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任九开奖奖金统计:正文 第14章:小言不見了

    飲料?林小言回憶起當時點了飲料后去上了趟衛生間,難道是那個時候被人下的藥?

    啪,林小言氣憤至極,揚手就是一巴掌“陸澤陽,你還是不是人了?”

    原來一切都是他們搞的鬼,林小言打死也不會想到,與她素未謀面的律師居然會在她的飲料里下藥。

    陸澤陽側身躲開了女人的巴掌,揚手握住女人的手一推,女人順勢癱倒在地上,“現在我的手上可又多了你和嚴總的激。情視頻?!?br />
    男人特意安排在了那家酒店,里面早已安裝了攝像頭,里面發生的一切都記錄得清清楚楚。

    他看著我的眼睛變得越發兇狠,面目也慢慢猙獰,“如果你膽敢將我和啊蔭的事情泄露出去,我就讓全世界的人看看你對你那所謂的哥哥是多么的放。蕩。大不了魚死網破,誰也別想好過?!?br />
    林小言的心又急又痛,怕是沒有哪個女人可以忍受自己的激情視頻被傳得滿世界飛。

    “林小言,你好好想想吧,結婚不到一年你就出去偷q,偷q對象居然還是嚴氏仲裁,你名義上的哥哥,你可以不要臉,可他嚴墨也不要了嗎?我相信這個視頻傳出去不出一分鐘便會引爆各大娛樂頭條,難道你就不怕嚴家被你拉下水被萬人唾棄嗎?”

    這件事情林蔭其實并不知情,陸澤陽之所以將林小言設計送上嚴墨的床上,也是想徹底斷了林蔭的想法,嚴墨是個強勁的對手,他不敢賭。

    陸澤陽渾身上下散發著惡臭一樣讓林小言覺得惡心,她將頭看向別處,雖然全身都在顫抖,但她還是慢條斯理裹緊浴巾,站了起來。

    “陸澤陽,你一個一米七八的大男人除了威脅女人就沒別的本事了嗎?”林小言除了后悔當初的荒唐決定,此刻更應該做的便是彌補。

    她一直強撐著在讓自己驕傲,離開房間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沒有讓自己摔倒。

    ——

    第二天,嚴氏集團總裁辦公室秘書送來一封信,是林小言的筆跡。

    嚴墨,對不起,我走了!

    嚴墨騰的從椅子上彈起,秘書一臉疑惑,“嚴總出什么事了?”

    “小言不見了,給我找,就算把整個楠城翻個底朝天,也要把她給我找回來?!?br />
    電話一個接一個的打出去,一個接一個的打進來,可都絲毫沒有林小言的消息,好像突然從世界消失了一般,一向沉重冷靜的嚴墨開始變得煩躁不安起來。

    “嚴總,陸澤陽也不見了?!毖夏詰彌⊙圓患蟊閂扇巳フ衣皆笱艄?,現在怎么連他也不見了?

    小言的失蹤一定和他脫不了干系!

    “給我找!”嚴墨怒吼道,秘書嚇得一哆嗦,立刻點頭出去了。

    嚴墨冷俊的臉上染了大片怒氣,看上去異常駭人,拳頭憤怒的擊打在辦工桌上,似乎指關節都在咯吱咯吱響,“陸澤陽,如果小言有什么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br />
    縱使嚴墨發動了大規模的尋找,可依舊沒有任何消息。

    “嚴總,這是我們一個手下發來的視頻,他在東街地下通道見到一個背影和陸澤陽極其相似的男人,鬼鬼祟祟的很是可可疑?!泵厥樗低杲擲锏氖悠檔蕕攪搜夏拿媲?。

    雖然視頻里的男人戴有鴨舌帽,口罩,可嚴墨還是從他那雙眼睛一眼認出,“是他,在哪?快帶我去?!?br />
    邁巴赫行駛在漆黑的夜里,直奔東街而去。

    在小弟的指引下,嚴墨順利找到了陸澤陽,門被撞開的時候男人正狼吞虎咽的吃著泡面,看上去十分狼狽。

    在嚴墨的示意下,幾個保鏢上前三下五除二便將陸澤陽押到了嚴墨的面前,“哥,饒命啊。我什么都沒有做,你放過我?!?br />
    “什么都沒做?那你告訴我小言去哪了?”嚴墨的聲音冰冷狠戾,讓人不寒而栗。

    陸澤陽戰戰兢兢的回到,“我也不知道小言去了哪里,那天她出去后就再也沒回來過?!?br />
    “不知道?作為丈夫,你連你老婆去哪里你都不知道?她現在生死未卜,你卻還有心思躲在這里吃面?!毖夏咚當嘖?,此刻的陸澤陽像落水狗一樣,蜷縮在墻角跟嚇得全身發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