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十五章 一個人把風頭都搶光了

2串1猜对一个有奖金吗:正文 第十五章 一個人把風頭都搶光了

    寧抉的聲音中帶著幾分顫抖,看樣子是真的動怒了。</p>

    事關母子三人的安危,他如何不火大,但凡今日出了點差錯,后悔都來不及!</p>

    蕭清然嘟了嘟嘴,眼神左瞟右瞟,小聲嘟囔道:“真是的,不過就是偷偷帶孩子出去玩嗎,值得動這么大的怒氣嗎?”</p>

    沒想到寧抉的耳朵竟好使的很,她才剛說完,對方的耳朵便動了動,冷笑了一聲。</p>

    “你以為這么簡單?還真是天真?!?lt;/p>

    到底不想嚇到這個女人,那些事關生死的話到嘴邊沒出口,寧抉頓了頓,冷哼道:“只是你今天出去那一趟,外頭現在已經傳開了,說岑王妃財大氣粗,為了逗自家孩子開心,就一擲千金!”</p>

    這下蕭清然是著實有些猜不到了,原本她這次就是臨時起意,秘密帶著人離開,除非是對她很熟悉,一直跟著她的人,否則輕易不會有人知道這一次的行動。</p>

    也就是說,是有人蓄謀已久,處心積慮地想要壞她名聲!</p>

    蕭清然的眼神一冷,當即便要沖出去,卻是被寧抉眼疾手快一把卡住。</p>

    “干什么去?”</p>

    “自然是找到舉報我的小人!”蕭清然說著,瞇了瞇眼,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然后讓他感受一下好姑奶奶的厲害!”</p>

    她一邊說著,一邊掰了掰手指,活動筋骨。</p>

    “這事兒不值得你大動干戈,我會讓人查清,別管了?!?lt;/p>

    寧抉有些無奈地揉了揉額頭,他一揮手,其余的人全部退下,還貼心地將書房門關上,整個書房只剩下寧抉和蕭清然兩個人。</p>

    “那個……”蕭清然刮了刮鼻子,隱約感受到了一絲不自在,她的視線左瞟右瞟,就是不肯落在寧抉的身上。</p>

    過了半晌,見寧抉沒什么反應,她才小聲試探著,“如果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p>

    說完,她迫不及待地便打算沖出門口。</p>

    “站??!”身后傳來一道懶洋洋的聲音。</p>

    蕭清然回頭,便驚訝地看見寧抉從懷中掏出一塊巴掌大的小玉牌,“啪”一聲放在桌子上。</p>

    那是岑王府的通行令,若是有了這東西,日后便可在府內府外暢通無阻,再無后顧之憂。</p>

    眼看著蕭清然的眼珠都要黏在上面,寧抉笑了笑。</p>

    “想要?”</p>

    蕭清然雞啄米一般地點頭。</p>

    寧抉挑了挑眉,悠悠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既想要,總要給本王一些拒絕不了的籌碼才是?!?lt;/p>

    這籌碼是什么蕭清然再清楚不過。</p>

    她暗自咬緊后槽牙,腹誹寧抉吝嗇,不見兔子不撒鷹,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地坐在了寧抉的腿上。</p>

    “王爺~”她一邊嬌嗔著,一邊雙手環住寧抉的脖子,在他的耳邊呵氣如蘭,身子還不安分的扭來扭去。</p>

    寧抉的眼神暗了暗,他一把按住蕭清然,聲音有些沙啞,“別亂動?!?lt;/p>

    偏偏蕭清然起了捉弄的心思,寧抉越是說不,她反倒是動彈的越厲害。</p>

    終于,寧抉忍無可忍,抱著蕭清然一腳踹開書房的門,急匆匆的直奔自己的寢屋去了,一路上不知道收貨了多少個下人的目光。</p>

    寧抉最后被伺候舒服了,心情自然大好,也就將那通行令牌給了蕭清然。</p>

    “日后你再想帶著茉兒弈兒出府,光明正大的便是了?!蹦癯遼?。</p>

    蕭清然有些意外,抬眸看了一眼寧抉,“你不怕他們出事了?”</p>

    寧抉冷哼了一聲,“我自會派人?;つ忝??!?lt;/p>

    她還真當這岑王府那么多侍衛都是擺設不成?今日蕭清然前腳剛一出門后腳就有暗衛跟著了。</p>

    “只是記住,下次不許逛那么晚?!蹦袷種贛幸幌旅灰幌碌那徇底糯財?,慢悠悠道,“最遲日落之前,必須回來?!?lt;/p>

    有了通行令牌在手的蕭清然心情大好,也懶得同寧抉計較這么多事情,乖順的答應了下來。</p>

    ……</p>

    金玉閣是盛京中最火的一家首飾鋪子,據說大師傅都是從前宮里的匠人,見識過不少奇珍異寶,也因此做出來的東西格外精致。</p>

    如今的金玉閣可是京中的大家閨秀,貴夫人最愛來的地方。</p>

    “平陽郡主,你這個嫂子近來風頭但是挺盛?!蓖醴蛉思衿鷚恢ь?,象征性地往頭上比劃了兩下,便湊近寧玉,試探著問道。</p>

    前些日子蕭清然給兒女花費萬金購置衣物首飾,傳遍了整個盛京,可是她非但沒有收斂的意思,反而看上去更加猖獗。</p>

    一群人看著眼紅,卻也無可奈何。</p>

    今日好不容易逮到打聽情況的機會,又怎么會輕易放過,</p>

    “可不是嘛?”李夫人眼睛滴溜溜轉了兩圈之后,也湊了上來,“郡主,岑王妃最近是怎么了,從前她分明不是這樣的啊…”</p>

    從前蕭清然躲在岑王府中閉門不出的時候倒還好,可是如今,她過分張揚。當初的蕭清然本就是這盛京的第一美人,如今十年過去了,看上去還是沒有多大的變化,和當年的那個少女一模一樣,這樣一來,哪里還有她們的事情了?蕭清然一個人就把風頭全都搶光了。</p>

    平陽郡主也是氣的牙癢癢,她本就和蕭清然不對付,上一次在岑王府蕭清然又害的她被訓斥了一頓,寧玉在心里是恨極了蕭清然。</p>

    “她那些錢,用的都是王府的,花著自己夫家的錢,還這樣招搖,也不嫌丟臉?!蹦袼底?,扶了扶鬢角的金簪,一臉不屑地譏諷。</p>

    隱約間,有人偷偷扯了扯她的衣角,小聲道:“郡主,快別說了?!?lt;/p>

    寧玉沒有察覺出不對勁來,皺了皺眉冷哼了一聲,音量陡然又提高了許多,“為何不能再說了?我今日所言句句屬實,那蕭清然身為岑王妃行事不檢點,怎么還不許我說了?”</p>

    “怎么本王妃倒是不知道自己哪里行為有失了?”身后突然傳來一道清脆的女聲,“本王妃花夫君給的錢天經地義,難不成你沒花平南侯的錢?”</p>

    “況且,王爺愿意給我錢花,我花的越多他越開心?!?lt;/p>

    這聲音聽上去很耳熟,寧玉做夢都不會忘記。</p>

    她猛地回過頭去,果不其然,蕭清然不知什么時候也到了金玉閣,此刻正一臉居高臨下地瞧著她。</p>

    寧玉只覺一陣心虛,可是如今身邊全是各家的夫人,若是她今日在蕭清然面前露了怯,想必明日就會被眾人傳開,到那時候,丟臉豈不是丟的更大?</p>

    思及此,寧玉一揚脖,傲然和蕭清然對視,鄙夷道:“真是笑話,我哥哥怎么會把錢給你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