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本妃失寵了 > 正文 第一章 她竟活活老了十歲!

ti7奖金新浪体育:正文 第一章 她竟活活老了十歲!

    近來岑王府中有一怪事——王妃性情大變。</p>

    不僅整日穿的花枝招展,還找人詢問起自己的舊事來了,活脫脫像是失了憶一般。</p>

    可王妃到底是王妃,再怎么如何也無人敢去她面前放肆。也多虧王爺政務繁忙,前去賑災,一連月余都沒回府,否則這王府恐怕又不得安寧了。</p>

    至于蕭清然為何突然這般,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p>

    某天,她一覺睡醒,發現什么都變了。分明才剛剛嫁進岑王府半個月,分明自己還是二八年華一朵花,分明還與岑王恩恩愛愛。</p>

    可是,自打那一覺醒來后,真的全都變了。</p>

    屋內的陳設變了,貼身伺候的丫鬟也變了,她甚至憑空多出來了兩個孩子!</p>

    蕭清然一頭霧水的坐在化妝鏡前,直到雙眼對上鏡中那張自己熟悉的陌生的臉后,她差點沒忍住失聲尖叫。</p>

    本是水靈嬌嫩的少女臉,可為何鏡中的倒影……卻活脫脫老了好幾歲?</p>

    那略微的嬰兒肥沒了,一雙含羞帶怯的眼睛也沒了,臉雖還是那張蕭清然自詡天下第一美人的絕色臉蛋,可終究還是有哪里變了。</p>

    成熟了也穩重了,眸中還多了些滄桑,可少女的嬌嫩沒了,青澀也沒了。</p>

    等她好一番旁敲側擊,蕭清然才知道,她竟是活活老了十歲!</p>

    整整十歲!連孩子都能打醬油了!</p>

    怎么她睡了一覺,直接把人生最巔峰最美好的十年給睡沒了?</p>

    蕭清然簡直想罵娘!莫不是蒼天嫉妒,竟干出這等缺德事?</p>

    好不容易略微平靜了一番,便有許多下人管事紛紛前來匯報各項關于王府的瑣事。</p>

    沒聽幾句,蕭清然就把方才的悲傷拋諸腦后了。她竟然有這么多錢了!</p>

    相較于剛剛嫁進王府那會兒,她的私人產業竟然足足增長了將近十倍!且,蕭清然知道自己的性格,她不可能只有這么一點財產,明面上都這么多了,私底下就更不用說了!畢竟,為自己留后路這種事她可沒少做。</p>

    想了想,她還是喚來了自己的陪嫁丫鬟桃紅,剛開口問了一句,那丫頭便自動自發的拿出了一個小匣子,一打開差點沒把蕭清然的眼給閃花了。</p>

    一沓又一沓整整齊齊的銀票,一張就是一千兩??!看上去數都數不清有多少張的樣子。</p>

    蕭清然拍了拍胸口,平復了一下心頭的狂喜,這才問道:“里面一共有多少銀子?”</p>

    “三百張,共計三十萬兩,是奴婢親自數好的?!?lt;/p>

    蕭清然徹底沉默了,大腦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個數字。</p>

    三十萬兩,三十萬兩!這是一筆怎樣的巨款!</p>

    天啊,一覺睡醒,她竟然擁有了這么多的錢!十年換巨款,值了!</p>

    蕭清然再也不罵老天了,甚至還打心底里感恩戴德了起來。</p>

    她清了清嗓子,拼命的壓制住了自己內心的喜悅之情,強裝鎮定道:“除了這些,還有嗎?”</p>

    她本來就是隨便問問,可桃紅卻愣了愣,頓時她便清楚了!</p>

    竟然還有!</p>

    她現在不僅有權,還有這么多的錢,蕭清然簡直懷疑自己是富可敵國的存在了!</p>

    若是她有尾巴,此時此刻恐怕都快要翹到天上去了。只是,她尚且還沒來得及笑,面前的桃紅卻是猛地跪了下來,已然是淚水漣漣,“王妃,這些銀子送給貴妃娘娘便已經夠了。您總得為自己想想啊,倘若日后您離開了這里,沒有銀兩又靠什么生活?”</p>

    蕭清然聞言,頓時就笑不出來了。</p>

    桃紅這話怎么奇奇怪怪的?聽起來好似不是什么好話,難不成……她是遇見什么困難了?</p>

    她細細思索著方才桃紅說的話,若是她沒猜錯,桃紅口中的貴妃娘娘便是顏貴妃了罷?</p>

    放眼整個后宮,便也只有她最為得寵,皇后對她都有些忌憚,只是她一直沒有子嗣,也不知道這十年過去了,她可有為皇上誕下皇子。</p>

    不過,不管怎么樣,都不關她的事,蕭清然現在不清楚內情,可她知道,若是真的將這些銀子拱手送人,那簡直是要了她半條命!</p>

    不行!絕對不能送!</p>

    “不許哭!這銀兩咱們自己留著!”她一把將匣子合了起來,抱在懷里。</p>

    “王妃,您、您說什么?”桃紅不可置信的抬頭,淚眼朦朧的看著蕭清然。</p>

    她這模樣狼狽又好笑,蕭清然忍不住笑了一聲,親自將她扶了起來,還為她擦了擦眼淚,方才道:“莫哭了,你且說說,還需要我做什么?”</p>

    “奴婢豈敢……”</p>

    似是被蕭清然突如其來的溫柔給嚇到了一般,桃紅一時間竟然不知作何反應。</p>

    “你是我的陪嫁丫鬟,一路陪我走到今日。在這個王府里,我早就把你們當作了我的親人。除了你們,我連心里話都沒人說。關于銀子的事,左右送不送都沒用,倒不如自己留著?!畢羥迦磺崽疽簧?,看向遠方,眸底似有水霧漫起,臉上的憂傷顯而易見。</p>

    她站著的位置正對著梳妝鏡,甫一抬眸便能看清鏡中的自己。這般美人憂愁的模樣,著實令人心碎,“也不知王爺何時才回來,他走了也有些日子了吧?”</p>

    她有心打探和王爺現在的關系,欲從丫鬟口中套出一二。</p>

    畢竟,蕭清然不知道這十年過去了,他們的感情是不是還是始終如一。</p>

    誰料,桃紅猶豫許久,方才道:“王妃,您是鐵了心要和王爺和離么?”</p>

    “什么?”蕭清然簡直不敢相信她剛才聽到的,因為太過于震驚,還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p>

    和離?</p>

    她好不容易嫁進來,擁有了這般高貴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會想和離?</p>

    要么就是岑王瘋了,干了什么誅九族的事會連累她,否則她怎么可能想和離?</p>

    本想套幾句話出來,誰知道套出這么大個消息。蕭清然一時有些招架不住了。</p>

    可是轉念一想,自打她醒來,周圍不管是氣氛還是丫鬟的表現看來,她這日子過得應該確實是不太好的。</p>

    然而,這十年,究竟發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