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我的房分你一半 > 正文 第269章 致命的危險

15选5奖金有多少钱:正文 第269章 致命的危險

    秦孑緩緩地站直了身子,順帶著將她也拉了起來,他伸出手輕拍了拍她的頭頂:“晚安,我在追的全世界?!?br />
    …

    盡管他和她已經分開了兩個多小時了,可現在當她回想起剛剛他送她回家的點點滴滴,她的心還是不受控制的砰砰砰的亂跳了起來。

    陳恩賜用力的捂著胸口,借此像是在努力的壓抑著什么般,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秦孑這個人太驚艷了。

    就因為他太驚艷了,所以他危險而又致命。

    六年前她已經因為沒抵抗的住驚艷,嘗試過一次了,哪怕那個時候她把自己?;さ暮芎?,哪怕那個時候從一開始在一起,她就不斷的提醒自己他和她有那么一天遲早是會分開的,她以為她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可真等到分開的時候,她還是深刻的體會到了什么致命的危險。

    其實就算是到了現在,她都想不明白,當年的他怎么說不要就不要她了。

    陳恩賜輕輕地掀開被子下了床,她來到客廳,倒了一杯酒,席地而坐在落地窗前,望著窗外的燈光,思緒飄到了六年前。

    …

    蘇南南導致的冷戰,因為她的生日就此告終。

    晚上她和她親昵完后,他提出讓她和他一塊兒回北京給他爺爺過生日。

    她本能的問了句:“怎么這么突然?”

    “不突然了,想了好久……想把你娶回家好久了?!?br />
    娶……他和她在一起的第二天,他也跟他說過這個字。

    “等機器人研究出來了,我就娶你過門?!?br />
    那個時候的她,很篤定自己是不會結婚的,時隔幾個月,他又對她說了這個字,她心底更多的是遲疑和猶豫。

    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想要嫁給他卻不敢嫁給他,還是像沒認識他之前根本不愿意結婚。

    拿不定主意的她,沉默了好一會兒,就拿著他說過的話,問:“你機器人研究出來了呀?”

    “沒有,”秦孑很快就懂了她的意思,“沒有也想娶你?!?br />
    陳恩賜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

    秦孑盯著她的眼睛打量了會兒,“……你不想嫁給我嗎?”

    陳恩賜看出秦孑的失落,她不知怎么就下意識地回道:“沒?!?br />
    頓了頓,她又說:“我就是覺得我們還小,可以再等等,而且我現在有很多戲要拍,又是上升期,我要是結了婚會受影響的,我……”

    秦孑覺得她說的這些都不是問題:“這個好處理,我們可以隱婚,隱到你愿意公開的那天為止?!?br />
    陳恩賜又沒話說了。

    秦孑看得出陳恩賜的猶豫和掙扎,他捏了捏她的手指,翻身躺平在床上,順勢將她抱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壓著她的腦袋,一邊親吻著她的唇角,一邊聲音含糊的說:“陳兮,我是認真的?!?br />
    她沒說話,他就繼續吻她,吻著吻著,她就從他的身上變成了他的身下。

    他在她耳邊說了很多句話,說到后來,她不知道是沒扛得住他的美色,還是真的被他說動了,在他不知第幾次貼著她的耳邊說“跟我回北京,見爺爺他們好不好?”時,她咬著唇忍著嘴邊險些溢出的聲音,很輕的點了點頭。

    他很開心,結束的時候,還又對著她確定了一遍,看到她又一次的點頭時,他將臉埋在她的脖頸里笑的肩胛骨微微發顫。

    她看他笑,也跟著笑了,心頭壓著的那抹不確定,就那么散了。

    她想,見就見吧,嫁就嫁吧,她不想看他失落,也不想惹他不高興,反正就像是當初決定當他女朋友時一樣,他長得那么帥,對她又那么好,就算是將來離了婚,那也是她賺到了。

    第二天醒來,陳恩賜飛長沙,秦孑親自送她去的機場,分開之前,秦孑還再三提醒她,秦老爺子生日的時間。

    陳恩賜是真的想和秦孑一起回北京,一起去給他爺爺過生日,然后一起去見見他的家人。

    她想著自己不能空手回北京,決定好和他一起回北京的第二天,就開始悄悄地選禮物。

    她翻來覆去選了好幾天,總算確定了給他爺爺的生日禮物。

    她還提前告訴了經紀人,他爺爺生日的那天,她有點私人的事情要處理,不能接任何通告。

    但很多時候,真的會出現意外的。

    意外之所以是意外,是因為你也不愿意發生這樣的突發情況。

    她臨時接的一個通告,由于時間安排不妥,導致延期了半天,合同簽約的時候寫了類似條款,合作方不算違約,她走不開,只能被迫留下,她翻了一天的航班,最后跟秦孑商量出來的結果,是他從上海飛北京,她從她所在地飛北京,他們在機場會和。

    雖然通告延期了半天,但這樣的安排,足夠她來得及去給秦老爺子過生日。

    計劃趕不上變化,這句話一點也不假,通告結束后,她直接搭車趕往機場,那天真的很邪門,說都說不清楚的詭異,后來陳恩賜想,大概上天都不想讓她和秦孑在一起,所以才會有那樣趕巧的事發生。

    那天,通往機場的高速,出了連環車禍,有人當場死亡,還有一輛車撞燃了,救護車和消防車都趕來了,情況太嚴重,路況被封了一個小時,當時陳恩賜身處在高速路上,進也不能進退也不能退,等路況好不容易順暢了,因為堆積的去往機場的車輛太多,導致車速開不快,從而也致使她趕到機場時,飛機也停止了辦理登機手續。

    她只能選擇臨時改簽飛機,但最早能起飛的一趟航班,是晚上九點鐘,等她到北京,差不多十一點半,從機場出來,完全錯過了秦老爺子生日。她有想過改成高鐵的,但是高鐵票早就賣空了。

    她第一時間給秦孑打了電話,當時的秦孑應該是已經在飛機上了,手機是關機狀態。

    她給秦孑發了很多條微信,將事情一一說清楚,然后就改簽了新的航班。

    秦孑到北京的時候,她還在機場候機,秦孑看到她發的那些消息,只回了她一句話:“實在是趕不過來,就不用勉強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