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天作不合 > 正文 第二百章 長安至

胜负彩17144期奖金:正文 第二百章 長安至

    “我都說了幾十遍了我沒有,我沒事去盜什么天官賜福圖作甚?我金陵沒有自己的東西?眼饞他的東西嗎?”喬大老爺激動的說著,伴隨著他身形晃動,一陣鎖鏈聲響了起來。

    “老爺別氣,老爺別氣,擦擦汗?!幣慌緣那羌夜蓯鋁δ門磷游譴罄弦梁?。

    眼下所有的人都被迫留在了驛站里,而老爺也是倒霉,據說那天早上同那個永州錦繡莊的管事說了幾句閑話,結果不說還好,一說直接被指出可能蓄意報復而藏畫,手腳都帶上了鎖鏈,以防老爺逃跑。

    原本還要將喬大老爺帶到大理寺去審問的,好在有錢能使鬼推磨,使了銀子,人暫且還留在客棧里。

    “可那永州錦繡莊的管事一路上也未得罪什么人,除了喬大老爺,找不出第二個了?!北喚欣醇鍬記譴罄弦詮┑拇罄硭攣睦衾裂笱蟮乃檔?,“所以啊,喬大老爺,你好好的,逞什么口舌之能???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我又豈知會如此?”喬大老爺拍了拍桌子,道,“隨口說了一句罷了?!?br />
    “那就是你倒霉,怨不得別人?!蔽睦舸蟮忠膊淮笙嘈偶也蜆岬那譴罄弦崛ネ凳裁唇跣遄男逋?,搖頭嘆道,“除了喬大老爺你這里,眼下根本沒有別的線索?!?br />
    那是貢品,便是出手也不好出手,而且萬一查到了,那可是要殺頭的,所以一般竊賊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去打貢品的主意的。

    相比一般失竊案,貢品失竊是慣盜所為可能性極低。而且比起那副錦繡莊的繡圖,洛陽金陵的貢品論價值更是不凡,就算不提洛陽金陵,永州自己上供的貢品,比那副精修圖更值錢也更容易脫手的也有的是,那副失竊的繡圖一旁就擺放著一塊價值連城的美玉,不管是拿去外頭偷賣還是要帶走都輕而易舉。

    所以,這一看便不大像是慣盜所為,被指有人蓄意針對錦繡莊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如此情況之下,同錦繡莊管事有過節的喬大老爺便成了重要嫌犯。

    “我說了不是我便不是我,你們要屈打成招嗎?”喬大老爺氣道,“難不成還要拿我下大獄不成?”

    文吏瞥了他一眼,推開了喬大老爺身邊那個管事遞來的銀票,道:“看你也是個明白人,我也不妨同你說句實話?!?br />
    “若是真查不到別的線索,大理寺沒準真會對你用刑?!敝劣謨瞇痰牧Φ?,看喬大老爺這副養尊處優的樣子也不是什么吃的起重型的人,沒準幾板子下去還真的硬著頭皮認了。

    “千金難買心頭好,”文吏道,“雖然這副繡圖論價值估摸著你喬家也買得起,可這是陛下欽點的,陛下的心頭好丟了,自然不得了?!?br />
    “天官賜福圖?陛下喜歡這個?”喬大老爺抽了抽嘴角。

    ……

    ……

    此時的十里亭驛站外,也有人問出了同樣的問題。

    “陛下喜歡天官賜福圖?”喬苒理了理衣衫起身,準備走下馬車。

    “才不是呢!”裴卿卿湊到她耳邊低聲道,“是陛下選了送給大天師的生辰禮,大天師的生辰離陛下生辰也不過幾日,底下的人暗自揣測,便以為陛下喜歡?!?br />
    “你怎么知道?”喬苒掀開車簾的動作一頓,好奇的看向她。

    裴卿卿只是朝她扮了個鬼臉,而后道,“不告訴你?!?br />
    “又來!你小小年紀哪來那么多的秘密?!焙於姑緩悶乃盜艘瘓?,而后跟隨喬苒下了馬車。

    喬書也只多看了裴卿卿兩眼,跟著走了下去。

    這個女孩子身份可不一般,一路上喬小姐多有試探足可見喬小姐也早發現了這個問題。

    不過再如何不一般,她對他們沒有惡意倒是真的。所以喬小姐才會允許她留在自己身邊。

    ……

    十里亭驛站就在長安城外不遠處,從驛站的方向向前望去,一眼便能望到長安城的城門,城門外排隊等候進城的隊伍如長龍一般。

    城墻巍峨,人群熙熙攘攘,厚重古樸之感撲面而來。

    這一刻,縱使知道這個時代的長安城同她歷史所知的長安城并不是同一處,就如曾經的金陵不是同一個金陵,有相似卻又有不同,似是而非之中,有一些卻并沒有隨著時空的改變而改變。

    三州花似錦,八水繞城流。三十六條花柳巷,七十二座管弦樓?;耐忌峽?,天下最為頭。真是奇勝之方。這是后世對于長安城的寫照。

    只是這些,眼下她暫時還無法望見,城墻隔絕了她的視線,壓下心中莫名的激動,喬苒轉身看向眼前這座十里亭驛站。

    其規模比起金陵外的那家驛站只大不小,因如今驛站之中住滿了來自金陵、洛陽與永州的商隊,車馬之多驛站之內早已停不下了,就連驛站外也擠滿了車馬,車馬上挑著的“御”字大旗隨處可見。

    一個“御”字,足夠嚇退眾多慣盜了。

    一隊官差抬著一頂軟轎便在此時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甄仕遠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她的身后,咳了一聲,提醒她:“狄大人來了?!?br />
    軟轎隊伍就在他們面前停了下來,一位五十上下的官員從轎中走了出來。

    這應當就是大理寺卿狄方行了,外表看起來并不算出挑,神情頗有幾分漫不經心的意味。

    從軟轎中走出來的狄方行匆匆掃了一眼眾人,很快目光便落到了喬苒的身上,頓了頓,他便走了過來,打量了她一會兒,開口問道:“你就是那個喬……喬苒?”

    甄仕遠忙推了推她,喬苒朝狄方行施了一禮,道:“喬苒見過狄大人?!?br />
    狄方行點了點,懶洋洋的揮了揮手,不多時身邊的官差將一物呈了上來。

    “這是你的腰牌?!鋇曳叫腥霉儼罱頻萘斯?,而后又對行至身邊,一位神情嚴肅的女官道:“這便是我們大理寺那位新進的女官,這官袍多久可以做好?”

    女官道:“替喬大人量了尺寸之后,三五日便能做好?!?br />
    狄方行這才點了點頭,揮手道:“那快些吧!”說罷這些便帶著甄仕遠走到一旁去了。

    他們走的并不算遠,也未刻意壓低聲音說話,是以喬苒還能隱隱聽到幾句他們的談話。

    “怎么走了那么久,本官可等好久了?”這是狄方行的聲音。

    甄仕遠忙笑著賠了個不是。

    狄方行又道:“本官不是懶,而是見你將她說的如此厲害,特意給她這個機會罷了?!?br />
    剩余的話便有些聽不清了,只聽得到是一些斷斷續續的話語。

    “……居然這時候鬧這一出,我行李都準備好了……”

    原來是“歸心似箭”了,難怪方才這位狄大人如此不在意的樣子。

    喬苒失笑,這狄大人倒比她想象的還要接地氣一些。她張開雙臂,女官為制她的官袍,正在為她量尺寸。

    一句話就這么突然的撞入了耳中。

    “我是致仕了,保不了你也沒法保你了,往后就靠你自己了。就算做了大理寺卿也小心一些,當年那件事……誒……他如今聲勢如日中天,你遠在金陵倒也罷了,如今來了長安城,時常在他眼皮子底下晃,不明擺著提醒他當年那件事嗎?……你膽子倒也大,自己麻煩還嫌不夠,又再找了一個……我真是想想你跟她兩個撞到一起這事……往后大理寺有的熱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