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九章 那才是真的掉價

三串一容错一场奖金怎么算:正文 第九章 那才是真的掉價

    寧抉似笑非笑,眸底卻閃爍著捉弄的光芒。</p>

    蕭清然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她暗暗瞪了寧抉一眼,就是不想開口如他所愿。</p>

    這個男人!還在為自己昨天的事懷恨在心!</p>

    蕭清然不說,寧抉也不急,橫豎著急出門的人不是他。</p>

    最后還是桃紅急了,催道:“王妃,再不出發可就真的來不及了?!?lt;/p>

    蕭清然咬牙切齒,把心一橫,“是,王爺昨晚表現非常好。妾身真是由衷的希望未來每一夜王爺都能如昨晚那般長長久久!”</p>

    她心里快要嘔死了,希望寧抉真能如此,若是再被她逮到他“不行”的時候,可就別怪她嘴下不留情了。</p>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寧抉方才放過她,“既然你都這般說了,那我自然得努力,一定不負王妃所托?!?lt;/p>

    寧抉看著懷中的嬌顏,忍不住抬手捏了一把,手感極好。</p>

    蕭清然直接將他的手一把打掉,頭也不回的就離開。</p>

    看著她怒氣沖沖的背影,寧抉忍不住啞然失笑。</p>

    好似許久都沒有這般開懷過了。</p>

    ......</p>

    蕭清然對于進宮這件事,是有備而來的。她先前便準備好了東西,打聽了幾宮娘娘的喜好。</p>

    后宮之中勢力一分為二。以皇后與顏貴妃為首?;屎笪?,在圣上還是太子時便陪伴他左右,地位自不必多說。</p>

    而另一位顏貴妃,獲恩寵數十載,除了皇后,再無任何人能撼動她的地位。</p>

    所以,這兩位之間的暗流涌動,那也是十分激烈的。</p>

    蕭清然先去了皇后那里。畢竟,再怎么樣,也理應先拜訪皇后。</p>

    待她到了內殿后,方才發現,殿內不止有皇后,還有其他幾位王妃竟然也在。</p>

    這會兒早就過了請安的時候了,她們此舉......顯示是在等她。</p>

    她快步上前,給皇后行了個禮。因為昨日太過勞累再加上方才進宮走了許久的緣故,蕭清然起來的時候不自覺的扶了一把腰。</p>

    她的腰實在是太酸了。</p>

    然而這幅畫面落在有些人眼里,可就不那么好了。</p>

    “嘖,岑王妃,你這是怎么了?”其中一位王妃忍不住開口諷刺道。</p>

    蕭清然與這些個王妃一向不熟,岑王府與各個王府的關系也一向不太好。</p>

    眼下她們逮著機會,自然可勁的嘲諷蕭清然了。</p>

    蕭清然懶得搭理她們,她眨了眨眼,平靜道:“昨日王爺堪堪回府,府里有許多事要忙,故而操勞了些?!?lt;/p>

    她自然不能說自己昨夜與寧抉做了一夜。坐在這里的個個都是半老徐娘,府里嬌美小妾多的數不勝數,她們的夫君一個月能在她們屋里坐一天都算多了。</p>

    她若真這么說了,只怕整個人都要被她們生吞活剝了。</p>

    她話音落下,便聽聞空曠的殿內響起了一聲嗤笑,緊接著,便有一道尖尖細細的女聲響起,“弟妹呀,你今日穿的真是把在座的姐妹眼睛都閃到了,到底是弟妹年輕,還駕馭的住這顏色,也是,女人當然得好好打扮了,否則等再過幾年,可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lt;/p>

    這是在諷刺她一把年紀還花枝招展?</p>

    蕭清然挑了挑眉,目光看向了那位說話的女人。</p>

    好一張利嘴!</p>

    她原本就生的驚艷,在這一眾半老徐娘里,本就亮眼,眼下這么一打扮,可就真真把她們全部都壓了下去。</p>

    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瞧瞧這殿里有哪個人不是在看好戲?</p>

    蕭清然內心默默翻了個白眼,也不接話。</p>

    她才懶得理這些風涼話,若是與她當場嗆聲了起來,那才是真的掉價!</p>

    她移開目光,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皇后,福了福身子道:“皇后娘娘,近來因府內事務繁多,實在是抽不開身,故而許久未來請安,還望娘娘體諒。侄媳特地帶來了親自做的禮物,給娘娘賠罪?!?lt;/p>

    她話音剛落,桃紅便捧著東西遞給了一旁的小太監。</p>

    眾人都能清楚的看到,那托盤上放著的東西——不過是一個簡陋的香囊,還有一個九連環。</p>

    那九連環應當是帶給皇后誕下的三公主的禮物。</p>

    在座的眾人見狀,都不由得露出了鄙夷的目光。</p>

    皇后接過東西,卻是微微一愣,好一會兒,方才反應了過來,“岑王妃言重了?!?lt;/p>

    要知道,岑王府最不缺的就是銀子。往日來請安,每一次帶的都是極其珍貴稀缺的東西,像今日這般敷衍......還是頭一回。</p>

    可偏偏她又說了,那是她親自制作的,雖是簡陋,可這般用心又讓人挑不出什么刺。</p>

    又坐了一會兒,同皇后說了一會兒話,皇后便乏了。</p>

    眾人見狀,紛紛主動告退。</p>

    只是甫一出了宮殿,方才幾位王妃可就更加來勢洶洶了,“岑王妃啊,你身子怎么了?這走路都搖搖晃晃的,莫不是被岑王打了?我看著都心慌?!?lt;/p>

    他們夫妻關系不和,是全京都知道的事,能有這種猜測,她當真是一點都不意外。</p>

    “無事?!畢羥迦話諏稅謔?,著實懶得搭理這群人,“我還要去給貴妃娘娘請安,可有哪位姐姐與我同去?”</p>

    她這話一出,方才還氣勢洶洶的眾人立刻偃息旗鼓。</p>

    唯有唯一真心對她同情的蘇王妃道:“妹妹,眼下情況特殊,你便不必去了吧?”</p>

    “無礙?!畢羥迦槐ㄒ砸恍?,“我這身份不需避嫌?!?lt;/p>

    她揮別眾人,方才來到了顏貴妃的長樂殿。</p>

    這個宮殿的名字,還是皇上親賜的。</p>

    長樂長樂,便是宮殿的名字都可見皇上對貴妃的寵愛!</p>

    顏貴妃美貌驚人,蕭清然自詡的京城第一美人兒是把她排除在外的。</p>

    便是像她這般見慣了各種各樣好皮囊的人,偶爾見到了顏貴妃,也依然會被她驚艷。</p>

    因顏貴妃太過受寵的緣故,朝中大臣都紛紛以妖姬來稱呼她。</p>

    先前有王妃刻意拉攏討好她,卻被她訓斥了一通。</p>

    那些個王妃打的什么主意她門兒清。無非就是想借著她上位,把自個兒的兒子塞給她。</p>

    顏貴妃直接把這王妃告發了,說她居心叵測,眼下,那位王妃還在府里關著呢。</p>

    也因為這件事,再也沒有王妃敢上門拉攏顏貴妃了,生怕一不小心就殃及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