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天刀幼稚園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全面碾壓

足彩加胆奖金高吗: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全面碾壓

    第二局比賽,老佛贏得幾乎是沒有任何懸念。

    依舊是湊整法,一人50金。

    【輕言】下一場,丐幫打唐門,丐幫的組綠箭,唐門組惜陌。

    【輕言】一分鐘計時,買定離手。

    【未】你這應該弄個賠率出來。

    【輕言】又不是真下注。

    【未】下回可以試試,天刀賭坊。

    有酒有肉,聲色犬馬,江湖的生活才會更加豐富多彩吧。

    好像武俠小說里常?;岢魷?。

    【輕言】你們能不能支持下唐門?

    【當前】有點難,唐門功力差一點。

    【當前】唐門這個版本不太強啊。

    【當前】說得好像丐幫強似的。

    都是被策劃拋棄的孩子,同病相憐,抱頭痛哭。

    【輕言】說實話,丸子打唐門還是很有經驗的。

    在隔壁幫的固定隊里,主要丐幫、神威、唐門三個人撐起一片天,互相直接比來比去的,技術都不是問題。

    還有就是另外那個幫派的等級就比剩下三個低一點,整體實力弱一點,高戰也不多。

    這個高戰是咸魚里面的高戰,跟排行榜的土豪們不能比。

    不過功力排行榜上也能看得見他們。

    【輕言】有沒有要改的了?

    【未】應該沒有了。

    【輕言】45:5.

    【未】咋還多了幾個人呢?

    【輕言】估計有來湊熱鬧的。

    這邊玩的這么熱鬧,時不時還刷個廣告的,能忽悠來一個是一個。

    【輕言】蝶夢戀雨,id***,福利多多,歡迎入幫,各種好禮等你來拿!

    趁此機會打波廣告。

    【百死】id****招人啦~帥哥美女一籮筐,總有一個是你的菜!

    【當前】幫派xxx招人,帶副本帶萌新,啥啥都帶!

    【墨染】寒江城總舵招人……

    【輕言】你丫的,你怎么又來了!

    【墨染】過來圍觀一下!

    【輕言】你起開!

    墨染還沒來得及起開呢,周圍的迷妹們就已經圍了上去了!

    【當前】小哥哥,來yy聊天呀!

    【當前】小哥哥,錄個鬧鐘鈴聲好不好?

    【輕言】果然,他一來所有男生都沒地位了。

    【未】習慣就好。

    【輕言】我們太難了。

    在看不見臉的世界里,聲音確實挺重要的,聲控≈顏控。

    【墨染】輕言,你這活動搞得挺好的,哪天去我們那兒給整整?

    這是直接開始挖幫主了咩?

    【輕言】我才不去!

    【墨染】過來玩玩嘛,帶幾個妹子過來也行,未就行。

    【未】???

    就她那點小破功力,只怕墨染是看不上的吧,別說總舵了,就是副舵都帶不上。

    【未】老哥,你沒認錯人吧?

    【墨染】沒有,你師父在我那兒呢,把你帶過去應該的。

    差點忘了,她還有個師父呢,還是跟總舵主是金蘭兄弟的師父。

    【未】他還活著呢?

    【墨染】半死不活吧。

    哈哈哈哈,哥們兒很上道啊。

    【輕言】去去去,你再說兩句她就真的跟你走了。

    【墨染】哈哈哈哈!

    走是肯定不會走的,畢竟金蘭都在這里,沒有了好朋友們一起的游戲,那還能叫什么游戲?

    多少人最后是因為身邊人一個一個離開,又無心無力再去結識新的朋友而最終自己也離開了?

    等來等去,等到最后,只剩一場空。

    如果蝶夢散了,基本上很多人也就無心再繼續了。

    【輕言】準備開始比賽了!

    閑話說得太多,正事都被仍在腦后了。

    看,丸子都躺在地上睡著了。

    再看,唐門都跟娃娃跳舞呢。

    忽然想起一首歌: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忘詞兒啦!

    真是沒個正經。

    【輕言】別睡了!起來打架!

    【丸子】我還以為你要明天再打呢。

    【當前】明天我沒意見。

    【丸子】一邊玩吧。

    【當前】我看成。

    【輕言】回來!

    其實,這真的是一場沒有什么懸念,連技術含量都不高的比賽。

    【百死】丸子就喜歡打唐門,那誰天天被他虐。

    【輕言】丐幫打唐門很容易的,又能追,不像真武。

    有個突進技,在面對上來就跟你拉開距離的唐門的時候,是有一定的優勢的。天香雖然沒有突進,可是秒吊在不被黑的情況下也能竄過去,就是等待的時間有點長。

    【輕言】一會百死跟五毒我感覺都不用看了。

    【輕言】差了幾百功力吧。

    【輕衣】那我可以洗洗睡了?

    【輕言】你不猜了?

    【輕衣】人越多分到的越少,又沒什么冷門,我也不差那幾十金。

    【輕言】不是樂呵樂呵嗎?

    【輕衣】你先告我明天你打算玩什么?

    【輕言】賽馬吧。

    【輕衣】這個可以,我明天再來。

    看一眼時間,難怪輕衣要走人了,都已經十一點多了。

    【未】今天是真能折騰。

    【輕言】沒算好時間,下次應該早點準備的,直接打決賽。

    為啥會這樣?還不是因為當時腦子一熱想出來的主意唄。

    自己挖的坑,哭著也得填。(說得就是我了?。?br />
    當甩葫蘆遇到biubiubiu,扔一根兒,擋一根兒,擋一根兒又扔一根兒。

    噼里啪啦boom,直接炸傀儡。

    蠻力龍吟拉起來,看著就疼。

    丐幫的拳頭還是硬啊,何況唐門的頭還不鐵。

    【輕言】實力差距有點大。

    【輕言】準備分錢吧還是。

    下一輪的神威與五毒之戰也是一樣,脆皮遇到頭鐵,一點面子都不給。

    最刺激的是,小五毒本來想偷襲的,結果直接被疾風槍給捅出來了。之后的一波是真的傷啊。

    【輕言】這五毒膽兒真大,還想偷襲。

    【未】畢竟偷襲捅一刀還是賺的,不然他還沒跑回百死面前就被戳漏了。

    既然正面交戰不占便宜,何不孤注一擲偷襲一波,成了就血賺,不成,其實也沒什么太大的區別。

    壓著功力,壓著實力,有時候需要的就是一點點勇氣。

    嗯,送命的勇氣。

    四場比賽全部結束,一局比一局快。

    剩下的是兩個神威,一個真武,一個丐幫。

    為了避免內戰的出現,也為了避免同一個幫派的湊到一起,那就只能老佛去打丸子,百死去碰一碰那個真武了。

    神威與丐幫的相遇,紅光滿面的。

    神威與真武的碰撞,紅里透著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