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十三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快乐彩12选5中奖奖金:正文 第十三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第二日一早,蕭清然正在房中跟兩個孩子培養感情,便見寧抉怒氣沖沖地闖了進來。</p>

    “蕭清然!”寧抉咬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是什么意思?”</p>

    蕭清然一臉懵,“什么什么意思?”</p>

    寧抉冷哼一聲,語調森然道:“你讓桃紅送銀子去賬房做什么?”</p>

    一大早,他剛下朝,管家便急急忙忙的來報。</p>

    說是王妃身邊的桃紅姑娘一大早就往賬房送了二十萬兩銀票,還說是王妃吩咐的,說是王爺平日在外面已經夠辛苦的了,日后她會多多賺錢補貼家用。</p>

    一想到方才管家看自己的眼神,寧抉就氣的牙癢癢。</p>

    “蕭清然,你又想搞什么幺蛾子,莫非是存心想要看我笑話不成?”</p>

    蕭清然眨了眨眼睛,沒有作聲,先轉身將寧抉按在軟塌上,一邊幫他捏肩一邊笑著道:“夫君誤會了,我不過是覺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們都是一家人,我賺了那么多錢,自然是要和自家人分享的?!?lt;/p>

    她雖嘴上這樣說,心中卻在偷偷腹誹著寧抉。</p>

    這個男人還真是別扭,明明窮困潦倒偏還不說,她好心送錢過去,結果寧抉反倒因為面子問題端起架子來了。</p>

    死要面子活受罪!</p>

    “你當真這么覺得?”寧抉挑了挑眉,悠悠問道。</p>

    蕭清然果斷的點了點頭,“當真,夫君莫非覺得這樣不好?”</p>

    出乎蕭清然意料的,寧抉臉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來。</p>

    看他這樣,蕭清然心里突然起了一絲警覺,隱約好像哪里感覺不對勁。</p>

    還不等她想清楚,寧抉便已經笑著道:“王妃能有這樣的覺悟自然是好的,既然如此,晚會兒我便派劉管家過來,跟你清算清算?!?lt;/p>

    蕭清然一愣,“清算什么?”</p>

    寧抉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自然是清點王妃的財產,全數充公?!?lt;/p>

    他留下這輕飄飄的一句話,便優哉游哉地離開了,只氣的蕭清然吹胡子瞪眼,卻無可奈何。</p>

    好他個寧抉,她的好心非但沒能讓他感激,反而還得寸進尺,想要霸占她的全部財產?!</p>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p>

    銀子可是她的寶貝命根子,寧抉想要所有的,做夢去吧!</p>

    蕭清然眼睛瞪的烏溜圓,正在腦中幻想一百種對付寧抉的辦法,突然覺得自己的袖角被人輕輕拽了一下。</p>

    “娘?!蹦囊桓斃〈筧四Q?,手板在身后,稚嫩卻小有威嚴的聲音喚著她。</p>

    蕭清然回過神來,彎下腰,摸了摸寧弈的頭,“怎么了?”</p>

    寧弈這孩子雖然只有幾歲,卻是人小鬼大,聰明的很。</p>

    這一點是蕭清然跟他相處多日之后得出來的結論,有些時候他沉著起來,比蕭清然還要冷靜。</p>

    不愧是寧抉的兒子,小小年紀就非同一般。</p>

    “娘親是否又是想偷偷溜出府去?”寧弈開門見山的問道。</p>

    蕭清然一怔,“為何這樣說?”</p>

    “因為娘親平日里娘親出府,身邊都是要有下人陪著?;さ?,每次您想自己出去的時候,就會惹的爹爹很生氣?!蹦畝倭碩?,得出結論道,“這樣他就不會管你,你就可以出府去了?!?lt;/p>

    原來她還這樣干過?蕭清然挑了挑眉,不錯,這點倒是像她的風格。</p>

    蕭清然的眼睛閃爍了一下,湊近寧弈,試圖從他嘴中套出話來,“那娘親出府之后,都去干了些什么?”</p>

    聽到這個問題,寧弈的眼神黯淡了一些。</p>

    “我知道我知道!”一旁玩耍的寧茉舉手搶答道,“娘親每次出去都會過了很久才回來,每次回來都會不高興,還會偷偷抹眼淚,有時候還會抱著我和哥哥說些聽不懂的話!”</p>

    聽不懂的話?蕭清然皺了皺眉。</p>

    童顏無忌,孩子說的話定然不會有假,那她到底因為什么樣的事才會這樣傷心?</p>

    她這十年間究竟又發生了什么?身上又隱藏著怎么樣的秘密?</p>

    大概是她的表情有些嚴肅,寧茉有些怯怯地喚了她一聲,“娘親又要給茉兒新衣裳嗎?”</p>

    蕭清然再次愣住,這又是哪回事?</p>

    “娘親每次回來,都要給茉兒和哥哥帶一套新衣裳,說是日后你走了,就沒有人會時時想著這些了?!?lt;/p>

    到底還是小孩子心性,寧茉說著說著,便覺得委屈極了,一癟嘴,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上氣不接下氣的控訴道:“娘親前兩天才剛答應過茉兒不會離開的,難道娘親要說話不算話?”</p>

    她一哭便叫蕭清然慌了神,哪里還顧得上想別的事,連忙把孩子抱進自己懷中柔聲哄著。</p>

    “茉兒乖,娘親何時說過要說話不算話了?答應你的事情自然是要做到的,就算日后娘親真的離開了王府,也會帶著茉兒一起離開的?!?lt;/p>

    “真的嗎?”寧茉吸了吸鼻子,眼淚汪汪的看著她,“那娘親還給茉兒添新衣裳嗎?”</p>

    蕭清然刮了刮她的鼻子,寵溺道:“添,娘親以后每日都給茉兒添一件,叫茉兒日日都能穿上新衣裳?!?lt;/p>

    寧茉被哄的開心了,眼角還掛著淚花,便咯咯地笑了起來。</p>

    蕭清然這才松了口氣,不經意地往旁邊一瞥,瞧見寧弈正斜靠在桌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副深沉的樣子。</p>

    蕭清然挑了挑眉,從打她有了這兩個便宜孩子又以后,就沒見他們出過府,莫非是因為終日待在府上,才把寧弈的性子憋的這樣悶?</p>

    她的眼睛滴溜溜地轉了兩圈,便揚唇對寧茉和寧弈一笑,“想不想去個好玩的地方?”</p>

    岑王府門口。</p>

    “王妃,這可不成!”劉管家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看著蕭清然,“小公子和小小姐年紀還太小,不可出府去!”</p>

    寧抉可是皇上面前的紅人,多少雙眼睛都盯著岑王府看呢,若是讓有心之人知道了岑王府嫡子和嫡女偷偷出府的消息,那還了得?萬一出了什么岔子,他可吃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