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十七章 小和尚都不放過

福利彩票最高奖金是多少:正文 第十七章 小和尚都不放過

    蕭清然皺了皺眉頭,恨鐵不成鋼的教導,“我說桃紅,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凡事要戒驕戒躁,不能這么著急,要端莊穩重一些,看看別人家的大丫鬟,好好學學?!?lt;/p>

    “哎呦我的王妃,”桃紅急的直跺腳,“是不得了的大事!”</p>

    說著,她湊到蕭清然的耳邊,小聲嘀嘀咕咕了一番話。</p>

    “你說什么?”蕭清然猛地提高了音量,不可置信地看著桃紅。</p>

    桃紅被嚇了一跳,連忙對著蕭清然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p>

    蕭清然這才意識到自己方才的失態,連忙用手捂住嘴。</p>

    桃紅微微松了口氣,面上卻依舊愁眉不展,“王妃,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p>

    蕭清然摩挲著下巴,想了想,突然開口問道:“人現在在哪里?”</p>

    桃紅立馬回答:“方才在王府門外,只是奴婢怕太扎眼,被旁人看了去,所以就把人帶到了王府外的一處假山后面?!?lt;/p>

    蕭清然點了點頭,本想開口要桃紅把人帶回來王府,但是想了想,又覺得這王府中遍布著寧抉的眼線,若是她真的這么做,恐怕事情立刻就會傳到寧抉的耳朵里,實在太不安全。</p>

    思及此,蕭清然倏地從貴妃榻上跳了下來,撣了撣衣袍上面的塵灰,這才道,“走,去外面瞧瞧?!?lt;/p>

    桃紅的眼中閃過了一抹猶豫,但是終究還是沒多說什么,只是應了一聲,便乖乖跟在了蕭清然的身后。</p>

    誰知道蕭清然走出了幾步之后,腳步卻是突然頓了一下,又往回折返。</p>

    桃紅愣了一下,連忙跟上。</p>

    在看到蕭清然翻出了那個裝滿了銀票的匣子,快速抓了一大把塞進衣袖中后,她不淡定了。</p>

    “王妃,您這是要做什么?”桃紅的聲音有些顫抖,“難不成,難不成您…”</p>

    蕭清然眨了眨眼睛,十分無辜地看著桃紅,“我怎么了?”</p>

    她這一打岔,讓桃紅愣住,就連接下來要說什么話都一并給忘了個干凈。</p>

    等到桃紅反應過來的時候,蕭清然早就哼哼著小曲走出很遠了,她“哎呀”了一聲,連忙小跑著過去追。</p>

    到了桃紅方才描述的地方,果不其然,已經有一個人等在了那里。</p>

    由于是背著光,那人還將自己的半個身子都藏在了假山之中,所以蕭清然看不太清他的長相。</p>

    吩咐了桃紅等在原地之后,她緩緩靠近,輕咳了一聲,有些不自在地道,“我來了?!?lt;/p>

    聽到動靜,那假山里面立刻一陣悉悉索索的動靜,緊接著一個人便鉆了出來,站定在了蕭清然的面前。</p>

    蕭清然看清楚他的長相之后,立馬倒吸了一口冷死。</p>

    娘的個乖乖,這人長的的確是清秀俊美,和寧抉比也是不遑多讓,可是,可是……居然是個光頭!</p>

    莫非是個小和尚?</p>

    這以后的她口味未免也太重了些,竟然連個小和尚都下得去手!</p>

    蕭清然還來不及多想,那小和尚便嗚咽了一聲,作勢要朝著蕭清然撲過來。</p>

    蕭清然被嚇了一跳,驚呼了一聲,連忙一閃身向后躲。</p>

    “有話好好說!”面對著小和尚控訴的目光,她有些心虛地摸了摸鼻子,訕笑了一聲,“動手動腳不好,不好?!?lt;/p>

    那小和尚的眼中閃過了一抹暗淡,“您現在已經開始嫌棄云流了嗎?”</p>

    原來他叫云流,蕭清然的眼睛一轉,這名字還挺好聽。</p>

    方才聽桃紅說起這個人的時候,她只是隱隱約約能夠判斷出來,這個人是她先前為了氣寧抉和寧抉和離,在外面找的情人。</p>

    至于旁的,卻是不知道了。</p>

    “不不不,你想多了,”蕭清然連忙擺手,隨口扯了一句理由解釋道,“不過是我,我得了風寒,怕傳染給你,所以才不敢靠近你!”</p>

    尚不清楚這云流的動向,蕭清然也不敢亂說話。</p>

    她輕咳了一聲,試探著問道:“呃……你今日來此,是所為何事?”</p>

    卻沒成想,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下一秒,云流卻突然紅了眼眶。</p>

    “難道王妃當真不記得了嗎?”他的情緒有些激動。</p>

    蕭清然被云流這話問的有些發懵,呆呆的問道:“我應該記得什么?”</p>

    云流吸了吸鼻子,看了蕭清然半晌,下一秒說出的話,讓她差點一個跟頭載到地上去。</p>

    “王妃說過,要帶著云流遠走高飛,尋一處僻靜的地方住下?;顧翟屏髟芄簧俚目?,要云流以后跟著您,再也不要受這些苦難?!?lt;/p>

    蕭清然的嘴角抽搐了好多下,差點在云流的這番話中背過氣去。</p>

    為了確定云流不是在誆她的,蕭清然將目光落到遠處的桃紅身上,試圖能夠在她的身上求證,結果,桃紅肯定的眼神更加驗證了云流這番話說的都是真的。</p>

    “王妃,您怎么了,怎么看上去臉色不太好的樣子?”云流有些關切地問道,說著就想摸她的臉確認。</p>

    蕭清然面上一慌,連忙后退了兩步,讓兩個人保持著一段安全的距離。</p>

    別說現在云流對蕭清然來講只是一個陌生人,就算是換在從前,蕭清然很清楚自己的審美,這云流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樣子,沒有一點的男子氣概,她是絕對不會喜歡這種男人的!</p>

    至于她從前為什么會對云流說出這番話……大概是腦子被驢踢了吧。</p>

    蕭清然很是沉思了一番之后,半晌才悠悠嘆息道:“我說云流,或許我們之間的確是有過什么,但是那畢竟已經是過去了,如今的我只想做好岑王妃,好好照顧我的兩個孩子……”</p>

    說到后面,她偷偷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硬生生憋出兩滴眼淚。</p>

    “過去的事情便讓她過去吧?!?lt;/p>

    云流大概是看傻了,遲遲沒有說話。</p>

    遠遠看著的桃紅卻是松了口氣,還好還好,她還以為今日這次見面,王妃又要被云流所蠱惑,鐵了心想要同王爺和離呢。</p>

    她就說嘛,這云流只不過是一個和尚,無論是權勢還是氣質談吐,那都不是能夠和王爺相提并論的,王妃又何苦拋棄了王爺跟這樣一個人?</p>

    蕭清然嘆息了一口氣,在心中將自己罵了八百遍。</p>

    喪盡天良啊喪盡天良,她在外面找小白臉也就算了,怎么竟然連一個小和尚都不肯放過?真的是罪過!</p>

    思及此,她從懷中掏出事先準備好的錢,塞到云流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