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选5前三组奖金:正文 第六十六章 有驚無險

    東籬的內宮雖然看上去一片寧靜,但是自然有人趁著月黑風高暗中活動密謀一場大戲。就算是禁軍一列列的經過,卻依舊沒有發現那矯捷靈動的身姿。從內宮出來后,易柔沒有半刻猶豫,斑駁的黑影在眾人身后一閃而過,毫無端倪。

    而剛剛和梅易柔見過面的清月也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了顏昕昕的寢宮,或許是時候讓顏昕昕重獲圣恩了。

    “王妃您可回來了?!幣茲岣棧乩?,宇寧和琳兒便一臉慌張的在一旁說到。

    直覺告訴梅易柔,可能出事了。

    "怎么了?"

    "安皓來了。說是要同王爺和您商量一下太后病重的事,好在王爺及時趕了過來拖住了安皓,約么著已經一炷香的時間了,您要不要趕緊去前廳看看。"宇寧說著已經幫梅易柔脫下了身上的夜行衣,琳兒也趕緊拿出了一件素色的長裙。

    "哼。商量太后病重之事需要九五至尊深更半夜親臨王府嗎?真是荒唐…"梅易柔也手忙腳亂的穿好衣服匆忙的往前廳趕去。

    "見過皇兄,不知皇兄深夜到訪,易柔來遲還請皇兄責罰。"梅易柔剛到前廳,就看到安皓,安勛和祝婷兒都一本正經的坐在桌案邊,仿佛等了自己很久的樣子。

    "不是叫你別來了嗎?你這時疾剛好好,夜深露重的小心又著了涼。豈不是辜負了大夫的一番功夫。"沒等安皓張嘴,安勛搶先一步說了話。梅易柔明白,安勛的這番話是對自己的?;?。

    "可是皇兄深夜前來,定有重要之事,婷兒妹妹身懷六甲都坐在這里,易柔豈有不來之理。我剛剛已經教訓過身邊這不懂事的丫頭了,這么大的事竟然不叫醒我。"梅易柔靈機一動,唱雙簧一樣的配合著安勛演戲。

    因為找不到任何不合理的地方,安皓簡單交代了兩句便帶人離開了。雖然如此,但是易柔心里清楚今天只是僥幸,倘若自己在宮里多呆了一會,倘若安皓提前命人包圍了勛王府,那自己今日也不會有這么幸運了。

    "王爺,王妃。若無事臣妾先告退了。"安皓走后,祝婷兒也識趣的回了自己的寢殿。

    "說說吧,今夜又去哪了?"安勛的語氣中沒有責怪,沒有憤怒,仿佛帶著一絲得意的挑逗。

    聽到安勛這種語氣,易柔心中本來的那一絲愧疚頓時煙消云散。

    "本王問你呢?今夜又去哪了?如果不是本王和側妃幫你拖著,你要如何解釋自己的行蹤呢?你以為你那兩個侍女能騙的過皇兄么?"安勛說著說著竟然把易柔逼到了墻邊。

    "王爺,我們說過互不干涉的。今夜之事多謝王爺了,就當是我又欠了你一次。日后還你就是了。"易柔說完邊帶著嬌羞從安勛的懷前掙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離的太近的原因,易柔雪白的臉頰瞬間像被涂上了厚厚胭脂。

    "哼,還我…就怕你還不清了。"安勛暗自嘀咕著“喂,太后病情加重和你有沒有關系?”

    "您覺得有就有,您覺得沒有就沒有。"

    丟下這句摸不清楚頭腦的話,易柔便帶著宇寧和琳兒回了棲雁居。

    皇宮內,一夜寧靜。

    第二日辰時,清月起身,和往常一樣伺候著顏昕昕梳洗完畢。

    "清月,不用梳這發髻,反正陛下也不會來。梳給誰看呢。"自從小產以后,顏昕昕始終都是這樣打不起精神,處于自暴自棄的狀態。

    "娘娘,咱們今日去給太后娘娘請安。奴婢聽說太后娘娘這幾日病情不但沒有好轉甚至還加重了。德妃和蓮妃那邊日日都去問安,咱們也不能落下啊。而且奴婢今日做了萵筍咸鴨湯,一會咱們給陛下送去。"清月邊梳著頭邊耐心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