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三章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5串10奖金怎么算:正文 第三章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看來是之前想要和離的事已經和與這雙兒女說過了。</p>

    那么,倒是可以從寧茉這里套出點消息來。</p>

    “行了,今日就到這里吧,帶掌柜下去看賞?!彼嬉獾幕恿嘶郵?,便讓多余的閑雜人等退下。</p>

    隨即,她輕輕拍了拍身側的位置,示意寧茉躺上來。</p>

    寧茉見狀便猶如一頭欣喜的小獸一般。她立刻脫了鞋,一頭栽進了蕭清然的懷里。</p>

    “娘,你什么時候走?你是不是因為要走了,才這樣對我?”</p>

    “我從前不是這樣對你的嗎?”蕭清然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臉。</p>

    寧茉點點頭,又搖了搖頭,神色有些委屈道:“娘親對我很好,只是說我長大了,要學著做一個真正的大家閨秀,就不可以再像從前那般膩著娘親了?!?lt;/p>

    她們母女感情不錯,可以看出十年后的她,應當是個好娘親。</p>

    看著小姑娘的眼睛,蕭清然心里某一塊地方不覺軟了下來,“放心,娘親不走了?!?lt;/p>

    “???為什么?”寧茉明顯沒有反應過來。</p>

    “自然是舍不得我們茉兒了?!?lt;/p>

    寧茉一聽這話,開心的直往蕭清然懷里鉆,“那娘親一定要說話算話!”</p>

    小姑娘沒心眼,幾乎是蕭清然問什么她就答什么。不一會兒,她就將情況了解了個大半。</p>

    “娘親?!蹦院鋈懷讀順端囊灤?,“你不走的話,那我得把哥哥那兒的銀子給你要回來?!?lt;/p>

    “為什么?”她面上不動聲色,實則一聽到銀子這兩個字立刻就激動了起來。</p>

    “娘親,你之前說要走的時候給我和哥哥一人塞了十萬兩銀票呢!你怕以后會有新王妃進府會對我和哥哥不好。所以就給了我們銀子。不過哥哥聰明的很,爹很看重他,有他護著我,一定沒事的?!?lt;/p>

    她越說越認真,還握緊了小拳頭,定定的看著蕭清然,“娘親,我知道你在這里一點也不開心,如果娘親真的不想繼續留在這里了,那茉兒和哥哥也是支持娘親的,只要娘親開心就好!”</p>

    小姑娘年紀輕輕,卻已經會這般為人著想了。</p>

    蕭清然這會兒心里已經軟的一塌糊涂了,“乖乖,娘真的不走了。你這么聽話懂事,娘哪里舍得你?娘一定要看著你和弈兒一起平安健康的長大?!?lt;/p>

    這是一方面,畢竟這對便宜兒女相當于她撿來的。她留下來純粹是為了享受啊,傻子才會放著這種人生贏家的生活不過,和離回娘家。</p>

    等回了娘家,估計少不了得受幾個白眼,還不如踏踏實實的待在王府做她的王妃。</p>

    “娘,你今天怎么這么好!”得知娘親不走了,寧茉簡直心花怒放。</p>

    在王府吃好的用好的,還有這么聽話懂事貼心的便宜兒女,蕭清然便更加堅定了要留在這里的決心。</p>

    她陪著寧茉又玩鬧了一會兒,忽有下人來報:“王妃,平陽郡主來了?!?lt;/p>

    不是平陽公主嗎?</p>

    蕭清然挑了挑眉,這到底是她的小姑子么?</p>

    是寧玉犯了大錯被罰,還是十年間又有人受封為平陽郡主了?</p>

    在蕭清然游移不定時,寧茉給她做了確定。</p>

    小姑娘噘著嘴不高興道:“姑姑來做什么呀?!?lt;/p>

    蕭清然眼瞼垂了垂,這個小姑子,十年前她們就不大和的來,十年后......蕭清然也不知是個什么情況,估摸著十有八九也還是那副看樣子。</p>

    她還未回答,懷里的寧茉便急了起來,“娘親,你不要見姑母,你最近身子不好,等一下見了大姑姑又要生氣,她就是故意來氣你的!”</p>

    小姑娘著實憨態可掬,蕭清然有心逗她,“茉兒不喜歡姑母?”</p>

    “不喜歡!”寧茉應的很干脆,“姑母比我還笨,娘總說我笨,可我曉得什么是好的東西什么是不好的東西,不像姑母,這么大個人了,盡挑垃圾當寶?!?lt;/p>

    她說罷,還很不屑的撇了撇嘴。</p>

    蕭清然聞言忍不住輕笑出聲。雖然寧茉這話很不客氣,卻也十分在理。</p>

    平陽郡主眼光不甚好,分明是個郡主,卻嫁了個沒什么本事二世祖,空有皮囊沒有腦子,鬧出來的事情簡直讓人啼笑皆非。</p>

    “去請她進來吧?!畢羥迦換恿嘶郵?,反正也躲不掉。</p>

    平陽郡主甫一進府,便察覺到了王府的變化。處處透著貴氣不說,便是連周遭種植的植物也是十分名貴的品種。</p>

    待她進入涼亭,看見了一身穿戴華麗的蕭清然母女倆,心中的嫉妒簡直要突破天際。</p>

    “蕭清然,你是不是沒長腦子?”</p>

    她甫一進府,見著蕭清然,便是劈頭蓋臉一頓罵。</p>

    蕭清然不動聲色,掏了掏耳朵,也不理她,自顧自的看著手中的書。</p>

    平陽郡主見狀便越發的來氣了,“蕭清然,你是不是生病把腦子生壞了?你這樣大肆修繕府邸,穿金戴銀,恨不得告訴全京城的人岑王府究竟有多富裕,你知不知道現在有多少人盯著岑王府?若是有心人想要陷害岑王怎么辦?”</p>

    她不信,這么簡單的道理,蕭清然做了十年的王府主母會不知道!</p>

    “我用我的嫁妝,關王府什么事?”</p>

    她輕飄飄的一句話,直接把平陽郡主給堵的愣在了原地。</p>

    雖說平日里兩人就不對付,可蕭清然作為長嫂卻是極少給她臉色看的。莫說是臉色,便是連沖突都很少與她起。</p>

    何曾有過這般直接的話。</p>

    “你方才說什么?”平陽郡主有些不可置信道。</p>

    “你不是都聽見了?平陽,你好歹也是郡主,你的嫁妝不比我少,怎得我在這穿金戴銀整日享受,你卻要天天拿銀子回夫家填窟窿呢?你瞧瞧你,一個尊貴的郡主殿下,怎得這手上戴的首飾還是前年?剛巧我這有新進的玉鐲,你要么?你要的話,我就送給你了?!?lt;/p>

    蕭清然語氣平淡,自顧自的拿起一旁的西洋小鏡子照了照,有平陽郡主在前這么一對比,她方才覺得自己保養的是真好!</p>

    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p>

    這十年過去了,她最多就老了四五的模樣,可這小姑子呢,一臉倦容不說,眼角的細紋就讓她看上去像是活活老了十多歲的模樣。</p>

    她必須要好好保養自己,努力打扮一下,說不定還能重回十六歲時的傾國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