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风采35选7中奖金额:正文 第47章進來的是個男人

    “略略略……”夏若對著慕敬霆的背影,做了個超級搞笑的鬼臉,卻在慕敬霆轉身的一刻瞬間恢復了正常的模樣。

    “怎么了呀,敬霆哥哥?還有什么吩咐?”夏若的小臉兒上堆起甜甜的笑,模樣十分的乖巧可愛。

    自幼熟識,慕敬霆怎么會被夏若的乖巧模樣騙了去?狠瞪了夏若一眼,慕敬霆冷冷的說道,“最后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如果那件事還是查不出眉目……”

    說到這里,慕敬霆從鼻孔里發出兩聲威脅意味極濃的哼聲,“后果自負!”

    “砰!”

    套間的房門緊緊關閉,慕敬霆的身影也隨之消失在夏若的視線里。

    呃……

    剛剛發生什么事了?夏若抹了抹鼻子,仿佛剛剛門板就是拍在自己臉上一般。糟了,慕敬霆那個瘟神說只給自己三個月的時間,時間一到,如果自己拿不出個像樣的結果,怕是會死相難看。

    可是都已經查了這么多年了,也一直都沒有個結果,夏若早就勸慕敬霆放棄吧,找不到了,是慕敬霆自己固執得不肯放棄。

    夏若欲哭無淚,忽然后悔回國。

    沙灘上,羅玥桐躺在遮陽傘下邊閉著眼睛享受著陽光的沐浴海風的洗禮,心中的愁緒慢慢消散開來。徐文彥在海里有了一會兒之后,又上得岸來。

    “小羅,你真的不認識慕敬霆嗎?”徐文彥皺著眉頭,滿臉心事的問道。

    “你這是怎么啦?”羅玥桐坐直了身子,給徐文彥留出一塊空場來,“坐吧,喝汽水嗎?”羅玥桐一邊說著,一邊從長椅下面的小冰箱里取出兩瓶汽水,一瓶留給自己,一瓶遞給了徐文彥。

    “這是你第二次問我這個問題了,到底發生什么事了?”羅玥桐看著自家老板,正色問道。

    “我……”徐文彥想了想,最后還是搖了搖頭,“沒事?!?br />
    “你這是沒事嗎?”羅玥桐哭笑不得的翻了個白眼,“老板你放心,我保證沒有得罪過慕敬霆,我們也不會遭到他的任何報復的?!?br />
    因為徐文彥之前問過她是不是跟慕敬霆有過節,所以羅玥桐才有此一答。只不過在說到自己沒有得罪過慕敬霆的時候,羅玥桐小小的心虛了一下。

    她那個……應該不算得罪吧?

    主辦方邀請所有的參賽單位和選手在人工島上狂歡三天,除了讓大家徹底的放松玩樂之外,當然還有專門準備的項目,當晚的酒會便是其中之一。

    來之前羅玥桐并不知道還有酒會要參加,所以只帶了工作裝和日常裝。雖然沒有參加過這么高規格高檔次的酒會,但是羅玥桐也知道出席這種場合,是一定要穿晚禮服的。

    她!沒!有!

    這可怎么辦?羅玥桐急的直轉圈兒,作為老板的徐文彥倒是不怎么在意。

    “小羅,你歇會兒吧,轉的我頭暈?!斃煳難宓腫盤粞ㄋ檔?。

    “老板,你怎么還坐的那么穩?我沒有禮服啊,沒有禮服,我怎么辦?”羅玥桐沖著徐文彥大吼,氣他沒有告訴自己還有這么重要的酒會。

    “沒有就沒有嘍?!斃煳難逅柿慫始綈?,“反正你給自己的定位從來都不是用美色征服別人?!?br />
    “呃……你說的對!”羅玥桐發現徐文彥的這句話,竟然讓她無法反駁,“所以……我隨便穿件什么衣服去都可以嘍?你不會怪我給公司的形象抹黑吧?”

    “我可沒說你可以隨便的穿件什么?!斃煳難甯轄艟勒?。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辦嘛?我不去了行不行?”羅玥桐氣呼呼的吼完,一屁股坐進了沙發里。

    到底是多年來為公司立下汗馬功勞的老員工,徐文彥對待羅玥桐的態度跟家人沒什么兩樣。見小丫頭真的炸了毛,徐文彥哈哈一笑,拉起羅玥桐就往外走。

    “喂,你不趕緊想辦法,又要去哪瘋???”羅玥桐氣急敗壞的嚷嚷著。

    “這不就是帶你去想辦法嗎?”徐文彥輕描淡寫的回應道。

    兩個人的聲音慢慢的消失在走廊里,不知道最后去了何處,也不知道徐文彥所說的辦法到底是什么。

    晚上把八點鐘,酒會正式開始。炫目華美的燈光下,穿著得體的商界精英們三三五五的聚在一起,或頻頻舉杯或相談甚歡,整個酒會一片高端大氣之相。

    慕敬霆如同今晚的王者,一襲筆挺合身的玄黑西服包裹著他完美健碩的身材。在慕敬霆的周圍,聚集著無數張諂媚的笑臉,慕敬霆隨口敷衍著,眼睛卻不時的飄向會場的各處,似乎在尋找著什么。

    大門忽然悄無聲息的裂開一道細縫兒,然后便靜止下來,似乎又一雙眼睛正透過門縫觀察著酒會現場的動靜。

    除了慕敬霆,似乎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小小的細節。

    呵……

    慕敬霆在心里冷笑,伸手撥開擋著自己視線的那個人,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大門。

    果然,那扇門沒有讓慕敬霆失望,稍微的停頓之后便繼續緩緩的開啟,原本的細縫兒也終于變成了可以讓一個成年人順利通過的空檔。

    一個男人從外面閃了進來。

    嗯?男人?

    幽深的瞳孔驟然收縮,不是她?慕敬霆心中泛起一陣難以言明的感覺。

    打從進到酒會現場,慕敬霆就在有意無意的尋找著某人的身影。曳地長裙、嬌俏短裙,偏偏每一個身影都不屬于那個女人。

    難道她沒來?不會啊,作為亞軍的她,也算是本次酒會的重要人物,就算是為了他們自己公司著想,她也不能缺席。

    可是找了一圈兒又一圈兒,慕敬霆不得不承認,那個女人真的沒有來。就在慕敬霆索然乏味之際,會場的大門忽然被人悄悄的推開。

    呵,原來是遲到了,蠢女人!

    那一刻,慕敬霆在心里冷冷的嘲諷著。

    可是激動了半天,期盼了半天,進來的竟然是個男人,那種心緒被高高提起又狠狠摔下的落差讓慕敬霆皺緊了眉頭。

    眼前又有哪個公司的負責人過來敬酒,慕敬霆忽然覺得這人長得賊眉鼠眼的,著實讓人厭煩。

    “走開!”慕敬霆周身的氣場瞬間變冷,陰冷的眸子在對方的臉上淡淡的掃過。

    好不容易擠到前面,得到了一次跟慕敬霆說話的機會,那人本是滿心歡喜的給慕敬霆敬酒,可是被慕敬霆的眼神一掃,立刻心驚手抖,擎著的酒杯跟著一晃……

    好死不死的,有幾滴調皮的彩色雞尾酒在空中畫過完美的曲線之后,咻的落在了慕敬霆潔白的襯衫上。

    “啊……”敬酒的人一聲驚呼,趕緊掩住了嘴巴,“對不住對不??!”那人連聲道歉,想要伸手來幫慕敬霆擦拭一下,卻被慕敬霆刀子一般的眼神嚇了回去。

    慕敬霆這邊亂糟糟的,吸去了在場大部分的人注意,大家似乎都在等待著。

    有的人是想看看以慕敬霆這樣的身份,在這種場合之下被人弄臟了衣服會如何處理;有的人則是幸災樂禍的想看看那個弄臟慕敬霆襯衫的家伙會是什么下場。

    剛剛進門的那個瘦弱的身影,正好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一路低著頭走到了徐文彥的身邊,“老板,我來了?!?br />
    聽聲音,這個打扮成男人模樣的遲到者,竟然是羅玥桐。

    徐文彥轉過頭來,笑瞇瞇的打量著羅玥桐,“不錯不錯,我就說我這個主意行嘛,英姿颯爽銳氣蓬勃,好,非常好!”

    徐文彥連聲的稱贊道,羅玥桐卻不吃他這一套。

    橫了徐文彥一眼,羅玥桐沒好氣的說道,“呸,你把我弄著這幅鬼樣子,你當然說好看了?!甭瞢h桐一邊說著一邊拍了拍身上的西服,“這哪里好看?黑黢黢的?!?br />
    “真的很好看,相信我?!斃煳難逅底嘔故咕⒍牡懔說閫?,“你可是這次比賽的亞軍,待會兒肯定會有人來跟你聊天。能少說就少說,當心被人斷章取義?!斃煳難逑窀魴殖ひ謊墓卣兆怕瞢h桐。

    “好,我記住了?!甭瞢h桐點了點頭。

    兩個人又聊了幾句,徐文彥很快就被人拽走了,這下便又剩下了羅玥桐一個人。酒會的一切對羅玥桐來說都是陌生的,她不知道該怎么跟人攀談,更不知道要聊些什么。

    慢慢的退到墻角,羅玥桐從侍者的手里拿過一杯花花綠綠的飲料,有一口沒一口的品咂著,心里只盼著這場酒會快點兒結束。

    偶爾抬頭的時候,羅玥桐會發現人群中有人在遠遠的向她舉杯示意,每每見此情況,羅玥桐也趕緊學著對方的樣子,舉起杯子想對方示意一下,然后淺淺的抿上一口。

    羅玥桐是站在靠近門口的位置,而好多人都聚集在會場的最里面,靠近舞臺的位置。咦?為什么會有舞臺,難道待會有表演嗎?那些人是怎么了?都聚在那邊,不熱嗎?

    羅玥桐發現自己真是無聊得可以,竟然連這么閑的事情都不放過。

    忽然,舞臺前面那群聚在一起的人們四散開來,似乎有人從后面離開了。人們繼續頻頻舉杯,說說笑笑,酒會依舊如常進行,沒有因為誰的離開而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