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七章 男性尊嚴受了侮辱

8串9中奖怎么算奖金:正文 第七章 男性尊嚴受了侮辱

    寧抉幾乎都要被蕭清然這般耍無賴的舉動氣笑了。</p>

    他當真是不知道這個女人腦子里在想什么。</p>

    不過,僅僅是一瞬間,他便再度冷靜了下來,“你確定是想我了?”</p>

    “那是自然!”蕭清然立刻承認,她的目光幾乎真切的不能再真切了。</p>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寧抉忽而勾起唇角,輕笑道:“既然夫人如此想我,倒不如我們回房去......”</p>

    他說著,抬手便攬上了蕭清然的肩。</p>

    頓時,方才還笑的十分燦爛的蕭清然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p>

    她到底也是嫁過人的,寧抉這話什么意思,她當然知道!</p>

    不過輸人不輸陣!不管怎么樣她都不能露怯。</p>

    她立刻調整好了心態,蕭清然笑的眉眼彎彎,“夫君若是想,妾身自然也沒有意見。不過......妾身近來腿腳有些不便,不若夫君背我回去罷?”</p>

    她越說聲音越低,最后,唇瓣竟是堪堪擦過了寧抉的耳旁。</p>

    她哪里是腿腳不便了,分明方才還能跑能跳的。這般睜著眼睛說瞎話,寧抉豈能看不出來?</p>

    不過他倒是也絲毫不介意,他倒是要看看,這蕭清然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p>

    他一把將人打橫抱了起來,直接抱回了寢臥往床榻上一扔。幸好床榻夠軟,否則蕭清然就該疼死了。</p>

    剛從床榻上爬了起來的蕭清然,正欲說話,便看到分明方才還跟在他們二人身后的下人,此刻已經全都不見了蹤影。</p>

    而房門......也被關了起來。</p>

    蕭清然開始慌了。是不是,有點過頭了?</p>

    而寧抉不知在什么時候,竟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p>

    她正欲扯出一個微笑時,整個人卻忽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道給牽扯住了。</p>

    緊接著,面前那張英俊的臉龐便倏然放大,唇上瞬間附上了一個溫溫熱熱的東西。</p>

    蕭清然愣了。</p>

    寧抉的力氣很大,她幾乎都動彈不得。一直等到他吻夠了,她方才迫不及待的從他的懷中逃了出來。</p>

    對于她這般舉動,寧抉倒是一點都不意外。</p>

    他抹了抹唇角,冷笑道:“這就是你說的想我?若是真有什么事你便直說,說不定我還能答應你,你不會真以為,你的那些小動作能逃過我的眼睛?”</p>

    蕭清然愣了兩秒,索性耍無賴到底了,“什么小動作?我與我自己的夫君親近,也是小動作了嗎?”</p>

    寧抉無聲的笑了笑,心底卻更加疑惑了。也不知她究竟是有什么事有求于他,竟不惜這般求她。</p>

    要知道,平日里想要蕭清然對他服軟一下,那簡直是比殺了她還難。</p>

    寧抉眸中閃過促狹,欲再低頭好好戲弄她一番,豈料剛剛才靠近,蕭清然便已下意識的躲了過去。</p>

    “這便是王妃你說的思念和親近?我倒是不知,世界上竟有這種親近?!蹦癯胺淼男α誦?,心頭卻忽然一陣酸澀。</p>

    也不知是不滿蕭清然的舉動,還是失落。</p>

    蕭清然立刻反應了過來,她站起身對著外面的下人道:“來人,王爺要沐浴,快些備水?!?lt;/p>

    待吩咐完了這些,她方才轉身對寧抉道:“王爺,您急什么呢?您風塵仆仆歸來,還未沐浴,咱們都是老夫老妻了,也不差這一會兒,您說對不對?”</p>

    她雙頰緋紅,顯然是羞到了極致。</p>

    寧抉著實不知道說什么了,若不是成婚十年,他已經十分了解蕭清然的個性了,恐怕這會兒他都被她騙過去了。</p>

    下人很快便將水送了上來,寧抉也不在乎蕭清然在場了,直接便將衣裳脫了開始沐浴。</p>

    蕭清然只悄悄抬眸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p>

    方才入目的場景,讓她想到了新婚之夜......</p>

    寧抉體力十分好,每每都要將她折騰上一整晚才肯放過她,而且每一次都會留下一片青紫。</p>

    蕭清然想的面紅耳赤,也不知這么多年過去了,寧抉是不是還如年輕時那般。</p>

    她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神色被寧抉盡收入眼中。</p>

    寧抉冷眼看著她,也不知蕭清然究竟又想到了什么。</p>

    還未來得及出聲,便見方才還坐在床榻邊的女子忽而站了起來,“夫君,我服侍你吧?!?lt;/p>

    ......</p>

    門外的下人們等候許久,也不見里面的主子出聲喚人進去伺候。</p>

    等著等著,卻忽然聽見屋內傳來了一陣宛若貓叫般的細小嬌吟。</p>

    頓時,所有下人都僵住了。</p>

    而蕭清然也不知為何......她給寧抉按摩著按摩著便按摩到了床上?</p>

    不過,這主動送上門的東西,她不要白不要,到底也不是什么純情少女了,她也是經歷過那事的人。更何況,寧抉是她名正言順的夫君,這種事,自然是再正常不過的。</p>

    寧抉其實有些遲疑,然而......當他在蕭清然臉上看到了不同于往日的敷衍,而是隱隱有期待時,寧抉便再也顧不得許多了。</p>

    約莫過了一刻鐘,便結束了。</p>

    結束的時候,蕭清然完全沒有反應過來。</p>

    ......怎么和她印象里的完全不一樣?</p>

    也許是因為太過震驚,她竟是直接把心中的想法都說了出來,“這就結束了?”</p>

    她話音剛落,屋內便沉寂了下來,氣氛尷尬的讓人想要原地找個洞鉆進去。</p>

    蕭清然小心翼翼的抬眸,與寧抉對視上。</p>

    此時此刻,寧抉的目光幾乎冷的可以殺死人。</p>

    蕭清然不敢說話了。</p>

    這也不能怪她啊......她哪知道過了十年這變化這么大?</p>

    果然,人還是得服老。</p>

    不過,王爺到底是王爺,就算他那方面不行,她也不會介意。畢竟他可是一條金大腿,她得好好抱著。</p>

    想清楚了這一點,蕭清然立刻調整狀態。她收起了臉上的錯愕之情,轉化為了嬌羞,“王爺,你太厲害了?!?lt;/p>

    她說罷,還十分含羞帶怯的摟住了寧抉的脖子,用一種非常仰慕,非常敬佩的目光看著他。</p>

    寧抉:......</p>

    他已經氣的全然不知說什么才好了。</p>

    蕭清然越是這般,他便越覺得自己的男性尊嚴受到了侮辱!</p>

    可是這種事,他要怎么解釋?</p>

    說自己因為舟車勞頓,太過疲乏,所以沒有發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