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十八章 你是不是皮癢了?

双色球浮动奖金有多少钱:正文 第十八章 你是不是皮癢了?

    “這里是一些銀票,足夠你后半生無憂了,你拿好這些錢,獨自去生活吧,從今往后,你我就橋歸橋,路歸路,再沒有任何瓜葛了?!畢羥迦凰低?,見云流還是沒有反應,微微嘆了口氣,便準備離開。</p>

    誰知道,下一秒,她的大腿突然被人緊緊抱住,動彈不得。</p>

    莫非是給的錢不夠?一瞬間,蕭清然的腦海中閃過了這個想法。</p>

    “放肆!你還不快放手!”桃紅也是被嚇了一跳,反應過來之后立馬大聲呵斥道。</p>

    可是云流依舊紅腫著一雙眼,手卻沒有半分想要松開的意思。</p>

    “王妃,從您那天對云流說過這番話后,云流的整顆心便已經系在您的身上了?!痹屏骱熘鬃乓凰?,頓了頓,又繼續道,“云流不要您的錢,也不再奢望您與王爺和離帶著我遠走高飛,云流只是希望……只是希望王妃您能夠看在從前的那些情分上,讓云流陪在您的身邊,可好?”</p>

    云流這一番話說的感天動地,若是換做從前的蕭清然,說不定就因為心軟答應了。</p>

    只可惜,現在的她和這個小和尚根本沒有半分的情意在,他說的越多,反而越讓蕭清然覺得自己對不起寧抉。</p>

    她明里暗里的旁敲側擊,打聽出來從前的她和寧抉還是十分恩愛的,只是忽然有一日不知道為何,她對寧抉的態度便冷淡異?!?lt;/p>

    難不成就是因為這個云流?!</p>

    “云流,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畢羥迦惶玖絲諂?,悠悠道,“這些錢你留著,以后也不要再來岑王府找我了,以后相見,我們便是兩個陌生人?!?lt;/p>

    說完,不等云流回答,便逃也似地跑了。</p>

    云流自然不會甘心,愣怔一會兒,反應過來,便想要去追。</p>

    誰知道,下一秒,從天而降幾個黑影將他團團圍住。</p>

    云流的眼底露出了一絲怯意,“你……你們是誰?”</p>

    那領頭的人冷哼了一聲,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云流之后,這才不屑地道:“王妃肯出來見你已經是對你的抬舉了,你不過是一個無權無勢小和尚,還敢違背王妃的意思?拿上錢,馬上離開,若是再敢糾纏,我們不會給你活到第二天的機會?!?lt;/p>

    ……</p>

    云來酒樓中。</p>

    這家酒樓是寧抉的產業,特地留給老板的一間包房中,幾人正在飲酒作樂。</p>

    唯有寧抉一人,斜倚在半開的窗戶邊,手上執著一盞白玉杯悠悠把玩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p>

    “我說岑王,如今京中都在傳言你和岑王妃感情甚好,你們兩個什么時候重修于好了?”一個白衣男子突然開口道。</p>

    這人名叫顧景望,是尚書家的獨子,和寧抉的關系也是最好。</p>

    顧景望這番話落下,房中登時響起了一片轟笑了聲音。</p>

    他們平日里和寧抉走得近,自然是都知道,寧抉已經和岑王妃沒了感情,厭倦了這位曾經的京城第一美人。</p>

    寧抉沒好氣地睨了他一眼,口中淡淡地吐出兩個字,“多嘴?!?lt;/p>

    顧景望愣了一下,旋即驚呼一聲,起身走過來勾住他的肩膀。</p>

    “我說寧抉,不是吧,你當真和那蕭清然重歸于好了?”</p>

    他和寧抉相識十幾年,寧抉是個什么樣的性格,他自然再清楚不過,方才寧抉面上淡淡表情雖然看上去很不耐煩,但是分明就是默認了的意思!</p>

    寧抉動了動嘴,正打算開口,下一秒,房間的門突然被人叩響。</p>

    “王爺,是屬下,無影?!泵磐獯戳艘壞萊煉ǖ哪猩?。</p>

    無影是他安插在蕭清然身邊?;は羥迦壞陌滴樂?,平日若是沒有什么要緊的事,他是不會離開蕭清然半步的。</p>

    看他突然到來,寧抉的眼神微微變了變,“進來,怎么回事?”</p>

    無影微微抿了抿嘴,湊近寧抉,耳語了一番。</p>

    寧抉的眼神亮了一瞬間,“當真?”</p>

    無影點了點頭。</p>

    寧抉揮退了無影之后,顧景望才好奇地湊了過來,好奇的問:“怎么回事,鮮少見到你如此激動的模樣?!?lt;/p>

    寧抉不說話,只當做沒聽見,偏偏顧景望卻是不依不饒地盯著他看。</p>

    “你是不是皮癢了?”</p>

    知道寧抉這是有些薄怒了,顧景望很識時務地起身,“好好好,我不問了還不行嗎?”</p>

    他話說到一半,又湊近了寧抉,低聲道:“只是有件事情我必須要提醒你,你開始在乎起那蕭清然了,這對你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lt;/p>

    像他們這種人,隨時都可能會有性命危險,是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軟肋的,若是軟肋被人拿捏住了,恐怕日后都要受制于人。</p>

    寧抉是聰明人,自然能夠聽出來顧景望這話中的警告。</p>

    他冷笑了一聲,意味深長道:“可是本王倒是覺得,這世上沒有比這件事情更好的了?!?lt;/p>

    說完,便起身離開,留下幾人疑惑的很。</p>

    哪知寧抉一路剛輾轉回到王府,便看到府中的西南角冒出了濃煙。</p>

    那里是蕭清然居住的方向,寧抉的瞳孔驟然一縮,腳下一點,以飛一般的速度朝著冒煙的地方掠過去。</p>

    “咳……咳咳咳……”蕭清然從冒著濃煙的廚房中逃了出來,嗆得直咳嗽,滿臉眼淚,身上更是黑一塊白一塊,看上去狼狽的很。</p>

    “王妃,您沒事兒吧?奴婢去給您請個太醫吧?”桃紅在一旁一臉愁容地問道。</p>

    蕭清然自小便不會做飯,可是方才卻偏偏說要親自給王爺準備一頓豐盛的晚膳,這下可好,非但晚膳沒有著落,還差點把廚房給點燃了。</p>

    “怎么回事?”正說這話,門口處突然傳來一道男聲。</p>

    蕭清然面上一驚,不用回頭,她也知道是寧抉過來了。</p>

    她連忙伸出袖子隨意在臉上抹了幾把,本是想將臉上的灰塵抹下去,誰知道她的衣服上也沾滿了臟物,反而是越擦越狼狽。</p>

    寧抉皺了皺眉,走近蕭清然,一把鉗住她的手腕,讓她被迫停止了動作。</p>

    “臟兮兮的像什么樣子?!?lt;/p>

    男人眉頭緊緊擰在一起,從懷中掏出一方干凈的帕子遞給蕭清然。</p>

    蕭清然沒有接,憋了癟嘴可憐巴巴地看著他,喚了一聲,“夫君?!?lt;/p>

    寧抉挫敗地輕嘆了一口氣,下一秒,他拿起帕子,親自動手幫蕭清然擦了起來。</p>

    一旁的下人看得眼睛都快掉下來了。</p>

    岑王可是有潔癖的,怎么還親自幫王妃擦起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