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短視(3)

足彩17164期奖金: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短視(3)

    午飯做了十二個菜一個湯,桌子擺得滿滿當當的。

    張氏吃了以后贊嘆道:“清舒,你家廚娘的手藝真好?!?br />
    她在心里忖度若是能學到這手藝就不開早點鋪直接開飯館了,哪怕不怎么出門張氏都知道飯館比早點鋪更賺錢。

    清舒笑了下說道:“好吃嬸娘就多吃點?!?br />
    說完她見林博遠就埋頭吃米飯,朝著芭蕉示意給他夾菜:“博遠,只吃米飯不吃菜長不高的?!?br />
    博遠睜大著眼睛問道:“真的嗎?”

    福哥兒點頭道:“舅舅,是真的,我爹娘小時候不挑食所以長得比別人都高?!?br />
    這是夫妻兩人哄福哥兒的話,結果這孩子當成至理名言了。

    清舒莞爾。

    吃過飯以后,林承志就準備帶著幾個人回去。

    清舒笑這說道:“博遠就不要回去了,東西我讓人跟你們回去拿?!?br />
    林承志心頭發苦,他說道:“不用了,等會文哥兒也要過來,我一同送過來就好?!?br />
    文哥兒是全程一句話都沒說。

    眼見著都快要出門清舒也沒說灌湯包的事,張氏忍不住了:“清舒,你什么時候讓你家廚娘教我做灌湯包???”

    清舒輕笑道:“明日我讓阿蠻過去教你?!?br />
    林承志臉燒得慌,忙說道:“清舒,不用麻煩了,灌湯包我們自己也會做的?!?br />
    自知道家里鋪子生意一般張氏就很憂心,聽到這話她也顧不上看林承志的臉色:“清舒,你別聽你三叔的。我是會做灌湯包,但做得不好吃?!?br />
    “清舒,這早點鋪關系我們一家的生計,還希望你能幫幫我們?!?br />
    若是有地洞,文哥兒真想鉆進去。

    清舒表示理解,笑著說道:“等明日阿蠻做完早點就過去。阿蠻其他做得都一般,就灌湯包跟煎餃做得還不錯?!?br />
    其實這是謙虛之詞,阿蠻做的早點跟飯菜那是色香味俱全。

    林承志唯恐張氏再說什么話,趕緊告辭。

    出了符府,林承志就罵道:“剛來的時候我怎么跟你說的?讓你不要說話,你呢?將我的話都當耳邊風嗎?”

    張氏并不覺得自己有錯,說道:“我知道你要面子,可面子頂什么用?若是鋪子不賺錢倒閉了咱們一家人喝西北風???”

    林承志怒道:“一家人有手有腳,沒這個鋪子也餓不死?!?br />
    文哥兒說道:“爹、娘,不要吵了,咱們回去吧!”

    看他神色不對,張氏有些忐忑地說道:“文哥兒,你別生氣,娘這么做也是為了咱們這個家?!?br />
    文哥兒苦笑一聲道:“娘,我沒生氣,只是覺得自己很無能讓爹娘為我受累?!?br />
    若不是為了讓他念書,爹娘完全沒必要來京城從頭開始。所以,他沒資格怪父母。

    張氏搖頭道:“不累不累,娘一點都不覺得累?!?br />
    只要兒子有出息她就是累死都值?!?br />
    林承志嘆了一口氣說道:“好了,別再說了,咱們回去吧!”

    回到家里文哥兒避開張氏,與林承志說道:“爹,以后不要再讓娘去二姐家了?!?br />
    林承志點頭說道:“以后不會再讓她去你二姐家了,有什么事我會讓你大嫂去的?!?br />
    老婆子頭發長見識短,不能再過去惹得清舒不快了。

    文哥兒嗯了一聲道:“爹,博遠的錢你都給我,我等會交給二姐?!?br />
    林承志說道:“我等會送你過去,這錢我親手交給清舒?!?br />
    “不用了爹,由我交給二姐就行了?!?br />
    頓了下,文哥兒說道:“爹,咱們成不了二姐的助力但也不能拖她的后腿。以后家里有事自己解決,不要去勞煩二姐了?!?br />
    “放心吧,除非是關系生死的大事,不然我不會去勞煩你二姐的?!?br />
    文哥兒說道:“爹,我知道你不會去勞煩二姐,但娘跟三姐卻未必。爹,二姐是咱們唯一的倚靠。若是惹得她不快,咱們無法在京城立足?!?br />
    “你放心,我會看著你娘的?!?br />
    文哥兒若是放心也不會說這番話了:“爹,二姐好說話,但二姐夫卻是個眼睛容不得沙子的。若是娘為三姐的事求上門,咱家的人以后也別想再進符家的大門了?!?br />
    有博遠這件事在,二姐夫現在肯定對他們有所不滿了。若是再弄出什么事來,二姐夫肯定會與他們斷絕往來的。

    林承志臉色一變,然后沉著臉與文哥兒保證道:“你放心,你擔心的事不會發生?!?br />
    遠哥兒將自己的東西收拾了下,然后就帶著博遠的行李去了符府。

    將人送走以后,張氏紅著眼眶說道:“我原本還想趁著這幾日給他好好補一補呢!”

    “當家的,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再讓文哥兒這般浪費時間了?!?br />
    林承志關了門后看向她說道:“今日咱們到符府,你就沒發現清舒神色很冷淡嗎?”

    張氏一怔,說道:“哪里冷淡了,她不是一直都笑吟吟的?!?br />
    林承志突然明白文哥兒為何叮囑他說不準張氏去符府了,因為跟她說不通所以隔絕見面是最穩妥也是最有效的辦法:“文哥兒這么大了行事有分寸。以后咱們好好賺錢供他念書就行,其他的不用管?!?br />
    文哥兒到了符府就與清舒道歉:“二姐,對不起,我沒能勸住我娘?!?br />
    “不用道歉,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鼻迨嫘α訟濾檔潰骸澳隳鋝幌不恫┰睹皇裁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br />
    見他還要再說,清舒擺擺手說道:“福兒正帶著博遠在花園里玩,你過去看下他們吧!”

    文哥兒也就不再糾結這個問題了,將一個匣子奉上:“二姐,這里面放著一萬五千八百兩銀票,另外還有一百畝良田跟兩百畝山林的地契?!?br />
    清舒示意紅姑接了。

    他出去以后,紅姑不由說道:“文少爺一點都不像三老太太生的?!?br />
    她很看不上張氏,有好處就舔著臉要麻煩事卻半點不想沾,也不知道她哪里來的臉。

    清舒輕笑了一聲說道:“環境影響一個人,我那三堂妹的性子就像著她。文哥兒自小在我們家長大所以沒被影響?!?。

    博遠的事讓清舒看去清楚博遠是指靠不上三房的,哪怕文哥兒也不行.不是說文哥兒不好,而是有張氏在他是不可能幫扶博遠的。所以,她得另做打算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