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奖金额度:正文 第46章 裝糊涂

    “姨娘,我只是捏了妹妹的手指一下,根本沒用力,不知道為什么妹妹會覺得那么疼?!蹦皆漆都絳謐盼薰伎閃謀砬?,委屈萬分。

    慕梓苼也覺得奇怪,明明手指看著和平常沒什么兩樣,可被慕云岫捏過的地方卻火辣辣的疼。她的痛苦絕對不是裝出來的,但是別說慕云山了,就連林雨柔都有些不太相信。

    其實這都是紅蓮那小屁孩搞的鬼,因為他的火焰并非普通的火,表面看起來沒有燒灼,但疼痛卻比真實的火焰灼燒還要強烈。不過,這種疼痛比較短暫,過一會兒就自動消失了,也算是給慕梓苼一個小小的教訓。

    “娘,父親,我的手指剛才真的很疼很疼,肯定是她使了什么妖術!娘你要相信我!”慕梓苼急著解釋,可慕云山關懷的眼神看向的卻是慕云岫。

    “云岫,你傷得怎么樣?要不要為父請大夫給你看一看?”

    “不用了父親,我沒事,休息休息也就好了?!蹦皆漆犢戳肆鐘耆嵋謊?,很是善解人意道,“方才姨娘也是愛護妹妹心切,一時情急才出手傷了我,還請父親不要責怪姨娘?!?br />
    慕云山這些年忙于城中的事務,對慕云岫疏于照料本就心中有愧,剛才親眼看到林雨柔出手傷了慕云岫,深知這些年慕云岫在家中必定受了不少苦,聞言忍不住皺眉。

    林雨柔跟隨慕云山這么多年,察言觀色的能力還是有的。她趕緊道:“老爺,此事確實是我魯莽了,稍后我一定請城中最好的大夫為云岫查看傷勢。不過,眼下的當務之急,還是要想辦法解決慕家產業的危局?!?br />
    今日她精心策劃了這一切,就是為了問罪慕云岫,不能因為這件事打岔忘了最重要的一樁。

    “慕家的產業既然全權交給你打理,我也不多過問,你自己看著處置吧?!?br />
    “可是老爺,這次的事情畢竟是因云岫而起,解鈴還須系鈴人,若是云岫不去向翩翩當面認錯,只怕林家不會停止對慕家的打壓?!繃鐘耆嵋槐吡粢庾拍皆粕降謀砬楸浠?,一邊添油加醋道,“林家在莫安城的產業有多大,老爺您也是知道的,更何況我那侄子又在朝中擔任要職,得罪林家對慕家百害而無一利。云岫是個聰明的孩子,想必她也知道其中的道理?!?br />
    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平息林翩翩的怒氣想把慕云岫推出去當槍靶子。

    林雨柔母女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林翩翩之所以發這么大的火氣跟慕家作對,不可能是因為她慕云岫個人的原因,倘若真的是為了對付她,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親姑姑都遷怒起來??蠢戳鐘耆嶸洗未藕窶袢チ旨遺庾鎦揮邪司攀翹副懶?。

    又或者說,她們已經協商好,把她慕云岫交給林翩翩處置,之前發生的一切就可以一筆勾銷。

    不管怎樣,她也不可能遂了她們的心意!

    “姨娘,我怎么不記得我何時得罪過林表妹?還請姨娘幫我回憶回憶!”慕云岫裝傻充愣,笑瞇著一雙眼睛擺出人畜無害的表情。

    “你還在這裝糊涂!”慕梓苼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沖上前,原本想指著慕云岫的,但是手指伸到了一半又硬生生的撤了回來,咬著牙跟道,“上次表妹好心好意請我們吃飯,你卻當著譽親王殿下的面言行粗鄙,衣冠不整的出入陌生男子的房間。表妹好言相勸,你卻語出不遜,詆毀表妹。表妹對譽親王殿下的心意人盡皆知,你這么做不是故意讓表妹在欽慕之人面前難堪么?”

    林雨柔忙接著道:“云岫行為出格在家中也就算了,在外人面前好歹也收斂一些!那譽親王是何等人物,讓他瞧見了你這般的失態,豈不是丟了我們慕家的顏面?再說翩翩那邊,她是真的發了大脾氣,也就是我和笙兒與她親厚,替云岫求了個情,她說了只要你一個人去林家當面向她賠禮謝罪,她就原諒你,也不會繼續為難我們慕家?!?br />
    這母女兩個一個白臉一個紅臉,唱得倒是精彩,慕云岫聽了都忍不住想為她們拍手叫好。

    看樣子,這兩人對劇本對得還挺熟練的。

    慕云山聽完,似信非信的看了慕云岫一眼問:“云岫,你姨娘和妹妹所言是真的?”

    慕云岫也不解釋,反問道:“父親,女兒若說沒有做過,你可相信?”

    慕云山的面色有些復雜,眉宇不由得皺了起來,似乎是在思索這個問題。

    林雨柔繼續煽動道:“云岫,事已至此,你狡辯也沒用,慕家上下幾十口人都是靠著這份家業養活,你身為慕家的一份子,也該為慕家做點事。再說,我們也不是逼你上刀山下火海,不過是去跟翩翩服個軟道個歉罷了,不算是太為難你吧?”

    沒錯,咋聽之下確實不算為難人。

    可是林雨柔母女兩個大費周章擺了這出戲,怎么可能就是道個歉那么簡單。

    真要進了林家的大門,以林翩翩的性子,只怕會恨不能把她給生吞活剮。

    慕云岫站在一旁沒有說話,視線落在慕云山的身上。

    其實林雨柔母女的用意昭然若揭,她也早就應對之策,只不過就想看看慕云山的態度。

    “老爺,您發個話吧?!?br />
    慕云山背著手,沉了口氣,鎖著眉開口道:“云岫雖然不似大家閨秀那般知書達理,不過做事還是有些分寸的,我相信她不會做出太出格的事情。若是林家有意要為難我們慕家,那就算云岫去道了歉也未必有用??鑾?,我們慕云山是莫安城的一城之主,若是要卑躬屈膝去討好林家才能有口飯吃,那這個城主我不做也罷!”

    “老爺!你這么說是要棄慕家上下幾十口不管不顧了么!”林雨柔一聽慕云山的表態,頓時有些急了,咬著牙道,“那從今日起,慕家的生意我不打理了,老爺您自己想辦法吧!”

    林雨柔此話一出,明顯帶著威脅的意思。因為在場的人都知道,慕云山雖然是一城之主,但是每月的俸祿并不高,時不時的城里鬧個災情還要自掏腰包救助難民,要是沒有林雨柔在后面替他打理生意,只怕這慕府的門面都很難維持下去。

    就在所有人都沉默的時候,一個聲音卻悠然響起:“這樣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