和還要多,因為軍械被毀而戰死的士卒更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白蘑菇剛剛在燧都城內擴散,沒幾個呼吸的時間,大片建筑就好似被歲月風化了數萬年一樣,一片片的宮殿樓閣‘轟轟’的倒塌,房屋內的所有陳設,全都變得黯淡無光,變成了枯朽的渣滓。

    ‘咕咚、咕咚’,奇怪的響聲從燧都城內傳來。

    一眼眼直徑丈許的泉水,莫名的在燧都城內各處出現。泉水清澈見底,散發出淡淡的涼意。一眼眼泉水急速的出現,幾個呼吸間,燧都城內,這樣直徑丈許的泉水冒出來了數萬口。

    ‘柔泉怪尊’,這同樣是兇名極盛的北方怪國的尊級巨擘。

    和白菇怪尊一般,無人知曉它本體是何等模樣,無人知曉他的根本由來。他所到之處,地面上就會到處冒出來這樣的清澈泉水。

    這些泉水看似無害,但是只要飲用一口,或者吸入一點水汽,須臾之間,只要是血肉之軀,就會盡數化為清澈的泉水四處流淌。

    每有一條生靈因為這泉水死去,附近的泉水中,就會多出一條身軀透明、晶瑩剔透的小魚小蝦。

    如此怪異,著實恐怖。

    因為柔泉怪尊的存在,燧朝北疆的邊軍戰士,幾乎已經患上了恐水癥。每年燧朝都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從外地向北疆運輸大量的安全的飲用水。

    ‘轟’的一聲巨響,大地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燧都北門外,無數將士齊齊摔倒在地,地面裂開了一條條粗細不一的裂痕,泰山怪尊低沉、沙啞、極其緩慢的聲音震得整個燧都都在上下亂顫。

    “大家,反應,不慢……商量,一個,章法……燧朝,如何,處置……不要,傷了,和氣?!?br />
    泰山怪尊慢吞吞的說著話。

    東邊六欲魔尊上下亂飛,無數光怪陸離的虛影,無數奇異的,直通人心底欲念的聲音不斷的傳來。

    “如何處置?讓我們吸空他們神魂,他們的身子骨,隨便你們處置如何?”

    六欲魔尊的笑聲飄忽詭譎,人族神魂對他們是大補之物,他們迫不及待,想要大快朵頤。

    “簡直荒唐……人族神魂,對我鬼國也是無比珍稀的資源……沒有了人族,我們鬼國如何補充新鮮血液?”舍利骨尊淡然道:“燧朝子民的神魂,我鬼國,要一半。他們的血肉,骨頭,我們鬼國,也要一半?!?br />
    萬毒鴆尊狂笑了一聲:“唷,你們都好大的口氣……平白無故的,就要占去一半的好處?你們爹媽,給你們生了好大一張臉皮,誰給你們的臉???”

    幽冥鵬尊冷聲喝道:“人族,是我妖國最好的口糧,所以,無論如何,我們要占一半好處?!?br />
    泰山怪尊低沉的咕噥著:“都要,一半,好處……哪里,能有,這多?”

    大地劇烈的顫抖了一下,泰山怪尊蹦起來三尺高,然后重重的向地上一坐。頓時方圓數萬里內地動山搖,無數城池城墻崩塌、建筑盡毀。

    冷哼了一聲,泰山怪尊喃喃道:“人族,祭品,我們,也要……數量,必須,讓我,滿意……”

    龍脈鱷尊翻了翻怪眼,指著泰山怪尊冷笑道:“大石疙瘩,不讓你滿意,你能耐我何?呵,東南西北,妖魔鬼怪四國,就你們北面的整天陰陽怪氣,行事古里古怪,話說……”

    龍脈鱷尊正在吐槽叫罵,一朵碩大的白蘑菇,突然從他嘴里長了出來,然后‘噗噗噗’的,白蘑菇猶如雨后草原上的蘑菇圈,‘噼里啪啦’的在龍脈鱷尊身上冒出了無數,直接將身高百丈的龍脈鱷尊淹沒在了一堆碩大的蘑菇中。

    龍脈鱷尊氣得‘嗷嗚’一聲,周身血色妖氣急速翻滾,厚厚的白蘑菇堆轟然炸碎。

    雙眼噴火,龍脈鱷尊盯著燧都城內的無數白蘑菇,嘶聲吼道:“白菇,你找死么?”

    整個燧都城內,無數白蘑菇中都傳來了斷斷續續、飄忽不定的聲音:“我好想死啊……你,能找到我,殺死我么?我真的,好想死啊……”

    龍脈鱷尊閉上了嘴。

    北方怪國的幾大怪尊,除了泰山怪尊本體巨大,所到之處萬人矚目之外,其他的各大怪尊,天知道他們本體如何,身處何方。

    大家也算是老熟人了,這么多年廝混下來,除了泰山怪尊,其他三國的尊級巨擘們,居然還真不知道北方怪國的那些尊級大佬,究竟是什么模樣,究竟是什么根腳,什么來歷。

    “要不,還是用拳頭說話吧?!庇內づ糇鵠瀋潰骸叭反蟮?,拿大頭,拳頭小的,滾回去吃奶去?!?br />
    萬毒鴆尊厲聲喝道:“死豬頭,死猴子,你們還藏在人族軍營里干什么?還不出來幫把手?哼,想要白拿好處,可沒這么簡單!”

    天地間,半晌沒動靜。

    萬毒鴆尊呆了呆,氣急敗壞的轉過頭,朝著巫鐵的大營就是一口亮晶晶的七彩毒息噴了出去。

    兩道恐怖的妖氣直沖虛空,將那七彩毒息一卷,直接送入了極高的高空中。

    豬剛鬣和金睛妖尊腳踏流云,慢吞吞的從巫鐵的大營中飛身而起。

    “急啥?急啥?你們懂得什么是兵法不?你們懂兵法么?”豬剛鬣扛著一柄鐵釘耙,一邊騰空而起,一邊絮絮叨叨的叫罵著:“咱們藏在這里,是準備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背后敲悶棍,你們懂不懂?”

    “看看,看看,老豬我多好的安排,多好的籌劃,就被你們這兩頭傻鳥給破壞了?!?br />
    豬剛鬣和金睛妖尊飛到了和萬毒鴆尊、幽冥鵬尊平齊的高度,然后向四周望了望,重點看了看燧都西門上空的巫鐵、夏侯無名、風苼等人。

    嘆了一口氣,豬剛鬣搖了搖頭:“諸位老兄弟,反應都蠻快啊……這就,這就,這就殺過來了?”

    幽冥鵬尊狠狠瞪了豬剛鬣一眼:“死豬!你又搞什么鬼?為什么你會提前,藏在人族軍營當中?”

    豬剛鬣昂起頭,后脖頸上一片黑毛猶如鋼針一眼豎起,他大聲笑道:“老豬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早在數月之前,老豬就判斷……薪火相傳大陣,怕是不穩,所以……”

    “滿口胡柴,你騙鬼呢?”萬毒鴆尊打斷了豬剛鬣的話。

    “老鳥兒,就這死豬頭,他能騙過我們?”舍利骨尊冷笑了一聲:“騙鬼?你,怕不是,對我鬼國諸位大尊,有什么意見?”

    六欲魔尊在一旁放聲狂笑:“骨尊,不能忍啊,不能忍啊,老鳥兒這是看不起你們……抽他,揍他,干掉他,滅他滿門……怕什么?沖上去!”

    六欲魔尊狂笑道:“骨尊,你打第一拳,我們幫你,先滅了西方妖國,再來吞了燧朝……嘻,燧朝自毀長城,已經是我們的口中食,跑不掉了?!?br />
    泰山怪尊再次蹦起來三尺高,將方圓數萬里震得地動山搖。

    “諸位,妖國,古怪……他們,或許,勾結,人族……”泰山怪尊通體放出茫茫黑光,他低聲吼道:“三家,聯手,先滅,妖國……”

    怪尊、魔尊、鬼尊齊聲長嘯。

    四方妖魔鬼怪四國,怪國詭異絕倫,魔國兇殘狠戾,鬼國邪魅難測,但是因為各種原因,他們的人口總量,都偏稀少。

    尤其是北方怪國,‘怪’的誕生極其的邪異,極其的莫測,怪國的人口,堪稱四國最為稀少。

    而西方妖國不同。

    妖國有無數繁殖力極其恐怖的族類,只要提供足夠的血食,妖國隨時可能將他們的子民總量提升十倍、百倍、千倍……

    如果妖國得到大批燧朝子民,大肆圈養人族作為血食……

    以人族的力量,加上妖國的繁殖力……呵呵,未來妖魔鬼怪四國,怕是只有妖國獨大。

    如此,先滅了妖國倒也不錯。

    尤其是,豬剛鬣和金睛妖尊直接從巫鐵的大營中沖了出來,可見他們妖國真的有勾結燧朝人族的嫌疑。

    “泰山老二說得對啊,先滅了……妖國?!膘荻汲悄?,數萬口清泉同時發出了淅淅瀝瀝的聲音:“嘻,嘻嘻,嘻嘻嘻……鱷尊,來我這里,洗個澡唄?嘻,一定伺候得鱷尊您舒舒服服的!”

    龍脈鱷尊眸子里兇光閃爍,萬分忌憚的看著燧都境內數萬口突然閃爍出大片波光的泉眼。

    六欲魔尊突然向前飛撲,舍利骨尊、黃泉三尊同時壓向了豬剛鬣等人,泰山怪尊龐大的身軀緩緩轉動,將‘泰山石敢當’五個大字對準了豬剛鬣一行。

    豬剛鬣、金睛妖尊、幽冥鵬尊、萬毒鴆尊、龍脈鱷尊同時深吸了一口氣,通體涌出了滔天妖氣。

    隨后豬剛鬣大吼了一聲:“風緊,扯呼,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兄弟們,逃??!”

    豬剛鬣的話音剛落,夏侯無名卻發出了驚天動地的狂笑聲。

    “爾等,果然都自投羅網,都來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