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5中奖金额:正文 第五十章 中秋家宴

    等梅易柔帶著靈秀再次回到內殿時,安勛早已不見了蹤影。

    “王爺呢?不是說王爺等著用膳呢嗎?”手中端著圓盤的靈秀好奇的問道。

    “無妨,王爺不在了你們都進來吃吧,做了這么多別浪費了?!被肥恿艘蝗湛杖繅駁哪詰?,似乎對于安勛的離開梅易柔一點也不驚訝。

    ……

    “王爺,這就是王妃說的那個村莊,但是這個村子毗鄰那片野山林,以前經常有野獸出沒,按道理這應該很久沒有人居住過了?!笨抵俸涂道げ桓蟻嘈諾目醋叛矍暗拇遄鈾檔?。

    沒錯,聽完梅易柔的話,安勛馬上就帶著康仲康坤來到了這。如果不親眼見到,他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祝家會有這么大的膽子,假孕爭寵不說還想貍貓充太子。

    “王爺,你看那是不是祝府的管家?”就在三個人遠遠的站在山丘上猶豫要不要上前的時候,一輛看起來很低調的馬車進入了三人的視線。

    “還真是膽大包天。這祝家人到底給了他們什么好處,竟然讓這些婦人爭先恐后的生個孩子給別人?!卑?br />
    “王爺,屬下聽說最近這周圍的村子都在抓壯丁去參軍,那些官兵不管也不管這些人是不是要撐起一家老小的生活,只要是年滿十四,通通去充軍。但是有一個方法可以躲過官兵的逮捕,就是家里有一個剛好懷孕的內人。屬下估計,這些婦人多半是不想讓家里人去當兵?!笨抵僨嶸乃底?。

    “這祝文璟還真是大膽,梁老侯爺駐守南疆幾十年也沒見他強迫百姓參軍,他這才剛一上任竟鬧得個民不聊生,真是荒唐?!?勛修長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攥成了一個緊緊地拳頭。

    ……

    日子過的不快不慢,轉眼間已經來到了安皓登基后的第二個中秋節。夜幕剛剛降臨,這東籬皇宮內就掛滿了紅彤彤的大燈籠,以示祥和喜慶。

    “祝側妃真是辛苦了,你看這中秋家宴安排的真是好呢。就連陛下和太后娘娘都贊不絕口。宮里好久都沒有這樣的喜事了?!?br />
    梅易柔剛帶著祝婷兒進入雍華宮門口,就看見各位命婦圍上來巴結著祝婷兒。但是不得不說,祝婷兒這設計和安排確實是令人佩服的,別說一個庶女,就算是太后自己也未必能想得那么周到。

    “各位夫人謬贊了,我只是閑時幫姐姐干些雜活,這些都是姐姐設計安排的呢?!弊f枚故且桓筆Ω糜械慕啃吣Q?,得體的躲在梅易柔身后。

    但是誰人不知,自從祝采兒懷孕之后連走路都要三五個人護著,怎會有心思去弄什么中秋家宴。

    “陛下駕到,太后娘娘到,德妃娘娘到?!幣壞蘭餿窀嚦旱納舸蚱屏蘇庠鶴永鍶饒值慕惶干?,取而代之的是無上的尊重和整齊的叩拜聲“臣等參見陛下,參見太后娘娘,德妃娘娘?!?br />
    “各位愛卿免禮,今日是中秋,是家宴。各位愛卿莫要距離,今夜我們只談家常不論朝綱?!痹誄嫉墓虬葜?,安皓穿著耀眼的明黃色龍袍從中間的甬道走上了龍椅。

    祝采兒也在宮女的攙扶下緊隨其后,雖然不是什么名正言順的皇后,但她那已經將近九個月的肚子已經向大家無聲的宣告了那個鳳尾非她莫屬。

    突然,這條象征著身份的甬道上傳來了一聲驚訝的慘叫,讓殿下的人齊刷刷的看向了那個身懷六甲的人。

    “娘娘,娘娘您沒事吧,都是奴婢不好,奴婢罪該萬死?!痹?,祝采兒不知道踩上了什么腳底一滑直接從甬道上滾了下來。

    梅易柔死死的盯著祝采兒的一舉一動,按道理如果真的身懷六甲從這樣的高度上滾下來即使沒事肚子里的孩子也要早產了,但是看著祝采兒一臉茫然不知所措的表現易柔心里竟然有一種想笑的沖動。

    而另一邊,安勛也在死死的看著祝采兒的一舉一動。

    “快,快去請醫司,你是怎么扶著德妃娘娘的,如果娘娘肚子里的龍子有半點閃失,哀家唯你是問!”

    關鍵時刻,還是太后趁著慌亂趕緊跑到了祝采兒身邊。祝采兒這才示了意趕緊抱著肚子裝出一副痛苦的神情。

    “好好的怎么滑倒了,來人,將德妃娘娘送回風霞殿,去藥膳司把所有的醫司都給朕請來?!幣皇奔?,安皓也亂了陣腳,只顧著朝身邊的李公公大喊著。

    事到如此,這場被精心準備的中秋家宴又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攪黃了,這是第二次沒有慶祝成中秋節,然而安皓登基也只有兩年。

    “皇兄,請留步。臣弟有幾句話想說?!被怕抑?,安勛突然攔住了腳步匆匆的安皓。

    “你有什么事不能等你皇嫂平安誕下皇子再說?!貝影拆┳偶鋇納袂櫓?,安勛看得出他有多重視這登基后的第一子。

    “皇兄,臣弟要跟您說的就是這件事,事關我東籬千秋萬代的事?!?br />
    “哦?究竟是何事?”

    “皇兄,這婦人生產血腥大,陰氣重。您跟我到這邊,也正好看看這些人是怎么服侍皇嫂生產的?!卑慚底漚拆┐攪朔縵嫉畹暮竺?。

    安皓也不是傻子,他知道安勛此番奇怪的行為必有原因。

    不一會,竹姑姑就提著一個籃子腳步匆匆十分小心得從風霞殿的后門離開了。

    “她這是去干什么?”安皓皺著眉頭問到。

    “皇兄,皇帝之前在賭場的時候無意間聽到一個賭約是讓自己的內人替別人生孩子,而且還能保證這個孩子百年之后能繼承大統,臣弟便好奇一路尾隨著此人到了家,臣弟竟然發現那個村子里住了十幾位身懷六甲的內人,如果臣弟踩得沒錯,竹姑姑一會提回來的將是德妃嫂嫂堵上性命產下的龍子?!?br />
    安勛一五一十的將祝家的整個計劃告訴了安皓?!盎市?,臣弟雖然沒什么本事,但是動搖皇兄國本的事臣弟是斷斷不能容的?!?br />
    果然,不一會,竹姑姑就提著和剛才一樣的籃子回到了風霞殿的后面,但是這一次那籃子里明顯的沉了許多,而且竹姑姑也和剛才完全不同的把籃子緊緊護在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