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八章 真真是小肚雞腸!

3d组选一注奖金多少钱:正文 第八章 真真是小肚雞腸!

    更何況,他們早就是老夫老妻了,一雙兒女都那么大了,這種事上......怎么可能還會有往日的熱情?</p>

    然而,不管怎么樣,寧抉都開不了口。</p>

    他氣結許久,最終還是一把抱緊了懷中的女子,咬牙切齒道:“給本王睡覺!”</p>

    看著寧抉這模樣,蕭清然也終于安分了。</p>

    不管怎么樣,今天也勉強是算作她搬回了一局罷?首先,要先打消寧抉想要和離的念頭,其他的,就慢慢一步步來吧。</p>

    蕭清然正欲入睡,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復又睜開雙目,抬手將寧抉的衣袍與自己的衣袍系在了一起,打了個牢牢的結。</p>

    親眼目睹了她這一番動作的寧抉終于不耐煩了,“你到底想做什么?”</p>

    “夫君,我太愛你了。我舍不得再離開你,我怕我一覺醒來就見不到你了?!彼檔那檎嬉馇?,還忍不住抱緊了寧抉的腰,整個人往他懷里蹭了蹭。</p>

    寧抉似是被蕭清然的無恥震驚到了,良久,才終于憋出了一句,“睡覺!”</p>

    蕭清然這才心安。</p>

    她已經可以確定,寧抉不排斥她了。若是排斥,根本不會讓自己同她這般親密。</p>

    只要不排斥,那就一切好說!以她的魅力,她就不相信不能讓寧抉重新愛上她!</p>

    蕭清然自信滿滿,終于心滿意足的睡下了。</p>

    等到再次醒來時,喚醒她的不是桃紅的聲音,而是床晃動的聲音。</p>

    蕭清然倏然睜眼。</p>

    莫不是地震了?</p>

    她嚇的立刻就要往外跑,可還沒來得及有所動作,整個人便被一把抱住。</p>

    隨即,便對上了面前男子的眼睛。</p>

    寧抉的情緒似乎很激動,蕭清然還未來得及反應,便十分被動的被寧抉帶動了起來。</p>

    待到天色大亮,也無人去喚屋內的二人。</p>

    屋里時不時傳出的令人面紅耳赤的聲音,昭示著此時此刻二位主子正在忙,哪里有人敢去打擾。</p>

    只是......這一日日需要寧抉與蕭清然處理的事實在是太多了。</p>

    桃紅在外頭聽著,心里急切不已。她都恨不得直接不管不顧沖進去把王妃拖出來了!</p>

    然而聽著屋內的動靜,她剛伸出去的一只腳又立刻縮了回來。</p>

    終于,在一刻鐘后,寢臥里終于沒了動靜。</p>

    這還是在蕭清然的再三催促與懇求之下方才結束的。</p>

    她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寧抉在報復她!</p>

    她躺在床榻上緩了一會兒后,方才出聲道:“該起身了。我前些日子給宮里遞了帖子,今日須得進宮請安?!?lt;/p>

    若是知道寧抉昨日便回來了,她怎么也得晚兩天才是。</p>

    寧抉聞言“嗯”了一聲,也不再有動靜。</p>

    蕭清然懶得管他,橫豎他上早朝遲了也是他的事,被訓斥也輪不到她的頭上。</p>

    她自顧自的起身收拾了一番,待收拾好,再向床榻處看去,方才發現寧抉早已陷入了熟睡。</p>

    她眉頭微蹙,愣了兩秒還是決定提醒他一番,“快些,你再不起來真的要遲了?!?lt;/p>

    誰知她話音剛落,寧抉悠悠睜開眼,卻道:“我已經告假了?!?lt;/p>

    “什么?”蕭清然愣住了。</p>

    “就在方才,我已經派人去告了假。舟車勞頓了一天,又翻云覆雨了一夜,我確實沒力氣了。不過......夫人,對于昨夜為夫的表現,你還滿意嗎?”寧抉懶懶的單手支著頭,就這么半瞇著眼看著蕭清然。</p>

    蕭清然根本沒聽到他后面說的話,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寧抉的前半句,“你為何不幫我一起告假?”</p>

    她累的連站都站不穩!</p>

    寧抉笑吟吟的欣賞著蕭清然的憤怒,道:“王妃不是體力好么?想來并不會如本王一般體力不支,既然如此,本王便不多此一舉替王妃告假了。王妃,你該進宮了?!?lt;/p>

    看著寧抉眸底閃爍著的光芒,蕭清然簡直氣笑了。</p>

    這個男人!就因為她昨天一句話折騰了她整整一夜,現如今竟然還耍了她一遭?</p>

    真真是小肚雞腸!</p>

    她冷笑一聲,嘲諷道:“是么?那我還得多謝王爺了!希望王爺能夠一直如昨日那般長久!”</p>

    她說罷便直接轉身,前去梳妝,再不搭理寧抉。</p>

    寧抉心情大好,也不知為何這次回府來總覺得蕭清然比平日里要幼稚了些許,不過,這樣的她倒是讓他想起了十年前新婚燕爾時。</p>

    那時的她便是這般古靈精怪。</p>

    他的眼睛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她。</p>

    等寧抉回過神來后,方才發現蕭清然已經更完了衣。</p>

    她身著一襲淺紅色襦裙,顏色鮮艷又顯氣色,襯得她人比花嬌。</p>

    寧抉看著一時又出了神。</p>

    他不知多久沒有看過蕭清然著這般深色衣裙了。果真,她還是適合這種衣裳,她容貌嬌艷,這么一穿便越發顯得她傾國傾城了。</p>

    當年的京城第一美人兒,真不是蓋的。</p>

    蕭清然梳妝完畢后,看著鏡中美麗如斯的自己,心情又方才大好了起來。</p>

    她起身對著鏡子轉了一圈,對上寧抉緊緊看著她的眼眸,微微一笑道:“王爺,我這般出去,不給你丟面子吧?”</p>

    “自然,夫人最美?!蹦褚菜亢斂渙嘵目湓?。</p>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蕭清然十分滿意,擺了擺手就想離開,豈料,方才邁開一步,腰間便是一緊,整個人已經被帶入了寧抉的懷中。</p>

    “你想做什么?”蕭清然眉頭一蹙,略有不耐。</p>

    “我方才都夸贊過王妃了,王妃是不是也該回禮一下?”</p>

    蕭清然挑了挑,一時間摸不準他這番舉動的用意,不過她如今趕時間,那便暫且順著他一些吧。</p>

    “王爺,您這般人中龍鳳,還需要我夸贊?您不僅生的玉樹臨風,更是風度翩翩英俊瀟灑。我能嫁給王爺,那真是祖上積德?!畢羥迦蛔焐纖沉锏暮?,夸贊的詞信手拈來。</p>

    不過,寧抉可沒被她唬愣。</p>

    只是微微有些......不太適應。</p>

    蕭清然甚少夸贊她,如今忽而這般,他有些不習慣。</p>

    不過寧抉到底反應快,他看著懷中的人,微微一笑道:“這些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不過,比起這個我倒是更想知道昨晚......王妃,你覺得我后來的表現比起先前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