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你喜歡就好

2019皇马欧冠奖金多少:正文 第二十二章 你喜歡就好

    寧玉摸了摸自己臉上的紅印,怒火滔天,“你就是故意搶了我夫君的美人墨,才惹得他在大家面前沒臉,你就是故意針對我!”</p>

    聞言,蕭清然只覺得非常好笑,微微挑起眼角,淡淡道:“這話說的可笑,平陽郡主如果現在能掏出這一萬兩銀子,別說是那塊美人墨,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想法給你摘下來?!?lt;/p>

    誰不知道平南侯游手好閑,吃喝玩樂,寧玉也是個心里沒有主意的,兩人只靠著皇家庇護,時不時的央求皇帝與岑王救助。</p>

    甚至還做了不少偷雞摸狗的事!</p>

    這一萬兩銀子對于蕭清然只不過是九牛一毛,可平南侯卻根本拿不出來,只是拿著定下的名頭,做強搶的勾當!</p>

    沒等寧玉說話,寧茉歪了歪頭,狀似天真地問道:“姑姑沒有這么多錢,上次我去金玉閣替母妃取定做的玉鐲,姑姑還在跟掌柜為了幾百兩銀子討價還價呢!”</p>

    孩子的話雖然稚嫩,卻直接戳在了寧玉心頭的痛處上,她惱火地跺了跺腳,揚起手就要去打寧茉。</p>

    幸好蕭清然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冷笑了兩聲,“寧玉,你可別忘了,茉兒雖然是你的侄女,但也是郡主的地位,按理來說你們兩個平起平坐,輪不到你來教訓她!”</p>

    十年來,寧玉原本是榮耀一時的公主,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大錯,如今竟然成了郡主,煞了她好一大頓威風!</p>

    寧茉被嚇了一跳,躲在蕭清然身后,一雙大眼睛濕漉漉的盯著寧玉,眼中滿是警惕和害怕。</p>

    身為哥哥的寧弈自己受了委屈可以閉口不言,如今卻為了妹妹氣的小臉漲紅。</p>

    “姑姑,今天你在路上狠狠掐了我,身為侄子我可以忍受,你居然還敢在母妃面前對妹妹動手,實在是欺人太甚!”</p>

    寧玉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他們一家人指責,委屈的跺了跺腳,蠻不講理道:“不管如何,今天就是你故意讓我夫君丟人,難道你就不知道謙讓嗎,我夫君很喜歡那塊墨!”</p>

    是哪門子的道理?</p>

    蕭清然只覺得和她吵架都降低了自己的格調,冷冰冰的回答道:“買賣這種事向來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根本不和你講情分,更何況你夫君喜歡,難不成我夫君就不喜歡嗎?”</p>

    這賤人怎么變得如此能言善辯。</p>

    咬了咬唇,寧玉看向兩個孩子,忽然冷冷的笑了笑,“在兩個孩子面前教他們這么搶別人的東西,不懂先來后到,你還真是個好娘親!”</p>

    聞言,蕭清然倒是一時語塞。</p>

    雖然知道寧玉不過是強詞奪理,一時半會兒居然不知道該如何反駁。</p>

    倒是寧弈絲毫不怕,老成穩重,簡直和他父王如出一轍,“此言差矣,母妃此舉意在教導我們不要仗勢欺人,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就算是什么侯爺郡主,那也不能不掏錢就拿人家商販的東西!”</p>

    這話倒是把蕭清然聽樂了。</p>

    沒想到這個一覺醒來的便宜兒子居然如此護著自己,說話也有條有理,可知以后也是個人中龍鳳,不會比他爹差!</p>

    寧玉沒想到一個小孩子都能把自己說得啞口無言,頓時覺得羞臊無比,扭頭就要離開,迎面卻撞上了剛剛從宮里回來的寧抉。</p>

    他神色陰沉,顯然是把方才兩人的爭論聽了個一清二楚,斥責道:“寧玉,本王是不是才告訴你不要在岑王府里搗亂,你屢教不改,教訓你夫君的事是本王干的,難不成你也要指著本王的鼻子罵?”</p>

    面對兄長,而且還是在朝廷上位高權重的岑王,寧玉多少心中還是敬畏,縮著腦袋搖頭道:“玉兒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是一時沖動,所以才出言不敬!”</p>

    寧抉早已對這個妹妹厭惡非常,冷冷的皺了皺眉,命令道:“以后沒有本王或者王妃的同意,平陽郡主不能隨意出入王府?!?lt;/p>

    這么一來,可是全然斷了寧玉在岑王府的路子,再也不能以王爺親妹妹的身份自居,以后只不過是個客人而已。</p>

    對于皇家來說,已經是極大的沒臉。</p>

    寧玉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怨恨的瞪了蕭清然一眼,歇斯底里道:“哥,我可是你流著母妃血脈的親妹妹,難道你要因為這樣的女人斷了我們的兄妹情分嗎?”</p>

    沒等寧抉開口,蕭清然譏諷出聲,“斷了兄妹情分這樣的話可是平陽郡主自己嘴里說出來的,王爺可從來沒有這么說過,兄妹之間也要懂禮數,更何況是在皇家?”</p>

    一席話堵的寧玉啞口無言。</p>

    她悲憤的跺了跺腳,最后只能在眾人的注視下,灰溜溜的離開了岑王府,恐怕有好一段時間不敢再過來撒野。</p>

    寧抉回頭看向蕭清然,眼中一閃而過的驚訝。</p>

    他知道蕭清然如今性情大變,與十年前的她如出一轍,可沒想到自家王妃居然如此能言善辯,還真是意外的驚喜。</p>

    蕭清然被看的有些臉紅,隨即揚起頭,眨了眨眼睛道:“我送你的美人墨好不好用?你心里喜歡嗎,還有其他東西……”</p>

    說著話,兩個小鬼頭已經跑了出去,估計是想要給他們兩人留點私人空間。</p>

    寧抉繃著一張臉,嘴角卻忍不住上揚,故作淡然的道:“不過是一塊前朝的墨罷了,本來是值不了那么多銀子,非要用詩人的名頭攬錢而已,你也忒破費了?!?lt;/p>

    雖然嘴上這么說,他心中卻忍不住喜歡。</p>

    就像是面前這個女人一般,十年來就算她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可自己心中卻一直放不下,所以才一再忍讓。</p>

    蕭清然頓了頓,“你喜歡就好!”</p>

    反正她現在有大把銀票,不用往皇宮里送,手頭自然寬裕許多,也是時候給這些自己真正意義上的家人添一點東西!</p>

    寧抉輕輕嗯了一聲。</p>

    一時靜謐,卻沒有絲毫尷尬。</p>

    蕭清然忽然踮起腳尖,輕輕吻上了蕭清然的唇,含糊道:“這是送給夫君的第二個禮物!”</p>

    心頭軟化。</p>

    寧抉再也忍耐不住,按著蕭清然的腦袋,加深了這個久別的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