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十章 一貫是有仇必報

任9奖金:正文 第十章 一貫是有仇必報

    蕭清然腦中將這些事都過了一遍后,人已經走進了殿內。</p>

    遠遠的便瞧見一群宮人跟著一個小胖姑娘。</p>

    “九公主,慢一些,慢一些!”</p>

    蕭清然還未來得及反應,腿上便撞上了一個軟乎乎的東西。</p>

    九公主是顏貴妃所生,因生產時出來的晚了些,傷到了腦子,故而行動有些遲緩,還有些傻乎乎。</p>

    這些都是桃紅給蕭清然說的,蕭清然親手將小丫頭扶了起來,溫柔道:“沒事吧?”</p>

    小丫頭生的十分漂亮,顯然是隨了顏貴妃。</p>

    “姐姐,姐姐你來了!”小丫頭一把抱住了蕭清然的腿不撒手。</p>

    她與蕭清然感情不錯,先前蕭清然還送了一只小貓給她,她喜歡的不得了。</p>

    “姐姐,我帶你去看貓貓!看貓貓!”她說罷,拽著蕭清然的手就要拖著她往前走。</p>

    然而便是此時此刻,一旁卻忽然傳來了一陣輕笑,“九兒,母妃不是與你說過,這是你的嫂嫂,不是什么姐姐。你這般叫她,可有人要笑話岑王了?!?lt;/p>

    顏貴妃懶懶的躺在貴妃椅上,看著蕭清然與九公主。</p>

    因為九公主對蕭清然的態度,顏貴妃對她還算友善。</p>

    “笑話就笑話,反正不是笑話九兒和姐姐?!彼饣凹蛑比萌巳炭〔喚?。</p>

    蕭清然陪著九公主玩鬧了一會兒后,方才讓人送上她準備的大禮。</p>

    顏貴妃甫一打開盒子,便被驚到了。</p>

    雖然她知道蕭清然財大氣粗,送的禮物都是大手筆,可是......這一次還是把她震驚到了。</p>

    盒子里擺放著一串項鏈,由各種各樣的寶石串成。在陽光的照耀下,那寶石竟然散發出了好幾種不同的光芒。</p>

    顏貴妃不缺這些,可先前蕭清然送禮好歹也是什么珍貴稀奇的東西,一看就是用了心的。如此簡單粗暴,倒還是頭一回。</p>

    “今日怎得送了我這個?”</p>

    “娘娘您也知道我開了個珠寶鋪子,這是新進的東西,聽說是從西域來的,稀奇的緊,我知道娘娘素來喜歡這些東西,便留了下來送給娘娘?!?lt;/p>

    她都這般說了,顏貴妃也懶得推讓了。反正她知道,這種金銀珠寶,蕭清然是從來不缺的。</p>

    岑王府,最不缺的就是銀子!</p>

    故而,這些年來岑王府也沒少受嫉妒。</p>

    顏貴妃收下了東西,方才隨口問道:“你和岑王情況如何?”</p>

    先前蕭清然是與顏貴妃說過她要和離一事的,還拜托她在她離開岑王府后照顧照顧她的一雙兒女,并且還許諾了她不少好處,沒想到今天就送來了這么個禮物。</p>

    “就那樣吧,我不和離了?!畢羥迦話諏稅謔?,示意桃紅遞上另一樣東西,“這個盒子里裝的是食譜,九兒正在換牙,不宜吃甜,這些個食譜都是我特意尋來的,味道不錯,而且都不是甜食?!?lt;/p>

    顏貴妃雖然好奇為何蕭清然忽然之間又不和離的,可是她到底也不好仔細詢問。</p>

    不過,不論如何她都會幫她一把,便是從這些食譜,也足以看出她對九公主的上心了。</p>

    蕭清然坐了一會兒便告辭了,她原本還想多留一會兒,向顏貴妃討教一下究竟該如何抓住男人的心。</p>

    畢竟這一位,可是抓住了天底下最尊貴也是最莫測的男人的心的。</p>

    然而都怪昨日寧抉鬧騰的太厲害了,她光是坐著都很不舒服,最后實在忍不下去了,只得早點告退。</p>

    ......</p>

    而此時此刻,寧抉正端坐在王府的書房內,翻看著桌上的政務。</p>

    他離開了有一段時候了,京中發生了太多事,他須得一一過目。</p>

    正翻閱著,門外卻忽然走進了一個侍衛模樣的人。</p>

    “王爺,今日王妃進宮,見了皇后與顏貴妃。不過,送的兩份禮卻相差甚多,不知......圣上是否會多想?!?lt;/p>

    那侍衛話音落下,寧抉便蹙起了眉頭。</p>

    這蕭清然......當真是變了。她從前辦事滴水不漏,如今卻連這種低級錯誤都能犯了。</p>

    更何況,送進宮里的東西,她竟是連商量都不與他商量一下。</p>

    他心中微嘆,目光卻落在了案上一封拆開過的書信上。</p>

    那是先前蕭清然寄給他的。</p>

    他早就知道她一心想要和離,甚至于......哪怕是他們夫妻二人走到如今這般地步,她都在一心為他著想。</p>

    她名下的私產,她都劃分了一半給他,甚至王府上上下下也都打點了妥當,絕不會出現她一離開便方寸大亂的情況。</p>

    便是念著她的這份心,寧抉也不想再為難她了。</p>

    她一心要走,他便放她離開,就算......他并不愿意。</p>

    可寧抉并不知道,為何等他回來之后,蕭清然的變化會這么大?</p>

    約莫,他準備好的這封和離書,是用不上了。</p>

    他看著面前的書信,忽而拿起,放置于蠟燭之上,一點點的看著它燃燒殆盡。</p>

    如果可以,他不想看到這封信再次出現。</p>

    ......</p>

    蕭清然回了府,換了衣裳就直接去了涼亭。</p>

    眼下正值酷暑,她特地命人每日采購了冰塊放置于涼亭之中,整個岑王府就數涼亭最涼快了,她當然要去那里避暑。</p>

    然而她還沒有走近,便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正優哉游哉的躺在原本屬于她的躺椅之上。</p>

    想到寧抉做的事,蕭清然就氣不打一處來。</p>

    她一貫是個有仇必報的性子,寧抉那般折騰她,不報復回去可就太不像她了!</p>

    她想了想,放慢腳步走了過去。由于身上什么東西都沒帶,蕭清然只得用唇上的口脂來捉弄寧抉一番了。</p>

    她微微一笑,看著寧抉今日穿著的白衣,垂下了頭,正準備在他的衣領上烙下一個唇印,脖頸卻忽然被人一捏。</p>

    緊接著,她的吻便落在了寧抉的唇上。</p>

    寧抉到底是習武的,蕭清然還沒走近他就醒了,只是她一直沒出聲,他便想看看她究竟想做什么。</p>

    不知為何,他現在對于蕭清然的舉動十分好奇。</p>

    然而等他發現,她是想要吻自己時,寧抉不淡定了。</p>

    她分明是想捉弄他。</p>

    也不知為何,從前那個穩重到死氣沉沉的王妃,忽然變成了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