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五章 我讓你走了嗎?

金七乐奖金表:正文 第五章 我讓你走了嗎?

    面前的這張臉,近在咫尺。他幾乎可以看到她吹彈可破的皮膚,微微瞇起的眼眸似新月一般溫柔動人,抿了胭脂的唇更是嬌嫩欲滴。</p>

    這張臉......竟是與十年前那張臉完美的重疊在了一起。</p>

    竟是讓寧抉想起來曾經那段新婚燕爾的時光。</p>

    他以為他們之間早已走到了盡頭,他甚至知道,她已經有了和離的念頭了。</p>

    他也準備欣然接受她的決定。只是今日......他竟是有些猶豫與不解了。</p>

    “哥,你可算是回府了。你再不回府,我都怕王府要易主了!蕭清然現在真是膽子大了,連我都敢趕!我可是你的親妹妹,哥,她根本就一點都沒有把你放在眼里,也沒有把我們寧家人放在眼里,你可一定要為我做主!”</p>

    平陽郡主愣了愣,很快就回過神來,抓緊時間告狀挑撥離間。</p>

    待聽到了平陽那略微有些尖銳的聲音傳入耳中,寧抉方才回過神來。</p>

    他看著面前的女子,回想起她寫給自己的那封信時,那一顆因為她今日的舉動稍稍柔軟了的心,又一點點沉了下去。</p>

    他收回了手,冷了聲音,“下來。你在人前這般,可是忘了你身為王妃的身份?”</p>

    他想要將她放開,卻不料蕭清然耍起了無賴。她抱緊了寧抉的腰,搖了搖頭道:“下不來了,我鞋沒了?!?lt;/p>

    她方才跑的太急,一只鞋不慎被甩了開。眼下,蕭清然整個人都掛在了寧抉身上,而他們幾尺之外的地方,正安然的躺著一只繡花鞋。</p>

    寧抉的臉色倏然一沉。</p>

    他抬手將懷中人摟緊,似是想要抱著她去穿鞋。</p>

    只是眼下的蕭清然與十年后的她是完全不一樣的,她不在乎臉皮子。</p>

    她當下便將整個人都往寧抉懷里縮,“你怎么這么無情?我是你的妻子,我想抱抱你與你親近,那是理所當然的事。你走了這么久,你就一點都不想我?”</p>

    她說著說著就委屈了起來,那模樣真是我見猶憐。</p>

    她話音剛落,周遭便更是陷入了一片死寂。</p>

    就連蕭清然的貼身丫鬟桃紅,都傻了。她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p>

    這真的是王妃?</p>

    王妃怎么可能這樣對著王爺撒嬌呢?</p>

    若說是剛新婚那陣子還有可能,可是現在......怎么可能呢?沒人比她更清楚王妃的心思了。</p>

    更崩潰的是平陽郡主。</p>

    她怎么也想不到蕭清然竟然敢當著眾目睽睽的面這般對著她哥耍無賴!</p>

    生怕寧抉被蕭清然蠱惑,平陽立刻出聲道:“你這個女人!真是不知羞恥!你還不趕緊從我哥身上下來,你這般舉動成何體統!”</p>

    蕭清然聞言,“嗤”的一聲就笑了出來,“我什么舉動?我是岑王府的王妃,我抱著的是我夫君,我做這些事兒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你一個外人憑什么在這里對我們的事指手畫腳?莫非你是嫉妒了?你要是嫉妒,就回家抱自個兒夫君去,只可惜,他恐怕都懶得看你吧?”</p>

    似是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蕭清然還很不客氣的當著眾人的面在寧抉的唇角上親了一口。</p>

    寧抉今日便覺得蕭清然似乎有些不對勁,待看到她忽而抬眸看著自己,眸中閃過狡黠的光芒后,接踵而至的便是她溫軟的唇瓣,輕輕的落在了他的唇邊。</p>

    令他再度出神。</p>

    然而真正瘋了的是平陽郡主,她已經被蕭清然這些與往日全然不同的舉動氣的怒火攻心。</p>

    “蕭清然,你這個賤人!你......你真是不要臉!”</p>

    “平陽,夠了?!蹦竦鏨?。</p>

    他抬步將蕭清然放回了涼亭中的軟塌之上,隨即,方才轉身看向了平陽。</p>

    “平陽,我再說最后一次。她是岑王府的女主人,是你的大嫂。你若不承認她,她自有權利將你趕出去,你怨不得誰?!?lt;/p>

    他一路奔波,好不容易回了府,連休息都來不及,就看見兩個女人吵的不可開交。</p>

    尤其是平陽這大吵大鬧的潑婦模樣,著實讓他更為心煩了。</p>

    “大哥,你怎么這般偏幫她?你知不知道,她早就紅杏出墻......”平陽話還沒說完,可甫一對上寧抉的眼,她便自動自發的閉上了嘴。</p>

    她知道,寧抉的忍耐已經到了一個限度。</p>

    今日不宜再這般鬧下去了,否則,她恐怕會吃不了兜著走。</p>

    到底是自己哥哥,他的脾性平陽還是一清二楚的。</p>

    想清楚了這一點,平陽立刻決定告退,“哥,你路上奔波操勞,是平陽不懂事了,你先好好休息,下次平陽再來看你?!?lt;/p>

    她說罷便想離開,卻不料耳邊再次響起了一道女聲,“我讓你走了嗎?”</p>

    蕭清然也不是好惹的,平陽郡主不想鬧下去了,可是她還沒有同意呢。真當她是好欺負的軟柿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p>

    平陽聞言,惡狠狠的抬眸瞪著蕭清然,那眼神像是恨不得要把她吃了一般。</p>

    偏生今日蕭清然很不正常,平陽心里有些發虛,二人眼神僵持許久,她還是選擇了先妥協,“大嫂,今日是平陽不對。平陽下次再來看望大嫂?!?lt;/p>

    見她服軟,蕭清然方才點點頭,“你知道自己不對便好,我還是個病人,可受不住你對我大吼大叫的,不過作為大嫂,我還是要提點你一句,你在我這里這般可以,可若是回了府也這般像潑婦似的對自己夫君撒野,那就不好了?!?lt;/p>

    她神情真誠,像是真的在提點平陽一般。</p>

    平陽公主有心想反駁,可礙于寧抉,還是忍下了這口氣。她死死的握緊拳心,聲音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那般,“多謝大嫂提點?!?lt;/p>

    她轉身欲走,卻還是不死心的回頭看了一眼,這一眼,直看的平陽雞皮疙瘩都起來了。</p>

    蕭清然依舊是半躺在軟塌之上,只是,她的手卻緊緊的拽著寧抉的衣袖,讓他坐了下來。</p>

    另一只手,拿過剝好的葡萄,遞到了寧抉的唇邊。</p>

    榻上美人兒風情萬種,一時間,氣氛越發的旖旎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