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十九章 有個寵冠后宮的貴妃姐姐

17062期胜负彩奖金结果:正文 第十九章 有個寵冠后宮的貴妃姐姐

    過了半晌,寧抉才終于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他端詳了蕭清然片刻,輕笑道:“這才有個王妃的樣子,說說,為何突然想到要給本王做飯了?”</p>

    提到這茬,蕭清然一僵。</p>

    她自然不能夠跟寧抉說,她是因為今日才發現,她在外面養了一個小白臉,覺得對不起寧抉,這才想著補償他一番。</p>

    若是這話跟寧抉說了,蕭清然可不敢保證,她還能不能夠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p>

    “沒什么呀,就是突發奇想,想著試一試?!畢羥迦壞難劬距嚕嗟淖肆餃?,隨意扯出了一個謊,訕笑著道。</p>

    寧抉挑了挑眉,“當真如此?”</p>

    不知為何,蕭清然隱約覺得,這寧抉好像是知道些什么的樣子。她連忙搖了搖頭,定是自己想多了。私養小白臉這種事兒,以前的她怎么可能讓寧抉知道,寧抉當真知道了,又怎么可能這么平靜。</p>

    “對,就是這樣?!畢羥迦緩俸僖恍?,挽住了寧抉的手臂。</p>

    下一秒,寧抉雪白的衣服上,便清晰地印下了蕭清然臟兮兮的手掌印。</p>

    寧抉額角青筋直跳,蕭清然驚呼一聲,連忙放開手來。</p>

    “對不住對不住,我忘記了,忘記了……”蕭清然的話越說越小聲,說到最后,幾乎聽不到了。</p>

    “蕭清然,我看你就是老天派過來專門折磨我的?!弊鈧?,還是寧抉挫敗地嘆了口氣,喚人給他準備好沐浴的水。</p>

    做完這一切,他才湊近了蕭清然,“看我一會兒怎么收拾你?!?lt;/p>

    這番話說的顯然意有所指,還朝著蕭清然鼓囊囊的身前瞟了一眼,饒是蕭清然再遲鈍,此刻也反應過來了。</p>

    她面上倏地一紅,一跳離開了寧抉,一臉防范地看著他,“這光天化日之下,你要作什么?”</p>

    寧抉哈哈大笑著離去,方才的不悅全數一掃而空。</p>

    而蕭清然一臉迷惑地留在了原地,望著寧抉的背影,小聲犯起了嘀咕,“這人莫不是神經病吧?”</p>

    “王妃,您和王爺的感情現在可真好?!碧液煨∩?,只是表情有些奇怪。</p>

    蕭清然聞言,回過頭納悶地看了她一眼,“我們是夫妻,感情好一點不是好事嗎?”</p>

    桃紅噎了噎,欲言又止。</p>

    見狀,蕭清然更覺得奇怪,疑惑道:“你到底怎么了?”</p>

    桃紅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王妃確實過得比之前開心了很多,雖然那件事一直……</p>

    她決心把那件事埋在肚子里,便搖了搖頭,又起了個話頭道:“王妃,聽說脂硯齋新進一塊舉世無雙的徽墨,是前朝一位大詩人所用,寫出了無數傳世的詩篇,最后因為成色太好被密封起來,近日才出土,還有個極好聽的名字——美人墨?!?lt;/p>

    挑了挑眉,蕭清然眼中閃過一抹好奇:“為什么叫美人墨,不是一位大詩人留下的嗎!”</p>

    “因為那位大詩人最愛美人?!?lt;/p>

    “這樣啊?!畢羥迦恍巳と比?,她對這種文人用的東西,素來沒什么感覺。</p>

    但桃紅下一句話,讓她眼睛一亮。</p>

    “好像王爺也去看過,他們都在傳王爺都喜歡這塊墨……也可能是脂硯齋故意傳出為美人墨提價的?!?lt;/p>

    可惜蕭清然已經聽不進最后一句,她只知道寧抉喜歡!</p>

    “趕明兒我們就出王府一趟,去把這塊美人墨拿下?!?lt;/p>

    皺了皺眉,蕭清然忽然覺得有些別扭,好像是主動要把美人送給自家夫君一樣,可誰讓寧抉喜歡呢……</p>

    到底是她有錯在先,花錢買寧抉高興補償他也不錯!</p>

    那可是千金難買的俏銷貨,桃紅聽了只覺得一陣肉疼,她就是當新鮮事說給蕭清然聽得,可沒想到她會買下來!</p>

    然而,看著蕭清然一副勢在必得的神情,桃紅笑著道:“王妃對王爺可真好,他一定會非常高興的!”</p>

    蕭清然心虛的擺了擺手,這話她可不敢認。</p>

    待到晚上,被寧抉壓著反復翻身造人時,蕭清然喘著氣問:“你可聽說脂硯齋那塊美人墨的事兒?”</p>

    寧抉不高興的挑眉,握著她肩頭的手收緊,喑啞嗓音警告道:“專心點!”</p>

    “你就告訴人家嘛,妾身很想知道哎?!?lt;/p>

    蕭清然嘟著嘴,故意撒嬌的問,有些嗲的語氣配著期待的眼神,還有她在男人背上畫著圈的蔥白手指,勾得寧抉一瀉千里!</p>

    兩人同時一僵,下一瞬,蕭清然被寧抉堵住了紅唇,讓她再也發不出一絲聲音。</p>

    待一切徹底結束,蕭清然揉著酸痛的腰身,執著的再次問起。</p>

    寧抉濃黑的劍眉皺起:“你問這個做什么?”</p>

    “當然是想知道真假??!要是真的還好,要是假的,我就砸了脂硯齋,敢打著你的幌子騙人!”</p>

    蕭清然想了想,說出自己的打算,她沒那么傻,若寧抉喜歡美人墨的事兒不是真的,自己豈不是當了冤大頭還送禮不討好?</p>

    所以,務必得跟當事人打聽清楚了。</p>

    寧抉無語的抽了抽嘴角,“不是假的?!?lt;/p>

    次日,人來人往的長安街上,蕭清然帶著桃紅直奔脂硯齋。</p>

    因為蕭清然以往沒來過,掌柜的并不認識她,但見她衣著華貴,立刻迎了上來,“這位夫人,店里文房四寶都有,您看看對什么感興趣,我這就送過來給您瞧瞧?!?lt;/p>

    眼波流轉,蕭清然輕輕一笑,“美人墨?!?lt;/p>

    愣了愣,老板臉上浮現出些許為難,“這……不是小人不賣給您,只是這美人墨已經有人定下了,小人也實在沒有辦法,您要不看看別的東西?”</p>

    桃紅一聽,道:“美人墨價值黃金千兩,京城里少有人能買得下來,更何況是在一朝一夕之間,你且說說那人的名號,別是被騙了吧?”</p>

    畢竟在皇后年俸都只有一千兩的當朝,像蕭清然這樣,隨手掏出幾張銀票就是上萬兩銀子的暴發戶還是很少的!</p>

    尤其近兩年天災頻發,老百姓過的苦,國庫頻繁賑災空虛的當口,京城顯貴們都自覺收斂了開支,免得招皇帝忌諱。</p>

    可蕭清然不一樣,她不僅有財神爺一樣的賺錢本事。自從創建瑞豐商行開始,便月月拿出純收入的百分之一施粥接濟百姓,是以嫉妒她的人很多,卻難在這上面搞倒她!</p>

    掌柜的心中也不太確定,猶豫著道:“是顏太師家的公子,說是要送給宮中貴妃做壽禮,其實小人店里從來不接受預定,只是顏公子拿身份威壓,小人實在沒有辦法?!?lt;/p>

    京城里誰不知道。</p>

    顏昌鵬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紈绔子弟,欺男霸女的事情常有,更別說是賴賬了。</p>

    可人家有個寵冠后宮的貴妃姐姐,誰敢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