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賣力 > 正文 第053章被兩個小萌寶套路了

胜负彩中13场奖金:正文 第053章被兩個小萌寶套路了

    “那個,小辰你帶著小星進去看看他?”

    顧西城心虛的將腳往后挪動了幾下,眨著眼睛期盼的看著兒子。

    “媽咪不進去看爹地嗎?是媽咪用屁股把爹地坐傷的吧?媽咪你不進去看爹地,爹地會很傷心的哦~”

    顧之辰走到顧西城身邊,伸出小手,一下子抱住了顧西城的大長腿,仰著可愛的小臉蛋,同她說道。

    顧西城低頭看著兒子酷似那個男人的精致臉蛋,心里更加理虧。

    “兒子,我覺得你爹地現在應該不太想看到我,你看啊,他現在腳殘了,心情肯定非常不好,要是見到了我,那一定會亂發脾氣

    ,你也見過他兇的樣子,你難道想要看到媽咪被他罵嗎?他不是喜歡你和小星嘛,你帶著小星進去看看他,說不定他看到你們

    心情好了,一高興,就原諒媽咪了,寶貝兒,你可一定要幫媽咪啊?!?br />
    顧西城伸出手,將顧之辰往門口推了推,催促的求饒:“兒子,快去,你看小星都進去了,媽咪相信你,一定有辦法幫媽咪的,

    對吧?”

    “媽咪是要在門口等我嗎?”顧之辰歪著小腦袋,很天真的問道。

    顧西城尷尬的笑了笑:“那個,媽咪臨時有點事,著急要出門,這樣,你先和小星進去哄一下你們爹地,媽咪辦完了事,肯定很

    快就回來,對了,他不是傷了腳了嗎?媽咪還要去給他買只豬腳回來燉湯,所以媽咪就先走了哈?!?br />
    顧之辰吧唧小嘴還想說點什么,可是顧西城生怕兒子提出要她一起去看駱邵烈的話,嚇得一溜煙,轉身就跑掉了。

    。

    臥室內。

    顧之星正撅著小屁股往駱邵烈的床上爬,粉嘟嘟的嘴里還叼著一根粉色的棒棒糖。

    她不說話,嘴里嘰嘰咕咕的,駱邵烈也根本聽不清她說的什么。

    但是看到她這么努力往他床上爬的動作,本來因為腳受傷一臉陰霾的他,此時看到這么可愛的女兒,悶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

    他薄唇勾起,伸出手臂直接攬住了女兒的小身子,直接一提。

    顧之星小小的身板便被提到半空中。

    她嚇了一跳,瞪著水盈盈的大眼睛看著駱邵烈,嘴巴張成O字形。

    “吧嗒!”

    嘴里的棒棒糖因為張大嘴型掉在了駱邵烈的被子上。

    有著嚴重潔癖的駱邵烈卻一點都沒有嫌棄,寵溺的微笑著將他手里的小寶貝兒抱在懷里,俯身低頭親了親她的小臉蛋:“還是我

    的寶貝兒小星最乖了,都知道來看爹地了?!?br />
    顧之星卻像是沒聽見他的話似得,一雙大眼睛盯著掉在被子上的棒棒糖。

    她在他懷里踢打了幾下小腿兒,可是駱邵烈根本不曉得她的意思。

    “怎么了?是不是爹地捏疼你了?爹地給你揉揉好不好?”

    駱邵烈與小星額頭相抵,笑著問道。

    “哇——爹地壞,嗚嗚嗚,哇……”

    小星卻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嘴里嘀嘀咕咕喊著爹地壞。

    駱邵烈傻眼了!

    這怎么好端端忽然就哭起來了呢?

    “寶貝兒,不哭不哭,這是怎么了?乖啊,不哭了,都是爹地不好,你告訴爹地好不好?你到底是怎么了?”

    駱邵烈一看到女兒哭了,他的心如同針扎般的揪心的疼。

    “爹地,你都這么大的人了,怎么還搶小星的棒棒糖吃???你把小星都欺負哭了,爹地你太過分了!”

    此時,顧之辰邁著小腿噠噠的走過來,他從口袋里直接拿出了一個新的棒棒糖,剝了紙直接塞進了小星的嘴巴里。

    小星頓時不哭了,小嘴吧唧吧唧的舔著棒棒糖,朝著哥哥笑瞇瞇的瞇著眼睛。

    “不是,我沒有,兒子,爹地怎么可能會搶小星的糖呢?這是她剛才掉的……”

    駱邵烈怕兒子誤會,連忙解釋。

    顧之辰很認真的看著他,聽到他的解釋,伸手摸著小下巴嘆了口氣:“好吧,就算爹地說的是真話好了,反正剛才只有你們兩個

    ,小星也不會說話,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吧……”

    駱邵烈:“……”什么叫就算說的是真話?他說的就是真話!

    駱邵烈一頭的黑線,實在是不知道到底又怎么得罪了他的小兒子。

    這小子……

    他該不會是因為顧西城害的他腳受傷了,所以故意來先發制人吧?

    不不不,他兒子雖然挺精明,但是畢竟還是個孩子,心眼怎么會這么多?

    “小辰,你告訴爹地,是誰教你來說這些話的?是不是你媽咪?她人呢?她將我害的腳骨折了,要躺三個月,她一句話都不交代

    ,不道歉,就這樣躲著不見人?”

    駱邵烈一邊拍著懷里的女兒,一邊看著兒子問道。

    顧之辰眨了眨大眼睛:“爹地哦,你是不是男子漢?”

    駱邵烈愣了一下:“爹地當然是男子漢,兒子你怎么這么問?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哦~爹地都說了你是男子漢,那男子漢怎么能為難媽咪呢?除非爹地是女人,爹地是女人嗎?”

    顧之辰無辜的看著他再次問道。

    駱邵烈:“……”怎么就被這小子繞進去了呢?

    “我……”駱邵烈話都還沒說,就聽到兒子又開始說道:“好了,我知道了,爹地是男子漢,所以不會生媽咪的氣,再說了,媽咪

    都出去給你買豬蹄子去了,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嘛?!?br />
    “豬蹄子?誰要豬蹄子了?”

    這女人是不是瘋了?

    做錯事情不道歉,還要買豬蹄子來侮辱他?

    “你不吃不行啊,媽咪說吃啥補啥,你這蹄子受傷了就該好好補補,媽咪很關心你啦,爹地你就不要生氣啦!”

    顧之辰笑瞇瞇的看著他,烏黑澄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眼睛里似乎流轉著一抹狡黠的光芒。

    駱邵烈心中一陣怒吼。

    顧西城!你的腳才是大豬蹄子,你給我回來把話說清楚了!

    “哎,爹地你臉色怎么這么差?你要是不原諒媽咪,那我們只能跟著媽咪去和干爹生活了,小星,你喜歡干爹不?”

    顧之辰忽然看著自己懵懵懂懂的妹妹問道。

    小星此時正撅著小屁股趴在駱邵烈懷里,聽到哥哥的話,腦袋里下意識就想起了干爹給她的小蛋糕啦,冰淇淋啦。

    “爹地壞,干爹好……”她記得只要說這話,哥哥就會將干爹給她的好吃的,送給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