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十一章 書房里的黑匣子

足彩17123期奖金:正文 第十一章 書房里的黑匣子

    蕭清然也不慌,順勢跌坐在寧抉懷中,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四目相對之時,朝他拋了個媚眼。</p>

    “夫君知道我每日都要來這涼亭小坐一會兒,今日莫非是特意在此等我?”說完,她順手捻了顆葡萄放進嘴里。</p>

    寧抉冷笑了一聲,“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本王公事繁忙,不過是無意間到了這里而已,哪有心思放在你身上?”</p>

    “我不過就是隨口一說罷了,王爺又何必如此急著辯解,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是做賊心虛了呢?!?lt;/p>

    蕭清然眨了眨眼睛,又捻起一顆葡萄。</p>

    她突然變得如此伶牙俐齒,朝氣四溢,叫寧抉一時間無法適應。</p>

    男人眉頭狠狠皺起,氣急開口,話音未出,蕭清然便眼疾手快的將那顆葡萄塞入他的嘴中。</p>

    “如今天氣燥熱,王爺還是多吃點水果,也好降降火?!畢羥迦晃奘恿四衲敲盎鸕難凵?,笑瞇瞇地道,說完還順勢拍了拍他的臉。</p>

    “好了,既然瑣事繁多,那正好我也有事情要處理,就不奉陪了?!畢羥迦毀康卮幽窕持欣肟?,打了個哈欠,“王爺請便?!?lt;/p>

    懷里突然空落落的,寧抉蹙了蹙眉,心中莫名有了幾分不悅。</p>

    再看蕭清然,反倒是灑脫的很,離開的背影大搖大擺,走的那叫一個得意。</p>

    寧抉暗自咬了咬牙,一拍桌怒道:“你給本王站??!”</p>

    蕭清然還沒走遠,聞言腳步一頓。</p>

    “王爺還有事?”她回過頭來,表情很是疑惑。</p>

    寧抉眼神冷厲,“蕭清然,你心里怕是比本王更清楚吧?何必要明知故問?!?lt;/p>

    本以為,這次蕭清然是想通了,才會對他的態度上有極大的改變,看來還是他想多了。</p>

    也對,她那么堅定的想要和離,又怎會輕易就放棄?</p>

    蕭清然蹙了蹙眉,上下打量著寧抉,蔥白指尖摩挲下巴思索了半晌,才突然一拍手道:“哎呀,莫非是夫君又想著那檔子事了?也對,夫君畢竟精力旺盛,倒是我的失職了?!?lt;/p>

    給對方丟去一個理解的眼神,她幾步上前拉住男人的手,大有現在就回房間,再來一次的架勢。</p>

    桃紅在旁邊聽的面紅耳赤,暗自疑惑。</p>

    王妃這突然決定不和離也就罷了,怎么連說話也變得如此不正經起來?好似剛和王爺成親時那般了,明明后來王妃穩重的很吶。</p>

    寧抉只覺得額角的青筋有隱隱跳動的趨勢,他大手一揮,甩開蕭清然,冷哼一聲轉身離開。</p>

    蕭清然沒想到寧抉會突然如此,猝不及防地被一推,身子失去了平衡,驚呼著就要摔倒在地。</p>

    好在桃紅及時扶住她,她才踉踉蹌蹌地站穩,沒有太過狼狽。</p>

    “王妃您沒事吧?”桃紅急切地問道。</p>

    蕭清然沒有回答她,而是望著寧抉離開的方向出神,那里空落落的已經沒有人了。</p>

    “干嘛這么生氣?”她小聲嘟囔著。</p>

    先前比這更過分的她都試探過了,也沒見寧抉這般。</p>

    這男人心,真是海底針,難測的很。</p>

    桃紅微微嘆了口氣,小聲勸道:“王妃日后還是少和那顏貴妃來往吧,否者王爺只會更氣,那您在這府上……”</p>

    她說著,又紅了眼,心疼王妃年紀輕輕明明富可敵國卻過著清修一樣的日子。</p>

    蕭清然卻只把重點放在了桃紅的前半句上。</p>

    “為何我要與顏貴妃少來往?”她撓頭想了半天,還是沒想出個所以然來。</p>

    這顏貴妃可是如今宮中風頭最盛的一位,就連皇后都有所不及,她身為岑王妃,為了自家夫君走動走動,這于情于理都是說得過去的。</p>

    尤其自己看樣子都送了顏貴妃大把錢財,還和四公主那么熟悉,突然疏離顏貴妃,前面那些投資可就打水漂了。</p>

    “您莫非忘了!”桃紅有些著急,語氣也變得激動了些,“那顏貴妃從前可是和王爺青梅竹馬的,還……還有過婚約?!?lt;/p>

    蕭清然怔了一下,有這檔子事?既然她現在不知情,那定是她嫁進王府過了許久之后才知道的。</p>

    不過沒關系,左右她對寧抉也沒動了真感情,夫妻一場,相敬如賓就行。</p>

    寧抉跟誰有過婚約?又喜歡誰,跟她關系不大!就算寧抉現在說想要納幾房妾室,恐怕她都會嚷嚷著幫忙張羅。</p>

    思及此,蕭清然十分大度地一笑,拍了拍桃紅的肩膀,“這女人啊,不能善妒,要學會寬容。不管顏貴妃從前和寧抉有什么,她現在都是皇上的女人,過往種種我們又何必計較?”</p>

    卻不想桃紅聽了這番話,反而急的直跺腳。</p>

    “王妃,就算您真的能這樣想,可是王爺不會這樣想啊?!彼撓鎪俜煽?,“您和顏貴妃本來沒什么交集,偏偏在和王爺吵架的那段時間突然交好,王爺定是會多心,不然也不會您每次去長樂宮,王爺便會大發雷霆?!?lt;/p>

    蕭清然被桃紅說的有些迷糊,卻也不至于聽不出來,這其中定有隱情。</p>

    難怪她今日進宮時說起要去長樂宮,其他王妃看她的眼神都有些異樣。只怕這事兒鬧得動靜不小,京中的皇親貴胄都有所耳聞。</p>

    蕭清然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零碎的片段。</p>

    那是在寧抉書房的架子上,擺著一個精致的黑匣子。她只覺得那匣子看上去格外眼熟,似乎曾經在什么地方見過,那里面好像還放著……</p>

    “王妃!王妃,您怎么了,別嚇桃紅呀!”</p>

    一陣急促的呼喚,蕭清然恍然回神,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倒在桃紅懷里。她再纖細也是個成年人,桃紅慣來不是做重活的,苦苦支撐著,才不至于讓她摔倒在地。</p>

    “王妃,您突然暈倒,身體可有哪里不適?千萬別瞞著呀?!奔羥迦恍牙?,桃紅這才松了口氣,借著她的力道將她扶起,“奴婢去請太醫來給您看看吧?”</p>

    蕭清然擺了擺手,“我沒事,桃紅,書房里是不是有個黑匣子?”</p>

    這話問的太過突然,桃紅一時之間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