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四章 夫君,我好想你

彩票15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正文 第四章 夫君,我好想你

    專注看鏡中自己的蕭清然,渾然沒有察覺平陽郡主已經她氣的渾身發抖。</p>

    “蕭清然,你,你......”她抬手指著蕭清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p>

    她從前還覺得蕭清然虛偽,不管她怎么明里暗里的嘲諷她,她都不動聲色??墑僑緗?,蕭清然不裝了,她又被氣的眼前直發黑。</p>

    “你這個賤人!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一把年紀了還成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你根本就是在外面有了奸夫吧?你一心想和哥哥和離,也不過是為了和你那奸夫過去是不是?行!你給我等著!我要讓你一窮二白的滾出岑王府!我馬上就告訴我哥,讓他休了你!”</p>

    素來不反抗的人,一下子直戳她的痛處,平陽幾乎已經失去了理智。當下什么都顧不得了,一心只想讓蕭清然難堪。</p>

    “茉兒,快來姑姑這里。你娘那個女人會敗壞你的名聲,你快離她遠一些!”</p>

    寧茉早就被平陽這猙獰的模樣嚇的不知所措了。雖然平時娘親與姑母也有不和,可從未有過這般激烈的矛盾沖突。她緊緊的抱著蕭清然,什么話也說不出來。</p>

    抱緊了懷中瑟瑟發抖的寧茉,蕭清然猛地蹙眉,看向了一旁正在撒潑的寧玉,厲聲呵道:“給我把平陽郡主請出去,這里是岑王府,不是大街上!豈容她這般撒潑?”</p>

    她話音未落,寧玉便立刻反駁道:“蕭清然,你放肆!這里是岑王府,是寧家!我姓寧,你姓蕭,該走的人是你才對!”</p>

    “我是岑王府的女主人,這里我說了算。更何況你已經嫁出去了,那便不是寧家人?;廣蹲鷗墑裁??還不給我動手!”蕭清然懶得與她廢話,手一揮便讓周圍的下人動手。</p>

    一旁的婆子們自然曉得該聽誰的話,她們客客氣氣的上前想要請平陽郡主出去,然而平陽根本不配合。</p>

    無奈之下,便只得幾人一起將平陽架了起來。</p>

    平陽氣的渾身發抖,她幾乎不敢相信蕭清然有這個膽子這般對她!</p>

    “蕭清然,你......你給我記住了!今天的事我絕對不會就這么算了!等我哥回來,我不叫他休了你我就不姓寧!”她掙扎不過那幾個大力的婆子,生怕繼續失態。</p>

    蕭清然看著寧玉那略微有些狼狽的模樣,若有所思。她摸了摸懷里的寧茉柔順的頭發,唇角微勾。</p>

    果真是她想的那樣,這寧玉沒什么腦子,估摸著近來京城里有關于她的消息實在是太多了,她便被那些人攛掇著第一個來看看發生了什么事。</p>

    別人都以為她是要和離,估摸著等著看好戲呢。只可惜啊,她就是覺得自己錢多身份又金貴,想好好享受一下罷了。</p>

    至于和離?那是傻子才做的事。</p>

    至于她今日和平陽發生的這些事,蕭清然就更加不會放在心上了。</p>

    若是她還是十年前那個剛剛嫁進王府的新王妃,對于平陽她多少是要忍耐著的,畢竟還得在王府站穩腳跟。</p>

    可她現在都進入王府十年了,哪里還用得著顧忌她?這平陽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她在府里早就沒了什么地位。</p>

    正輕聲安撫著懷里受驚的寧茉,卻又有下人走到了跟前,“王妃,王爺回來了?!?lt;/p>

    一旁掙扎著不愿離開的寧玉,一聽這話,直接放肆掙扎了起來,“哥!救命!蕭清然造反了!哥!”</p>

    聽著寧玉聒噪的大吼大叫,蕭清然也絲毫不慌。</p>

    雖然不知為何岑王提前回來了,可對于蕭清然來說,她是一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對付他的。</p>

    到底,是她的枕邊人。</p>

    不一會兒,便有一玄衣男子,步履匆匆的走了過來。</p>

    他戴著一個白玉冠,一襲玄衣,卻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似有暗流涌動。他星目劍眉,鼻梁挺拔,身材高大,一身貴氣由上而下的散發著。</p>

    只是他眉頭微蹙,看上去心情不大爽利的樣子。</p>

    還未走近便聽見了自涼亭那里傳來的大吼大叫聲,寧抉便越發不悅了,心中更是煩躁了起來。</p>

    方要走向涼亭,卻忽見一道白色的身影自遠處走來。他尚且還未反應過來,便有一陣淡淡的幽香先彌漫散開在了他的鼻翼間,緊接著,腰間便倏然一緊,他整個人都被緊緊的摟住,“夫君?!?lt;/p>

    寧抉整個人渾身一僵。</p>

    他完全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本來政務上的事就已經讓他很頭疼了,待一回府,就聽見妹妹那宛若潑婦一般的大吵大鬧便知道府里是又不得安寧了。</p>

    本以為又得應付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還未見到妹妹上前來哭訴撒潑,首先迎來的竟是蕭清然將他抱了個滿懷。</p>

    這般場景,恐怕只有六七年前才會出現。新婚燕爾,兒女又剛剛誕生,那會兒是他們感情最好的時候。</p>

    可現在,他與蕭清然早已沒了激。情,往日的恩愛也皆被時間一一消磨。甚至近來,他們的關系都已經走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p>

    蕭清然主動抱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p>

    寧抉僵硬著身子好一會兒,方才動了動手指,等他的手輕輕撫上了蕭清然后背那柔軟的長發時,他方才回過神來。</p>

    莫要說寧抉愣了,涼亭里的人也都看呆了。</p>

    就連方才大吵大鬧的寧玉也傻了。</p>

    這蕭清然......是不是真的腦子出了問題?這般大庭廣眾之下投懷送抱,莫說是現在,便是十年前新婚燕爾她都沒有見她對她哥這么親熱!</p>

    “夫君,你終于回來了?!畢羥迦槐Ч渙?,這才終于松開了手。</p>

    她仰頭看著寧抉,目光真摯明亮,一本正經的說著謊話,“夫君,我好想你。你不在府里的這些日子,我真是茶飯不思,人都瘦了好幾斤。眼下你平安歸來,我這一顆心才終于落了下去?!?lt;/p>

    寧抉看著眼前這張明媚動人的臉,一時間竟然覺得有些恍惚。</p>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蕭清然是不是哪里有了一些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