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二章 她有顏有錢,干嘛低調

足彩17036期奖金:正文 第二章 她有顏有錢,干嘛低調

    蕭清然十分好奇,這十年內發生的事情。</p>

    看著鏡中自己那略微有些憔悴的模樣,終究還是沒忍住嘆了一口氣,道:“這么些年,我過得一定很不好吧?!?lt;/p>

    忽而聽聞主子用這般語氣說話,屋內的幾個下人立刻就跪了下來,桃紅更是悲從中來,“都怪奴婢沒用,沒能為王妃您分憂?!?lt;/p>

    她隨口感嘆一句,就讓下面人這么悲痛,蕭清然心中只覺好笑。</p>

    “都起來,哭什么哭,哭有什么用?!彼戳頌液煲謊?,將手帕遞給她道:“我算是想明白了,命怎么樣,都是靠自己活得,與旁人無關。我決定了,我不和離了?!?lt;/p>

    她此話一出,桃紅瞬間就傻眼了。</p>

    回過神來后便立刻急急忙忙道:“王妃,奴婢只是那么一說罷了。您為了這事都謀劃了多久了?便是連世子和郡主也都已經曉得了,您若真是過得不開心,那便和離罷,奴婢覺得,只要王妃能過得開開心心的,怎么都成?!?lt;/p>

    這丫頭是真心為了她好的。</p>

    只不過卻是被蕭清然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也不知今個兒怎么了,她說什么王妃就聽什么,可她只是個奴婢,凡事能由她說了算么?</p>

    桃紅是個單純的丫頭,哪里知道蕭清然這是在套話。</p>

    只是方才她那番話,卻是更加讓蕭清然確定了,這十年,她過得一點也不舒服,甚至說,應當是有些痛苦的。</p>

    否則,按照她對自己的了解,她怎么可能會在這種兒女雙全,有權有勢的情況下要和離?</p>

    不管怎么說,那是二十六歲的蕭清然的想法。</p>

    十六歲的蕭清然,可完全不是這么想的。</p>

    好不容易一覺睡成了人生贏家,這種時候離開王府做個和離過的女人,誰干誰傻。</p>

    再說了,按照她對岑王的了解,岑王地位很高,是當今圣上最信任的弟弟,他不可能去干那種嫌命長的事,自己的性命應當是無憂的。</p>

    總而言之,她蕭清然是絕對不會把這么一個好好的王妃之位讓給別人的。</p>

    想清楚了這一切,蕭清然擺了擺手,道:“跟你沒關系,是我自己這么決定的。與其把這大把大把的銀子拱手讓人,我為什么不自己享受呢?行了,莫要在這哭哭啼啼了,趕緊去把京城里最好的繡娘,還有時下最新最好的首飾也都拿來讓我挑一挑?!?lt;/p>

    橫豎自己現在沒有性命之憂,不如先享受再說。往后的事,現在也急不得。</p>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她現在的衣裳清一色全身全是素凈和老氣的款式,雖然做工也是精細的,可這顏色活脫脫把她襯托的老了十歲。</p>

    真是開玩笑,她這么一張傾國傾城又美艷的臉,可不能就這么讓自己糟蹋了。</p>

    又不是在守寡!</p>

    她有錢有顏,干嘛這么低調呢?她可是王妃,不高調都對不起自己這個身份!</p>

    “可是王妃,您前些日子才剛剛做了新的衣裳啊?!?lt;/p>

    看著桃紅捧來的老氣衣裳,蕭清然大手一揮道:“這些都不要了,給我把顏色全換了,越是艷色越好,料子都要用最好的?;褂?,去鋪子里說一聲,今年最好的珠寶都給我留著,我要用來自己打首飾?!?lt;/p>

    她太嫌棄自己現在的打扮了,分明傾國傾城,為什么要把自己糟踐成這個模樣?</p>

    京城里最大最好的珠寶首飾店都是她名下的產業,她蕭清然現在簡直不要太有錢。能隨手拿出三十萬送人,她真是一點都不意外了。</p>

    沒等幾天,京城里最好的繡娘和工匠都被蕭清然包了,也不接別的活了。這消息一下子就在上流名門的貴婦圈里傳開了,幾乎都沒人敢相信這個消息。</p>

    “我當那岑王妃是個要臉面的,便是府里與王爺再怎么鬧,也不會容許旁人看笑話,沒想到竟是我猜錯了?!?lt;/p>

    “誰知道呢?約莫是日子過不下去了,想要破罐子破摔罷了。她當年那點破事,還真當人不記得了?”</p>

    “就是,也不知道她怎么有臉這么大張旗鼓的!我要是她,我早就躲在府里不出來,好讓人早點忘記我的存在?!?lt;/p>

    貴婦們回憶了一下當年發生的事,紛紛感嘆,可近來蕭清然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實在是沒有什么新的消息供眾人嚼舌根。</p>

    “平陽郡主,最近您與您那嫂子可有甚來往?”</p>

    平陽郡主是岑王的親妹妹,一母所生。她與蕭清然沒什么來往,若是非要說關系,那甚至還是有些惡劣的。</p>

    這在京城里也算是貴婦圈人盡皆知的事。</p>

    寧玉聞言,心中冷笑一聲。她說呢,今日這宴會怎得一直捧著她,原來是為了看岑王府的好戲啊。</p>

    “不好意思了各位,我許久沒去岑王府,也不知大嫂的情況,讓各位失望了?!?lt;/p>

    她面色平靜的將手中的茶盞放下,然而縮在袖子里的手卻悄悄握緊。</p>

    這蕭清然又想做什么?</p>

    ......</p>

    近來岑王府大肆修繕了一番,好似比從前更加富麗堂皇了一些。</p>

    而這一日,蕭清然正躺在涼亭內的軟榻上,亭內白色幔帳隨風飄舞,時間好像也在這一刻靜止了一般,周圍立著的丫鬟大氣也不敢出,像是生怕驚擾了美人兒似的。</p>

    她身旁的椅子上,正坐著一個約莫幾歲大的女童,梳著一個雙環髻,臉蛋圓嘟嘟的,正安安靜靜的坐在蕭清然身旁,乖巧的好像年畫娃娃。</p>

    這個女童,便是蕭清然生下的龍鳳胎之一,安寧郡主。</p>

    此時此刻,她的身旁還有好幾個</p>

    蕭清然名下的珠寶首飾店是京城里最大最知名的。</p>

    其中珍寶藏品自不必多說,掌柜每拿出一樣,都引得周圍的丫鬟們紛紛發出驚嘆聲。</p>

    只可惜,蕭清然那便宜女兒不知為何,對這些珠寶好似一點興趣也沒有的樣子。</p>

    “怎么了?茉兒,沒有看上的么?”蕭清然隨口問道。</p>

    她一出聲,寧茉便立刻湊到了她的身邊,委屈道:“娘親,我不想要這些東西,我只想跟在娘親身邊?!?lt;/p>

    她這話頓時讓蕭清然放下了手中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