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玄幻小說 > 詭妃醋王 > 正文 091 海外異族(九)

广东11选五奖金多少钱:正文 091 海外異族(九)

    古道等人沒有武器,古家英魂的魂刀他們也拿不到,赤手空拳的和那么大一只蜘蛛戰斗真心是需要莫大的勇氣。

    更不要說在雙方交手后,他們發現那巨型蜘蛛仿佛擁有鋼筋鐵骨般,不說他們這些手無寸鐵的士兵,就是那些拿著軍刀的古家英魂似乎也無法傷害到那蜘蛛半分。

    折騰了半天,不禁讓他們都產生了一種被那蜘蛛戲耍的感覺。

    “呼~呼~”

    找到空隙喘口氣的古仲看著現在混亂又怪異的場面,心中涌上一種莫名的不真實感。

    看著周圍本就不多的士兵從一開始的憑著勇氣一股腦沖上前開戰到現在大多數人眼中再次籠罩上害怕和絕望的神情,古仲心里說不上什么滋味。

    “爹,你有沒有覺得哪兒不對勁?”古仲摸到古道身邊。

    古道也不過是剛躲過了一塊飛過來的石塊才堪堪停下自己的身形,被兒子這么一提醒,他也覺得現在他們所遭遇的事情有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

    不說其他,光是此時那明晃晃的太陽就讓古道覺得不對勁。

    之前他們被從山洞提出來又押去洗澡,然后又被吊到下面廣場,后來又一直和這巨型蜘蛛搏斗,這么多事情發生著,但這天空卻半點沒有暗下來的感覺,甚至那太陽好似都沒有移動過,感覺這里的時間都被停滯了。

    修煉者或者會修煉的精怪古道不是沒有經歷過,但能讓時間都停滯這種事情他卻還是第一次知道。

    “爹,你怎么受傷了?”

    就在古道陷入自己的沉思時,古仲突然驚呼一聲。

    因為之前被押去洗漱過的原因,他們所有人現在可以用身穿麻袋披頭散發來形容。而經過現在這場混亂,他們所有人又可謂臟亂到堪比乞丐,如果不是古道額角突然留下來的一條血痕,古仲都不知道他爹的頭上受了傷。

    “傷?”古道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直到看到自己染了滿手的鮮血后才發覺自己臉上似乎是有些濕漉漉的,而且頭上某處開始傳來一陣劇痛。

    等等,他可以確定自己的頭部并沒有受到過任何傷害。

    再等等,為什么他受傷后會不覺得痛?以他現在入目的出血量,他就算剛才全身心投入到戰斗中也不可能一點痛覺都沒有。

    一切不合理的地方被古道在心里過了一遍,他突然有了一種十分不可思議的想法——

    “你打我一下?!憊諾勞蝗歡怨胖偎檔?。

    “???爹,你說什么呢?”古仲看著古道頭上不知何處的傷口仿佛血崩了般開始瘋狂往臉上趟,急的眼眶都紅了起來。

    “爹,你到底傷到哪兒了?怎么那么多血?”

    “很多血嗎?”古道好似毫無知覺般,猛的一巴掌就扇到古仲臉上。

    “爹,你到底怎么了?你干嘛打我?”古仲捂著臉委屈的看向古道。

    “疼嗎?”古道問到。

    “當然……好像……不疼?”古仲的神情在一秒鐘內從委屈變到驚訝最后變成沙雕。

    “你說我們會不會在做夢?”古道冷靜下來后果斷的拉著古仲退出了這混亂的戰斗場。

    做…夢…?

    父子倆看著周圍怪異的壞境,古仲的腦海中開始循環播放古道那句——我們會不會在做夢。

    難道現在他們所經歷的都是夢境嗎?

    可是,他們這多人不可能都做同一個夢???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他們做著同一個夢,那么這個夢到底是誰的夢呢?他們又是怎么一起進入到夢中來的呢?

    “之前的事你還記得多少?”古道突然問向古仲。

    之前的事?

    古仲想了想說到:“我們上了一個小島發現了那個洞穴,然后我和親兵去探路發現了一個陣法,然后爹你們來了,然后…然后…”

    古仲發現自己的記憶仿佛出現了斷層,他然后了好幾次都沒法想起自己最后到底經歷過什么。

    難道——

    “是那個陣法?!”古仲突然大喊到。

    而古道在一旁也是微微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古仲的說法,只是……

    “如果這真的是夢,那么我們要怎么從這個夢里醒過來呢?”

    “哇,怎么回事?”

    “怎么不見了?”

    就在古道兩父子好不容易整理出了一些思路,還沒想到下一步該怎么做時,一陣騷動打斷了他們的交談。

    兩人往旁邊看去,只見所有士兵和古家英魂們都茫然的站在原處一動不動,而本應該和他們戰成一團的那巨型蜘蛛此時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將軍?!?br />
    古家英魂們沒有了攻擊目標,立刻就退回到古道身邊。

    而那五十名士兵也在發現?;獬籩苯猶弊詰厴洗罌詿?。

    頓時,周圍的環境一下就安靜了下來,除了眾將士的喘息聲,連海邊那些怪異的異族人好似都被靜音了般,雖然還是跪在那,但卻再沒有半點聲音傳出。

    “眾將士?!憊諾懶熳毆胖倮吹絞勘侵屑??!拔矣幸桓魷敕ㄏ牒痛蠹宜狄幌??!?br />
    “將軍,那怪物蜘蛛突然憑空消失了,有什么話您快說吧,我們大家正好趁這個機會休息一下?!弊睦牘諾雷罱哪敲勘跤醯乃檔?。

    現在他們都太累了,不光累還餓,實在講究不起什么軍規禮儀,所以根本無法像以往那樣站起來聽古道講話。

    “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大家一起聽聽說說意見……”古道也不是那種刻板之人,直接把他和古仲的猜測對在場的士兵說了出來。

    當眾人聽完古道的話后,頓時都懵了。

    “這……將軍的意思是,我們現在經歷的事都是在做夢嗎?”一名士兵不敢相信的說到。

    “可是我們怎么會都做一個夢呢?”有人提出了和古仲之前一樣的問題。

    “還有那些異族,他們……”又一名士兵指著海邊跪成一堆的奇裝異服的異族人,看著他們的樣子轉而說到:“他們怎么不念經了?”

    誰知他這話剛說完,之前還安靜的異族人們又再次念起了那些他們聽不懂話語。

    “這……這什么情況?”有人不懂了。

    “你剛才是不是想他們應該繼續念經?”古仲突然問向那名指著異族人的士兵說到。

    那人在古仲的注視下有些傻楞的點點頭,因為他剛才還真的就是這么想的。

    “那個……其實……之前我們被倒吊在下面時,我就覺得我們的樣子很像我們村殺豬前的場景?!庇忠幻勘躒醯乃檔?。

    “那個…….洗澡那會兒像我們家打理雞鴨?!?br />
    “我去,你們是怎么聯想到我們會被這么處理的?”古仲聽著士兵們弱弱的講述不由覺得滿頭黑線。

    “那個,被關在山洞時我偷偷向上天祈禱了?!庇忠幻勘⌒囊硪淼木倭司僮約旱氖?,輕聲說到:“然后我就想到了祭天要上貢品?!?br />
    古仲聽著士兵們七嘴八舌的講述,突然發現他們的那些胡思亂想組合起來還真的就成了他們如今的遭遇。

    “哇,那些異族人怎么站起來了?”突然一個士兵驚呼道。

    古仲一聽嚇的趕緊看向海邊,果然那里本該跪成一堆的異族人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而且還一個個手拿彎刀慢慢向他們走了過來。

    “TMD,這是誰又在胡思亂想?!憊胖俁偈本鴕徽蠊紙?。

    雖然還沒有確定他們現在是在經歷夢境這種詭異事實,但古仲還是下意識的把這種最能解釋他們目前處境的想法給認定了下來。

    既然是夢境,這里的一切都是根據他們這些人的想法變幻而來,那么剛才還安靜的那些異族人現在突然動了,還變花樣般有了彎刀,那么肯定是他們中有人在想東想西了。

    “那個……好像是我?!閉饣夭皇鞘勘?,而是古家英魂中的一位不好意思的冒了出來。

    “你想了什么,這些都是什么?”古仲有些氣悶的問到。

    “那個你知道我們那什么,多少年沒睡過了,更不要說做夢,所以我就想到了我死前的那些……”

    那位古家英魂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自己的頭。

    “你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大家都不要想?!憊胖俑轄舳栽誄∷腥撕凸澩笊暗?。

    可是人的思想就是那么奇怪,你越是讓它不要亂想時,它就會忍不住更加胡思亂想。

    于是,眾人發現他們腳下的地面開始抖動,那些手持彎刀的異族人向他們越靠越攏,甚至天空中的太陽都開始迅速的西移,整片天地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灰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