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少奶奶的人設又崩了 > 正文 第223章 我永遠都是你一個人的

足彩17052奖金多少:正文 第223章 我永遠都是你一個人的

    也是,周文彥這聲招呼打得,跟他們兩個天天見面似的熟稔,要是她冷不防聽了他這么跟容許說話,也得琢磨琢磨。

    況且他還剛剛被人隱瞞了病情。

    “周主任這么早?!彼α誦?,假裝沒看見容許的表情。

    “是挺早,早到我都來不及睡覺了?!敝芪難逅嬋諭嫘?,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檢查了下容光的情況。

    其實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醫生護士進來查看容光的情況,他也只是因為路過了才過來的。

    不過看見了她,便多說了一些注意事項,臨走前還特地囑咐:“你別往婆婆跟前湊啊,你現在感冒也是不得了的?!?br />
    她應了一聲,下意識回頭看容許。

    果然看見了一臉的……莫名其妙。

    可孩子聰明啊,所有線索腦子里轉兩圈,就有些明白過味來了,正色問道:“你昨天來醫院干什么了?”

    她抿唇,借口洗漱,在廁所里躲了,留了個非常恰當的空檔給他思考人生。出來時,剛好碰上許美娟,便問了她想吃什么。

    許美娟好好的睡了一覺,精神便好了不少,笑著說:“隨便什么都好?!?br />
    她便拉著容許出門:“我餓了,咱們出去買點吃的回來吧……”

    容許被她扯著出了門,看著她泛著紅的兩腮和帶著掩藏不住喜色的眉梢眼角,終于明白了什么,微微施力,拉住了她。

    盛和風紅著臉看過去,本來有些害羞的,可是目測他整個人都已經傻了,又不禁莞爾。

    原來還有人比她更緊張啊。

    這樣一來,她應該要說出的話,便沒那么難以開口了。

    “我本來是想檢查完就告訴你的,可是一直都有事情,就沒找到合適的機會……”

    嗜睡、胃口變好、不要接觸病人,這種種跡象都指向一個結果。

    可他卻還是不敢相信。

    “你說出來?!?br />
    他的聲音都在顫,卻還是想聽她親口告訴他。

    她壓抑住瘋狂鼓動的心跳,終是如他所愿:“容許,我……懷孕了?!?br />
    從確定了消息之后,她這句話一共說了三次,只有這一次,讓她感覺到了無比的緊張和……興奮。

    容許只覺得頭腦中炸開了什么似的,好半晌回不過神來,還是盛和風將他拉出電梯,他才動了動,可仍舊是一副傻兮兮的樣子。

    他精神狀態不佳,她不敢讓他開車,直接跳上了駕駛席,直奔許美娟最喜歡的早茶店過去,路上偶爾看看幾乎石化了的丈夫,心覺這孩子的來到真的是所有不幸之中的大幸啊。

    因為他的出現,或許能保住容熙,也能緩解容許的壓力,甚至還可以期待他,能帶給容光一些希望。

    她這一生,被無數人視為災星,克父克母克兄長,想不到她的孩子,還沒出生,就能帶給家人這么多的幸運。

    真是天差地別的兩種人生。

    在早茶店門口停了車,容許終于肯開口說話了。

    “你等會兒?!?br />
    他說完,迅速下車,繞到駕駛席去給她開門,好像供著個什么似的,小心翼翼扶她下來,她就是動作猛一點,他都會瞳孔放大,一副想說兩句又不敢的小可憐模樣看著她。

    那手掌心汗津津的,透著股子緊張。

    她哪里見過這樣的容許,立刻心軟得一塌糊涂,忍不住問:“這個生日禮物,你可還歡喜?”

    “豈止是歡喜?!彼?,將她摟進懷里,抱得緊緊的,“你真是悄沒聲息,給了我一個天大的驚喜?!?br />
    她輕輕拍他背:“我看是你給我了一個天大的驚喜,我琢磨著給你過生日,你就琢磨著暗算我,是吧?你說,你是不是故意把我灌醉的?”

    他想起那天的事,也覺得有些抱歉,認真的道著歉:“對不起,下不為例?!?br />
    她打完了人又去掐他的臉:“還敢有下次!”

    “不了不了,沒有了,三五年之內是沒有了?!彼Vさ?,將她的雙手攏在心口,“放心,孩子生下來全交給我,不勞您操心,您就忙活這十個月,踏踏實實把他生下來就行了?!?br />
    她撲哧一笑,“這是你說的??!”

    “放心,不變?!?br />
    他笑起來陽光明媚的,竟比天上的朝陽還要亮麗幾分。

    他才二十三歲,竟然就要當爸爸了。

    他過去也說過,想要再寵她幾年,說她自己還是個孩子,怎么當媽媽?

    他又何嘗不是?

    可是孩子就在不期然間出現了。

    無論是他還是她,都需要時間好好適應。

    “我們再過最后幾個月的二人世界吧?!彼行┩鏘У廝?。

    他笑了笑:“只要你想,我永遠都是你一個人的,誰也搶不走我?!?br />
    甜蜜從耳朵滑進心里,慢慢在身體中擴散開來。

    “好?!?br />
    *

    回到醫院,容許提著大包小包的早餐進門,一見到許美娟,便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后者目光落在容許臉上,有些意外,也有些擔心。

    盛和風知道她是怕容許生氣他們瞞著他的事情,便推了推他,讓他說幾句話,安慰下婆婆。

    可他卻專注于處理袋子里的早餐,一句話便將皮球踢了回來:“媽,和風有事兒跟你說?!?br />
    這語氣不善,許美娟的表情一下子便僵硬了起來。

    盛和風怕婆婆多想,來不及思考便趕緊說:“媽媽,那個……我,我懷孕了?!?br />
    第四次了,第四次說出這四個字了。

    每個人的反應都各不相同,唯有許美娟,高興的最為直接。

    她“蹭”地一下跳了起來,立刻就要上前,容許一驚,下意識的想要攔住她,卻見她自己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捂住了嘴。

    “我感冒了不能離你太近,你說真的?真的有了?”

    小兩口對視一眼,都笑了。

    盛和風點點頭:“嗯,已經檢查過了?!?br />
    “呀,那你怎么才說??!”許美娟高興得跟什么似的,“這昨晚你還跟我呆在一起這么久,要是傳染給你可怎么辦?哎呀,你這孩子,怎么不早說?”說著,不等盛和風回答,又急忙跑到病房前面去,對著昏迷不醒的容光說:“你看看,多好啊,你要有孫子了?!?br />
    容許動作一頓,看起來也是在笑,可那笑容卻怎么看怎么透著苦澀。

    盛和風彎下腰輕輕親吻他的額頭,沒說什么。

    ------題外話------

    三更啦!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