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修真小說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天劫熱

11选5前三组和值奖金: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天劫熱

    文凈道人雖然穩穩的忽悠住了,但自己現如今,卻是真的陷入了?;?。

    西方教現在對南海海神已是起了殺心,南海海神人設單純的【人教中人】的背景已是有些不穩……

    還好,自己一直將真正身份藏了起來。

    此時來看,自己當時耗費心力,讓人教小法師、南海海神、度仙門弟子,三個身份互相分離,確實不是白費功夫。

    現在雖說也非毫無隱患,畢竟要考慮到【敖乙被人搜魂】、【敖乙被人控制心神】、【敖乙被扔到了油鍋】等等突發事件。

    但這總比他李長壽直接暴露在西方眾高手的視野下,要好很多……

    身處這大教的旋渦之中,該如何才能更好的自保?

    李長壽也知,自己此時稍感被動,歸根結底還是修道歲月太淺,積累不充分,導致自己在這般風云大事之中,無法全面發揮、盡善而為。

    他不禁陷入了思索。

    想要?;ず米隕?,自然就是要‘藏得深’、‘跑得快’、‘明大勢’、‘抱大腿’。

    一味躲避并不穩妥,只有證明自己的價值,才能真正抱穩大腿,所以自己又必須在這個旋渦邊緣游走……

    這就宛若一個怪圈。

    西方教今天出一個鎖神蝶,明天說不定就會搞一個鎖命蟲……

    這誰受得了?

    自己能想個什么法子,把對方的注意力從自己身上挪開?

    文凈道人此時,想必已經在對西方教復命;

    為了?;ふ馕灰院笥寫笥玫募悍蕉佑?,那只鎖神蝶,李長壽并未讓文凈道人摧毀,反而是讓文凈道人回去之后對西方教的副教主詳細描述,如何找尋南海海神,又如何找錯了十八次。

    雖然對方不可能真的‘知難而退’,但總歸不能‘知難而上’,有可能會換個思路……

    說實話,只要不是威脅到李長壽的本體,紙道人對方想毀多少,那就隨他們毀多少。

    大不了,以后再開發出點豆……仙人……

    嗯?

    轟隆隆——

    “天道之力?”

    密室中,李長壽被這般悶雷聲所驚動。

    仙識掃過,發現在山門之外的渡劫圣地——某無名峰周遭,正飄著十多道身影。

    有同期弟子在渡劫。

    李長壽眼前一亮,將自己的煩心事暫時放在心底,立刻離開地下密室,對靈娥傳聲召喚。

    大不了,西方教如果再有動作,自己就直接請大法師出場,幫自己搞一場大戲。

    只需讓西方教有所忌憚,不敢輕易動南海海神就夠了。

    ——大家同臺競技,直接拔對手網線,那就未免太過分了。

    不多時,李長壽駕云帶著靈娥、熊伶俐,朝護山大陣邊緣趕去,隔著一層薄薄的透明光壁,注視著那名弟子渡劫的情形。

    與此同時,有不少門內弟子都趕來了這個方位,欣賞一下天劫,增加點自身渡劫的信心……

    今日渡劫的,還是個熟人。

    劉思哲,度仙門都林峰弟子,曾在小瓊峰跟王奇師弟為愛頂過牛、角過力,也就是當初‘雁兒師姐’與‘奇奇師弟’的感情錯亂之人。

    度仙門排名前十、前二十的仙苗,這幾年都在準備天劫,誰先渡劫,也不會按照門內排名順序……

    天劫可不會看誰的面子、聽誰的安排。

    大陣之外的無名峰上,風云變幻、狂風大作,靈氣滾滾而來,化作天劫劫云。

    那劫云的威勢,在李長壽看來……

    倒也不算太強,多少有些稀松,這也側面證明,劉思哲是真的刻苦修行,本身天賦只能稱之為中上。

    李長壽觀察了幾眼自己師妹的表情。

    此刻,靈娥直面這般天地之威,俏臉有些泛白,禁不住輕輕抿嘴……

    “師妹,這天劫怎么樣?”

    隔著半丈遠,李長壽傳聲道:“以后你也免不了要走這一遭,天劫之下,若自身之道不夠扎實,就是灰飛煙滅?!?br />
    靈娥咬了咬嘴唇,楚楚可憐地看著李長壽,隨之就是憂心忡忡地注視著那邊的渡劫之人。

    嘖……

    不給這個小丫頭一點壓力,天天跟酒玖師叔胡鬧,如何能成大器!

    “師兄……”

    “嗯?”

    “這個……沒事?!?br />
    靈娥心底輕輕一嘆,若非周圍已經有不少身影,她說不定會問一句:

    【既然這般,那能否在渡劫之前,滿足下本師妹一個小小心愿?】

    然后肯定會被罰抄寫經文什么的。

    成仙劫并不會太磨蹭,劫云備好、渡劫之人站在空中,那劫云之下雷斑匯聚,一記雷霆當頭劈下!

    “乖乖,”熊伶俐小聲問,“這是真劈呀?!?br />
    李長壽對二人淡定地傳聲道:“自然是真的劈,不然天劫的意義何在?”

    正此時,護山大陣臨時關閉,浩浩天威撲面而來!

    顯然是門內長老們,想讓弟子們更直接的感受天劫……

    劫云之下再次出現雷斑,又是一道雷霆劈落,劉思哲身形站在空中巍然不動。

    熊伶俐問:“渡劫都要劈幾道呀,表兄?!?br />
    “劉師弟的雷劫,應該是七道,”李長壽開口說著。

    他看著劫云上方呈現出的少許異象,也喊不出這雷劫的稱謂。

    可惜,沒有截教仙在場,解說之道終究不圓滿。

    雷光一道又一道地落下,第五道雷霆時,劉思哲身周已閃爍起仙靈之光。

    李長壽緩緩點頭,劉思哲這一關,應該是十拿九穩地過了。

    第六道天雷落下,劉思哲身形被劈到了山頭上,砸碎了一片山石,自身法力與天劫之力的沖撞,迸發出強烈的激波!

    靈娥也不由有些緊張;

    她在想自己面對天劫時會是哪般情形,能否扛得住這般威力的天劫。

    很快,劉思哲有些狼狽地再次跳了起來,渾身法力凝聚于身前,直面最后一道天劫!

    劫云各處雷斑閃爍,最后的天劫之力凝成了一道雷柱,直接將劉思哲的身影吞沒,也將夜晚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

    “啊——”

    雷柱中,劉思哲揚天大吼,長發亂舞!

    靈娥看的又一陣皺眉……

    待雷光消散,天地間回響起了悠揚的仙樂。

    空中出現了仙鶴回翔、仙子起舞、老翁托桃等異象,一朵靈芝般的祥云托著劉思哲緩緩飛起,而劉思哲閉著雙眼,感受著自己踏入的全新世界,臉上滿是陶醉。

    本次渡劫,沒有飛升。

    靈娥輕輕呼了口氣,“師兄,這就是成仙嗎?”

    “嗯,”李長壽笑道,“這就是成仙,修行路上的第一道關卡?!?br />
    靈娥那雙明亮的眸子,頓時流露出少許向往。

    李長壽心底松了口氣……

    總算,把靈娥的興趣,從葉公好龍式的掛念,引到了一點點修行上……

    “師兄,咱們回去吧,”靈娥小聲道,“我今后會努力修行,盡早面對天劫!”

    李長壽欣慰的一笑,剛要轉身,突然扭頭看向了一側,傳聲道:

    “再等等,還有人要渡劫,多看一場,仔細體悟吧?!?br />
    “嗯?”

    靈娥輕輕眨眼,渡劫這種事還能扎堆來的?

    果不其然,劉思哲那邊天地異象剛剛消散,正回味自己渡劫的體會,這邊突然有一名弟子大笑了兩聲。

    “我的天劫也到了!”

    話語剛落,原本消散的天地靈氣,再次朝著度仙門匯聚;

    說話的那弟子立刻越眾而出,飛向劉思哲所在的無名山峰,而新晉元仙劉思哲立刻讓開場地,對這名弟子說了幾句鼓勵的話語。

    轟隆隆——

    天雷滾滾,天威示警!

    第二波天劫表演正式開始,這次的天劫也是七道,算是仙門仙苗的平均水準。

    靈娥這次少了一些緊張,饒有興致地又看了一遍旁人渡劫,見對方順利通過,心底更是多了幾分自信。

    然而,今天的度仙門弟子,似乎是跟天劫杠上了。

    第二人渡劫完,又竄出一人,繼續引動了天劫……

    集體渡劫,其實也是有據可循。

    看到一兩人成功渡劫,其他已經到了這個門檻的弟子們,心底來了自信,覺得這波能行。

    ‘他能做到我也能做到!’

    于是,道心稍微震蕩,天劫就被直接引動。

    第三人之后,又飛出了兩名同期仙苗,小靈峰王奇,與他的道侶都林峰劉雁兒,雙雙渡劫成功。

    奇奇師弟與雁兒師姐,成了一對兒真?仙侶。

    一時間,門內眾弟子摩拳擦掌,第六人跳了出來,直面自己的天劫,然后……

    死掉了。

    被天劫劈死的這位弟子,是破天峰一脈,與李長壽差不多年歲。

    也不知是渡劫前的積累不足,還是渡劫時出了差錯,最后一道雷劫沒能撐過,在山上留下了一具破爛的尸身……

    有點頭腦發熱的眾弟子,頓時被潑了一盆冷水。

    被天劫劈死的這弟子之師,卻也只能一聲長嘆,向前為自己愛徒收拾起了尸身,另做安葬。

    靈娥那張小臉,從開心、激動、自信滿滿,也頓時變得有些……發虛。

    李長壽悠然道:“你平日里浪費多少時間在玩樂上,渡劫時,就會有多少風險?!?br />
    “師兄……”

    靈娥小手拉著李長壽的衣角,抿著嘴唇,一時間也不知自己該說些什么。

    約法三……

    罷了,看靈娥也是受了刺激,李長壽難得溫柔了一次,溫聲道:

    “天劫只是考驗,并非是完全的殺劫。

    今日渡劫者六人,五人渡劫成仙,一人命喪天劫,已是不錯的成功率。

    只是,渡劫始終是自己之事,旁人幫不上太多,你接下來須得安心修行,將自己的道基穩實,如此才可應對自如?!?br />
    “哦,”靈娥乖巧地應了句,又扭頭看了眼那被天劫削掉了數十丈高的無名峰,一時間也是百感交集。

    ‘要不還是,先了卻自己的心愿,再面對天劫吧?!?br />
    靈娥輕吟幾聲,心底默默盤算著,自己該如何出手……

    李長壽帶著靈娥與熊伶俐飄然回返。

    帶師妹圍觀了一波天劫,算是小小的插曲,能讓師妹多幾分對修行的敬畏之心,總歸是好事。

    就是可惜了那位慘死在天劫下的破天峰師兄,若是多準備幾百年,或許成功的概率會更大一些。

    接下來這二十年,應該是度仙門本期弟子渡劫的高峰期,自己也要安排出去一趟,然后‘意外’渡劫。

    本體倒是不必直接出去,安排個紙道人外出就是了。

    只要回來的時候,表露出元仙境初期的境界,也就能完美遮掩過去……

    唉,如果能拖到自己度金仙劫時,那就完美了。

    若真能這般,他出門一趟,門內以為自己是去渡成仙劫,實際上自己請大法師護法,找個隱蔽之地渡自己的長生劫。

    回來之后,門內問詢,自己就說不小心渡劫成功了,那也不算撒謊。

    李長壽輕笑了聲,隨即漸漸收斂笑容,坐在丹房前的搖椅上,思索著如何應對西方教的攻勢。

    反攻?

    暫時不具備這個條件,畢竟是自己拆西方教的臺在先,現在是對方出手的環節。

    眾所周知,洪荒算計經常是回合制。

    這一想,又是幾日過去,李長壽心底大概想出了一兩個應對之法。

    正當他想開始實踐,兩撥客人,前后腳趕來南海海神廟……

    最先來的,是龍宮送禮大隊。

    一群仙蛟兵扛著六百箱寶物,萬眾矚目中從空中落下,將寶箱堆在了安水城主廟中。

    這是給海神的謝禮,還有一份也被送去了天庭。

    也正因此,東木公匆匆趕來問詢海神的意見,龍宮送的禮,天庭收還是不收。

    李長壽沉吟幾聲,反問了木公一句:

    天庭缺還是不缺。

    若缺寶物就收下,培養天兵也不只是功德之力就足夠;若是不缺,就表現的大義凌然些拒絕。

    他們天庭可是正經的天道直轄洪荒管理機構!

    木公頓時明白了,匆匆趕回天庭應對。

    而當木公離開,李長壽清點完自己所得,計算著自己小瓊峰綜合防御體系又能取得多少進展時,一道身影自北面駕云而來。

    黃龍真人?

    這位老真人身著土黃色道袍,面露愁色,不斷唉聲嘆氣,應是遇到了什么難事。

    講道理,他海神廟什么時候改名成了【道門智慧屋】?

    怎么遇到難事,都要來此地找他一個人教小弟子傾訴?闡教沒人了嗎?

    李長壽仙識仔細看了幾眼,沒發現趙大爺的身影,心底也是松了口氣。

    雖然趙大爺的妹妹很美,但趙大爺本身,確實是個不可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