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十九章 他們沒有碰到你吧?

体彩e球彩奖金:正文 第十九章 他們沒有碰到你吧?

    脂硯齋老板心里其實也發愁的很,只是敢怒不敢言,想保住自己的腦袋而已。</p>

    聞言,蕭清然冷笑了一聲,“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事,這塊美人墨我要定了,一萬兩銀子我直接給你,若是顏昌鵬來找你麻煩,盡管讓他往岑王府來!”</p>

    老板一聽,眼睛亮了亮。</p>

    沒想到眼前的女子就是岑王妃蕭清然!</p>

    岑王手握重兵,乃當今親弟,可是比顏家要煊赫多了。</p>

    正在此時,身后傳來一陣嘲諷。</p>

    “呵,岑王妃好大的威嚴啊,就連中途截胡這件事也說的如此理直氣壯,岑王是否知道你這么跋扈囂張,給他招惹是非!”</p>

    顏昌鵬穿著一身絲綢錦衣,搖著扇子走了過來,他相貌還算是端正清秀,只不過因為長年和女人廝混,又喜歡酗酒,臉色蒼白,眼神歪斜,一副心術不正的模樣。</p>

    蕭清然眼中閃過一抹厭惡,十年前她就很討厭這個男人,那時的他身體還沒有這么虛弱,只是盯著自己的目光總是色瞇瞇的,沒想到十年后居然還是這么讓人惡心!</p>

    “此言差矣,若是你現在能拿出一萬兩,我立刻將美人墨歸還,脂硯齋可從來沒有預定的說法,向來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p>

    顏昌鵬噎了噎,有些狼狽的反駁道:“我現在拿不出銀子,以后就拿不出了嗎?凡事都要先來后到,今天這美人墨你怎么都拿不走了!”</p>

    聞言,蕭清然差點被氣笑,這是哪門子來的理論,擺明就是想搶走美人墨,卻給自己添了個好名號。</p>

    虛偽的不得了。</p>

    “就算是告到官府去,我也根本不怕你,你一分錢沒拿就想要美人墨,難不成都把別人當成傻子嗎?”</p>

    說罷,蕭清然接過老板手中的美人墨,又拿出一萬兩銀票,在顏昌鵬面前晃了晃,“瞧清楚了,姑奶奶從來不差錢,像你這樣窮酸又強詞奪理的人,還真適合寧玉!”</p>

    顏昌鵬氣得原本就白的臉色更白了,憤怒地跺了跺腳,“賤人!敢跟小爺我搶東西,這可是要獻給我姐的壽禮!你們把美人墨給我搶過來!”</p>

    吩咐一出,他身后兩個強壯的小廝立刻沖了上來,眼瞧著就要對蕭清然動手。</p>

    桃紅嚇了一跳,拼盡全力擋在蕭清然面前,只可惜她身材瘦弱,于事無補。</p>

    眼瞧著小廝的手就要碰到蕭清然!</p>

    “住手!”寧抉聲音冷酷,大步流星般從門口走了進來,直接一腳將兩個小廝踢倒,將蕭清然護在身后,眼神關切,“他們沒有碰到你吧?”</p>

    “沒事,你怎么來了?”</p>

    松了口氣,蕭清然輕輕點了點頭,雖然她并不害怕那兩個小廝,只是貴為王妃被別人欺凌這件事,若是傳出去可就丟了大人!</p>

    這顏昌鵬也是跋扈的很,一個太師之子,仗著自己有個貴妃姐姐,居然就敢對她動手,真是天大的膽子!</p>

    寧抉看著就算面臨這樣的情況,也緊緊抱著那塊兒美人墨的蕭清然,神色軟了軟,他已經知道蕭清然買美人墨是為了給自己。</p>

    沒有回答,如有實質的目光看向已經嚇得屁股尿流的顏昌鵬,冷聲道:“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動本王的王妃!”</p>

    顏昌鵬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囂張,瑟縮的往后退了兩步,臉上滿是懼怕,“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王爺不要動怒?!?lt;/p>

    他仗著家世,可以不怕蕭清然這個已經失寵多年的岑王妃,但面對權勢滔天的寧抉,怎么都直不起腰來。</p>

    寧抉臉色冰寒,凜然道:“和王妃道歉!”</p>

    哪里敢反駁,顏昌鵬就差跪在地上磕兩個響頭,原本就蒼白的臉上還落下了幾滴虛汗,對著蕭清然躬了躬手道:“對不起,是我冒犯了,以后絕不敢再跟王妃搶東西?!?lt;/p>

    蕭清然冷哼一聲,得意的看著他,“你不是說這塊墨是獻給顏貴妃的壽禮嗎?怎么,不要了?”</p>

    “這,這……貴妃娘娘的大壽還有兩個月,我另尋其他,另尋其他?!?lt;/p>

    顏昌鵬擦了把冷汗,頭低得都貼在了胸口上,但眼中的陰鷙卻濃的如同黑夜,回頭他一定要讓蕭清然這賤女人好看!</p>

    “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lt;/p>

    寧抉沒有錯過顏昌鵬的眼神,周身氣勢更冷了,抬腳就要動手,被察覺到他意圖的蕭清然死死拽住。</p>

    看了眼周圍,已經有不少好事者開始往門內張望,雖然她從來都不怕成為眾人的焦點,可是寧抉向來低調,好似還被皇帝猜忌著,她并不想因為這種事讓岑王的名聲受損。</p>

    “夫君,這次就算了吧,我還有一個大驚喜想要給你,不要把這種人多計較了?!畢羥迦簧粑氯?,眼中帶著灼灼的光彩。</p>

    恍惚間,寧抉覺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眼前的女人是他新婚燕爾的妻子,兩人之間沒有爭執摩擦,只剩下初遇的美好。</p>

    一向不茍言笑的岑王微微勾了勾唇角,輕輕嗯了一聲,隨即看向顏昌鵬,“若是有下一次,就算顏貴妃求到皇上那里,本王也絕對不會手軟!”</p>

    聞言,顏昌鵬眼中閃過一抹怨恨,不過還是迎合,“王爺說的是,以后我定然不敢了!”</p>

    寧抉不置可否。</p>

    回到王府,寧抉坐在主位上,目光里帶著些許復雜的情緒,他有些看不懂眼前的蕭清然,這些日子確實變了許多。</p>

    渾然不覺的蕭清然微微一笑,將手上的美人墨遞了過去,眉眼彎的像是月牙一般,“我聽說人說你喜歡前朝的那位大詩人,所以特地想去把這塊美人墨買回來,真沒想到還讓你這么麻煩?!?lt;/p>

    接過成色極好的墨,寧抉心中一動,臉上雖然還是面無表情,嘴角卻忍不住往上翹了翹,“嗯,以后不要這么破費了?!?lt;/p>

    蕭清然剛想回答,男人卻直接站了起來,“方才皇兄召我入宮,路上遇到你有些耽擱,我先入宮,回來再說?!?lt;/p>

    說罷,他急匆匆離開。</p>

    桃紅像是想到了什么,憂心忡忡的道:“王爺對王妃也越來越愛重了,平時哪有什么是比得上皇上的御詔重要,現在為了替王妃解圍,耽擱了恐怕有半個時辰?!?lt;/p>

    蕭清然臉上不由得添了些許緋紅,微微彎了彎唇角,“這樣我應該開心才是?!?lt;/p>

    所以她就不明白十年后的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了。</p>

    明明自家夫君位高權重,長得又是一副相貌,一雙兒女聰慧懂事,自己手里也有不少銀子,干嘛要狼狽的和一個小和尚私奔?</p>

    蕭清然琢磨著,不自覺問出口道:“桃紅,你說,寧抉不會是也做了對不起我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