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六章 為何總是不信我呢

彩票3d奖金多少:正文 第六章 為何總是不信我呢

    寧抉眉頭緊蹙,一言不發,面色沒有絲毫松動。</p>

    他極力的不去看面前的女子,然而腦中卻全然是她方才那根在自己面前晃悠的白皙手指。</p>

    “夫君,您倒是給妾身一個面子啊?!彼壩鍇崛?,眸中漾起淺淺的笑意,卻又透著一股堅定。</p>

    寧抉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張口,接受了蕭清然手里的那顆葡萄。</p>

    平陽郡主站在遠處,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她不過是幾個月沒來岑王府,緣何蕭清然和她哥的關系變化會如此之大?</p>

    她又是疑惑又是惱怒。</p>

    蕭清然一個半老徐娘了,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這么勾她哥!真是不要臉!岑王府的臉都被她丟盡了!</p>

    蕭清然指尖微微一熱,竟是方才被寧抉無意識的舔舐了一下。蕭清然心底微癢,面上卻不動聲色的收回了手。</p>

    她目光不經意的一轉,卻恰好對上了涼亭外站在原地許久也沒有挪動腳步的平陽郡主。</p>

    看著平陽郡主眸底的憤怒,蕭清然忍不住彎了彎唇角,瞇起眼,挑釁的笑了笑。</p>

    這平陽郡主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對她有這么大的惡意,約莫是實在覺得自己配不上她哥罷?所以,只要她和寧抉一親近,平陽郡主就會露出那種殺人一般的目光。</p>

    思及此,蕭清然眸中便閃過了一絲狡黠的光芒。她狀似不經意的低頭,湊近寧抉的唇瓣,輕輕親了一口。</p>

    “夫君,你許久未歸,妾身真是想你想的緊呢?!?lt;/p>

    平陽郡主親眼又目睹了這一幕后,氣的差點暈厥。</p>

    她就是見不得蕭清然那個女人同自己的哥哥這般親密,在她看來,她那樣低賤的女人,有哪里配得上她的哥哥的!</p>

    原來他們成親十年,她還沒有什么感覺,可眼下看著蕭清然對她哥哥卿卿我我的,她實在是受不住了!</p>

    平陽郡主氣的七竅生煙,扭頭加快腳步就走了,再也不敢回頭看那二人一眼。</p>

    蕭清然見狀,心情大好。</p>

    這平陽郡主約莫過去幾年沒少給她氣受,今日之事,也算是給自己出了口惡氣。</p>

    “平陽走了,你可以下去了?!倍院齠炱鵒艘壞賴統戀哪猩?,蕭清然方才反應過來,她還坐在寧抉的大腿上呢。</p>

    反倒是寧抉坐懷不亂,他顯然已經識破了方才蕭清然那些舉動的原因。</p>

    不管她今日做了什么,寧抉心里都清楚。他們始終是一對已經走到了要和離的地步的夫妻了。</p>

    方才只是沉默的男人,此時此刻,已然變成了冷漠。</p>

    他眸中迸發出的冷意,幾乎讓蕭清然抬步就想離開這里。然而理智卻還是讓她按捺住了身體下意識的反應。</p>

    “蕭清然,你到底想做什么?”看著仍舊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女子,寧抉的耐心終是耗盡了。</p>

    蕭清然不怕死的抬手,摸了摸寧抉的臉,笑道:“自然是想你了,除此之外,我還能做什么呢?”</p>

    她此話一出,不僅是寧抉意外了,便是連她的貼身丫鬟桃紅都驚詫了。</p>

    莫不是......王妃真的想通了?</p>

    “爹,娘?!?lt;/p>

    正當蕭清然要繼續無理取鬧之際,涼亭內卻忽然響起了一道略顯稚嫩的男童聲。</p>

    蕭清然方才發現,自己的便宜兒子也不知何時來到了這里。</p>

    “弈兒來了,快過來讓娘好好瞧瞧?!?lt;/p>

    寧弈是隨著寧抉一起走的,她醒來后便沒有見到他,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自己這個便宜兒子。</p>

    蕭清然抬步走到了寧弈身旁,悄悄蹲下,附在了他的耳旁,輕聲道:“弈兒,娘怎么覺得你瘦了?莫不是你爹在外面光顧著看別的女人都沒有好好照顧你?”</p>

    寧弈覺得有些無奈。</p>

    他娘今日也不知怎么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他爹身上,這會兒好不容易注意到了他,言語之間又全然在打探關于他爹的消息。</p>

    寧弈屬實心累。</p>

    不過,他還是乖巧的回答了蕭清然的問題,“娘,您放心,爹一路都有好好的照顧我,而且......”</p>

    說到這里,他壓低了嗓音,“爹也并未看別的女子一眼,娘大可以放心,爹甫一收到娘的書信就快馬加鞭趕了回來?!?lt;/p>

    寧弈目光真誠,顯然說的都是真心話。</p>

    蕭清然點了點,沒再說什么。這一雙兒女顯然都是偏幫著她的。</p>

    不管怎么樣,子女都是維系著一段婚姻的樞紐。只要孩子都站在她這里,蕭清然想,這婚應當是和離不成的。</p>

    更何況,她可是京城第一美女,雖現在比從前老了些,不比那些個豆蔻年華的姑娘,可怎么樣她也是風韻猶存??!她就不信,她抓不住寧抉的心!</p>

    寧弈看了看爹娘之間略微有些古怪的氣氛,想了想,直接把寧茉拉走了,“爹,娘,我先帶妹妹下去學習功課了?!?lt;/p>

    若是爹娘能夠借著這次機會重修舊好,那才是最好的。</p>

    看著寧茉不情不愿的被寧弈拉走之后,寧抉方才道:“你的信我看了,眼下我回來了,你還有什么要說的?”</p>

    雖然不知道他離開的這些日子里府里發生了什么,可是蕭清然的變化著實讓他有些不安了起來。</p>

    他知道,她一直想要和離。只是時間問題罷了。</p>

    不過,既然她想,他也不能阻止。</p>

    十年,這段感情終于要結束了。</p>

    桃紅看著寧抉的態度,不自覺的握緊了手。</p>

    王爺這態度......該不會是要提和離的事了吧?</p>

    蕭清然確實臉不紅心不跳,“我能有什么要交待的?我不過是太過思念王爺罷了,茶不思飯不想,如今早日見到了王爺,方才能夠安睡?!?lt;/p>

    寧抉眉頭緊蹙,著實看不透蕭清然這般舉動。</p>

    虛偽!</p>

    她分明一點也不想他!</p>

    “你當真沒有其他要說的了?”寧抉耐心耗盡,詢問了最后一遍。</p>

    蕭清然哪里知道那信里寫了什么,不過估摸著也是什么關于和離的話,橫豎她這會兒不想和離,那便一口咬定死纏爛打吧。</p>

    “自然沒有,夫君,你為何就是不信我呢?”蕭清然睜大眼眸,定定的看著寧抉,目光真誠的不能再真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