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十二章 窮困潦倒的岑王?

双色球奖金分配多久出来:正文 第十二章 窮困潦倒的岑王?

    “奴婢不知,書房重地,王爺早就下令,除非他允許,任何人都不準入內?!狽從吹奶液煲×艘⊥?,又好奇的問,“王妃,您是想要找什么?要不問問王爺?”</p>

    任何人,也包括她了?</p>

    蕭清然不高興的擰眉,她剛嫁入王府的時候,寧抉可沒有這條規矩,她幾次進書房給寧抉送吃食,催他多休息……</p>

    兩人關系是怎么走到如今這地步的?</p>

    蕭清然心中疑惑,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p>

    她朝桃紅笑了笑,“我躺著歇會兒,你去把賬本拿來,等休息夠了就瞧瞧?!?lt;/p>

    桃紅站著沒動,她還記得蕭清然突然暈倒的事兒,雖然只有一會會兒,可主子的身子何等貴重,大著膽子問:“王妃,真不宣太醫嗎?您……”</p>

    “不用,我就是曬暈乎了,染點涼意就舒服多了?!畢羥迦徽趴誥拖肓爍隼磧珊?。</p>

    桃紅聞言沒有多想,只應了聲是便離開。</p>

    見她已經走遠,蕭清然的臉色才又恢復了沉重。</p>

    剛才她腦海中一閃而過的那個片段,莫非是因為她突然到了二十六歲,記憶也有些錯亂?</p>

    蕭清然咬了咬牙,看來只有進到那書房中一探究竟,才能知道那個黑匣子是不是真在書架上,里面又有著什么。</p>

    畢竟她可以確定,在此之前,她是從來沒見過那東西的。</p>

    那黑匣子是她十年間唯一有印象的東西,她必須確定下是否存在。</p>

    只是如今書房成了禁地,倒是有些不好辦。</p>

    蕭清然的眼睛瞇了瞇,心中陡然升起了一個大膽的想法。</p>

    ……</p>

    從前的蕭清然和寧抉都是同房的,只是后來不知為何鬧掰,自此蕭清然便主動搬到了西邊的院子住。</p>

    現在蕭清然主動搬回來,寧抉自然沒有把她往外趕的道理。</p>

    兩人一起用了晚膳,今日的寧抉似乎格外困,早早便歇下了。</p>

    蕭清然躺在寧抉旁邊裝睡,好不容易捱到了后半夜,這才躡手躡腳的起身,走到門口,她回頭看了一眼,見寧抉還在沉睡,沒有一點要醒的跡象,悄悄松了口氣。</p>

    寧抉是習武之人,又在戰場上來去的,聽覺格外敏銳,就是一點輕微的小動靜都能立刻讓他警覺。</p>

    所以蕭清然在寧抉晚上吃飯的酒杯中下了點蒙汗藥,足夠他睡到第二天早晨。</p>

    蕭清然悄無聲息地關上門,左右看看,確定沒人發現之后,便飛快朝著書房的方向奔去。</p>

    岑王府一向規矩森嚴,沒有人敢冒著惹得寧抉大怒的風險闖書房,所以外面并沒有派人看守。至少明面上是這樣,暗處藏著的人,不會讓蕭清然看到。</p>

    蕭清然格外順利地進入,直奔記憶中那黑匣子的位置而去。</p>

    見到架子上當真放了個,和今日她腦海中一閃而過的那個一模一樣,蕭清然倒吸了一口冷氣。</p>

    娘滴個乖乖!還真有。</p>

    不知為何,她突然緊張了起來,心跳驟然加速。</p>

    慢慢走近那黑匣子,打開以后,蕭清然本以為能在里面發現什么不得了的東西,沒想到卻只有一張泛黃的紙。</p>

    蕭清然愣了一下,緊接著皺了皺眉,這寧抉好端端的,收藏一張紙做什么?</p>

    拿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張王府的地契抵押單。</p>

    她的手一抖,據她醒來得到的消息,這岑王府向來是京中最有錢的,多少人羨慕都來不及。該是什么樣的事,竟讓寧抉好端端的拿著地契去做抵押?</p>

    正想著,門口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p>

    “你在干什么?”</p>

    蕭清然手一個哆嗦,那張抵押單便慢悠悠飄落到地上。</p>

    寧抉冷眼看著她,表情是蕭清然從來沒有見過的冰冷,“你藥倒本王,深夜來此,就是為了這個?”</p>

    寧抉閉了閉眼,心中一抽一抽的作痛。</p>

    是他癡心妄想了,以為蕭清然是真的從心里改變了主意,他甚至還想過,日后要對蕭清然更好一些。</p>

    卻沒想到,這一切不過是場幻夢。</p>

    蕭清然慢慢地向他走近。</p>

    寧抉苦笑了一聲,“本王早已經應允了你的條件,其實你大可不必這般……”</p>

    話還沒說完,蕭清然突然伸手環住了他的腰,緊接著把頭埋在他的胸口,還蹭了兩下。</p>

    寧抉身子一顫,低沉的嗓音都散出幾分,“蕭清然!色又對我不管用?!?lt;/p>

    蕭清然嘆了口氣,眼中露出幾分感傷,“夫君,我從前定是待你很不好吧?”</p>

    對了,一定是這樣,她藏了那么多私房錢,卻沒分一個子兒給寧抉,不然也不至于讓寧抉背著她偷偷摸摸拿著王府的地契去抵押,還把這抵押單藏起來,唯恐讓她瞧見。</p>

    寧抉張了張嘴,剛想要說些什么,卻是被蕭清然搶先了一步。</p>

    “夫君你放心,從今往后,我定會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畢羥迦凰底?,吸了吸鼻子,眼淚汪汪地抬頭看著寧抉,“不會再讓你受一點委屈?!?lt;/p>

    堂堂的一個王爺,竟然過的如此窘迫,這若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p>

    她現在身為岑王妃,到時候,旁人可是要連著她一起笑的!</p>

    不行,這絕對不行!</p>

    蕭清然咬了咬牙,在心中下定決心,明天一早就讓桃紅給賬房送二十萬兩過去。</p>

    估計著以寧抉的性格,就算是真的沒錢了,也不會開口朝她要的。</p>

    “你……說的可是真的?”寧抉的手有些不自覺的顫抖,他低頭盯著蕭清然,小心翼翼地問,“你當真愿意放下從前的那些事?”</p>

    蕭清然此刻滿腦子想的都是寧抉的窮困潦倒,竟也沒聽出寧抉這話中的奇怪之處。</p>

    她一點頭,把自己的胸脯拍的直做響,“我蕭清然從來有一說一,有二說二,說過的話絕不反悔?!?lt;/p>

    左右她還有那么多存款,那么多家鋪子,不怕日后不能錢生錢。</p>

    比起能夠討好這位王爺夫君,讓她日后在岑王府能夠過的更逍遙自在一些,區區二十兩銀子還真不算什么。</p>

    她都能給顏貴妃送三十萬兩,貌似還不止一次,給自己夫君一點錢花花,就更應該了。</p>

    寧抉不說話,只是深深地望著她。</p>

    蕭清然被寧抉盯的有些不自在,她輕咳了一聲,摸了摸鼻子,“怎么,莫非你覺得我是在騙你?”</p>

    “沒有?!蹦裰沼誑?,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希望你記住今日這番話,往后也不要反悔?!?lt;/p>

    蕭清然背過身去,對天翻了個白眼,“我是那么小氣的人嗎?再說了,那么多錢我自己一個人也是花不完的,分點給你又能如何……”</p>

    嘀嘀咕咕說完,她覺得自己私自進書房這事兒便算了了,轉過身來,卻見寧抉的位置已經空無一人!</p>

    蕭清然目瞪口呆地盯著面前的空氣,凌亂在風中。</p>

    寧抉人呢?就這么走了??那她方才那番話他有沒有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