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祁總想娶我怎么辦 > 正文 第69章 她早就該死

总进球奖金优化:正文 第69章 她早就該死

    閔喬瘋了一樣的沖去了醫院。</p>

    路上,她都不斷的在心里告訴自己。</p>

    沒事的。</p>

    不會有事的。</p>

    不可能有事的!</p>

    她上一次手術之后,完全就好像是一個沒事人一樣,教訓自己的時候比誰都要中氣十足,她怎么可能就這樣倒下了?</p>

    明明……還是那樣好的一個人。</p>

    所以,她一定是在騙自己的。</p>

    她之前最喜歡做的不就是這樣的事情嗎?經常用裝病裝死這樣的伎倆來讓自己就范。</p>

    這一次,肯定也是這樣。</p>

    就為了可以讓自己聽話的跟她走,離開這里,所以才……</p>

    閔喬所有的想法在看見病床上的人時,全部消失。</p>

    她定定的看著床上的人。</p>

    她的身體在不斷的顫抖著,眼里是一片難以置信。</p>

    貝曼很快看見了她,上前來,“你終于來了!快點……”</p>

    閔喬將她的手一把甩掉!</p>

    “你們……在跟我開玩笑嗎?你們從哪兒找來的這么像的一個人?你們肯定是在跟我開玩笑對吧?我母親呢?你們把她藏在哪兒了?出來!不要玩了!”</p>

    閔喬的話說著,人已經在整個病房不斷的翻找著,想要看看到底是誰藏在了什么地方,是誰跟她開的,這么瘋狂的一個玩笑。</p>

    但是,沒有。</p>

    閔喬什么都沒有找到。</p>

    就在這時,輕輕的聲音傳來,“喬喬?!?lt;/p>

    閔喬的動作頓時停在了原地。</p>

    她的手緊緊的握著,在過了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轉頭。</p>

    床上的人正看著她。</p>

    不過短短幾天的時間沒見,她瘦的仿佛只剩下骨頭,一雙眼睛凹陷下去,定定的看著閔喬。</p>

    閔喬站在原地,在過了好一會兒后,這才緩緩上前,“母親?!?lt;/p>

    她的聲音里,是一片的難以置信。</p>

    “我就要去陪你父親了?!彼幕八底?,還笑了出來,“你不要難過,其實,我很開心?!?lt;/p>

    她的話說完,閔喬也沒有回答,就定定的看著她。</p>

    “雖然在你看來,你父親對我很不好,毀了我的 人生,但是我從來都沒有怨恨過他,他是我這輩子唯一的愛人,我覺得,我很幸運?!?lt;/p>

    閔喬的手緩緩握緊了,眼眶也在那瞬間迅速的紅了起來!</p>

    “我也希望,你不要怨恨任何人,就這樣……好好的,好不好?”</p>

    她的話說著,手抬起,幫閔喬整理了一下她的頭發,“你要好好的,答應我?!?lt;/p>

    閔喬搖頭,“我不要!你讓我答應你什么?我什么都不答應!不是真的,這絕對不會是真的!”</p>

    閔喬的聲音都在顫抖著,“怎么會突然變成了這樣,為什么?”</p>

    她的話說著,用力的抓著她的手,“你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不要丟下我一個人??!”</p>

    閔母看著她,卻始終沒能回答,半句。</p>

    她的眼睛還是定定,只是里面,沒有半分光彩了。</p>

    她……死了。</p>

    閔喬蹲在那里,好幾分鐘后,才得出了這一個信息。</p>

    前幾天還在她的面前笑著哭著的人,現在……死了。</p>

    “喬喬……”</p>

    貝曼的聲音傳來,這一張口,她的眼淚就直接掉了下來!</p>

    “伯母……伯母其實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己的身體了,但是她不想要你擔心,所以讓我瞞著,前兩天是因為……因為打擊太大了!所以,她才……”</p>

    “所以,你們都知道是嗎?”閔喬的聲音很輕,“不僅僅是你,祁修衍也知道,是嗎?”</p>

    閔喬的聲音,冷到了極點!</p>

    貝曼的身體一震,正猶豫著自己應該要怎么回答時,閔喬已經站了起來!</p>

    貝曼被她嚇了一跳,“閔喬,你要做什么?”</p>

    她沒有回答,直接抬腳就要走。</p>

    貝曼連忙將她攔??!</p>

    “閔喬!”</p>

    “給我讓開!”</p>

    閔喬的聲音尖銳,“他憑什么關著我???在這樣的時候,他憑什么關著我!”</p>

    貝曼看了她許久,然后,她好像突然看見了什么,緩緩的走開。</p>

    閔喬猛地轉頭!</p>

    祁修衍正站在那里。</p>

    閔喬想也不想的沖上去!</p>

    “是你對不對?是不是你這樣做的?!是你害死了我的母親對不對?就因為我沒有聽你的話?所以你就要懲罰我是嗎?你有什么事情,你沖著我來??!為什么要跟我的母親過不去?你憑什么這樣做???”</p>

    閔喬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一字一句的話,都是從牙縫擠出來的!</p>

    祁修衍看了她一會兒后,卻是伸出手來,將她的手扯開!</p>

    “你母親是因為生病死的?!?lt;/p>

    “不是!不是!”閔喬咬著牙說道,“是你害死她的!就是你!”</p>

    “你就算這樣想,甚至將我弄死了,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你母親已經去世了,你……”</p>

    “你為什么關著我?”閔喬將他的話直接打斷,“你就為了讓我連我母親的最后一面都見不上是嗎???你憑什么關著我!就為了保住你的名譽!你要是真的想要你的名譽,你那一天就不應該丟下我!你毀了我的婚禮,現在連帶著我的人生,我身邊人的人生你都要毀掉是嗎?就因為我沒有將宋亦夏的事情告訴你???”</p>

    閔喬甚至有些語無倫次了,那攥著祁修衍衣領的手卻不斷的加緊了力道,“你說!你說??!”</p>

    “你先冷靜一點?!?lt;/p>

    面對閔喬的失控,祁修衍卻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平靜的……如同一潭死水!</p>

    “冷靜?你讓我怎么冷靜???我母親死了!宋亦夏死了,你也可以冷靜嗎???”</p>

    “這件事情跟她沒有任何的關系!”</p>

    “就是因為她!如果不是因為她沒有死,不是因為她的話,你根本就不會從婚禮上逃開,我母親也根本不會出事!你說,她是不是該死!”</p>

    “閔喬,你悲傷和憤怒也給我適可而止!”</p>

    “適可而止?”閔喬笑了出來,“你讓我怎么適可而止???你給我適可而止一個試試看!她宋亦夏就是該死!她早就該死!幾年前就應該死了!”</p>

    “啪!”的一聲,一個耳光落在了閔喬的臉上,清脆,響亮。</p>

    閔喬的所有言語消失,手也在那瞬間松開了。</p>

    他,打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