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17090期预计奖金:正文 第三十二章 宮中盛宴

    與此同時,太后寢宮內。

    祝太后正雍容的倚在那貂裘所制的軟榻上,手中那這那把金絲制的小蒲扇?!罷饃狹四曇途褪遣恢杏昧?,早上才和皇帝談了一會便覺得渾身乏憊?!?br />
    “娘娘您這說的是哪里話?您的福分長著呢,這幾日又是勛王爺迎娶王妃,又是二小姐出嫁,您這是累著了?!疤笊肀叩睦湘宙種矜宙指W派硭檔?。

    “可是在皇帝眼里,哀家怕是早就不中用了。自從處置了沐家之后,皇帝就再也不怕我這個額娘放在眼里了,到底不是親生的?!白L蟮難雜鍰鵠闖瀆宋弈?。

    “娘娘,畢竟當初先皇后陪著陛下同甘共苦了七年,還留下了兩個孩子??峙?,陛下是把當年處死沐瑾顏的賬算到了娘娘頭上。而且,那個異國公主和先皇后那么像,陛下偶有思念之意也試可以理解的?!爸矜宙窒褳R謊甲盤?。

    “說到底還是采兒那不爭氣的肚子,這么長時間了連個動靜也沒有,整個皇城上下只有沐瑾顏留下的兩個孩子,皇帝能不想嗎?“

    “娘娘您放寬心,淑妃娘娘還年輕,會有孩子的。而且良妃不是已經有孕了嗎。等良妃的孩子生出來,陛下就不會那么關注那兩個孩子了?!?br />
    說到這太后突然的從軟榻上坐了起來,“近日里哀家聽說良妃的胎象并不穩,而且是受了沖撞?“

    “是,昨日陛下還為此召見了星使藍魯達,星使說是近日中宮異照,說良妃娘娘肚子里的龍子和小公子小公主命格相沖,都養在宮中定會有所損傷?!?br />
    “哦?真是天助哀家,沐瑾顏啊沐瑾顏,這下你就不能怪哀家狠心了?!八檔秸?,祝太后的精神似乎比剛才好了一點。

    ……

    “你這幾日安分的讓本王有點意外啊?!逼苧憔幽?,安勛難得的沒有出府,梅易柔也難得的有一天悠閑的時光。

    “王爺也是,今日竟然沒有去愿香樓。依嬪妾說,如果王爺真的喜歡花柳柳姑娘,嬪妾就做主幫王爺娶回來,省的整個都城都在戳咱們王府的脊梁骨。也省得平日里我和祝側妃都不敢出門?!幣茲嵋膊桓適救醯鬧飾首耪誑詞櫚陌慚?。

    “呦,我怎么聽著王妃這話音是不愿意我總去愿香樓呢?“

    “自作多情?!幣茲嵯袷且桓霰凰抵辛誦氖碌納倥?,瞬間臉頰通紅。

    如果說這一世若璃的每一步精心準備過的計劃,那安勛絕對是整個計劃中最大的意外,最大的驚喜。

    “王妃,宮里來帖子了?!繃霉們崆崆昧飼妹?,得到回應后小心的把帖子交到了易柔的手中。

    “什么事???”一旁的安勛放下了手里的書略帶慵懶的問到。

    “說是御花園里外邦進貢的荷花開了,五彩繽紛的十分壯觀,又恰逢良妃娘娘孕相三月。陛下特意在池塘邊設了家宴?!耙茲崮鈄盤由系哪諶?,若有所思。

    “是嗎?既然皇兄盛情邀請,那王妃就好好準備一下吧,我讓唐叔去準備馬車?!卑慚低甌慍拋f枚匿攪幼呷?。

    柳姑姑站在屋里,看著眼前這個無論什么時候都是一抹笑意,無爭無求的女子,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絲奇怪的感覺,這個棲煜公主,似乎并不像表面上那般柔弱。

    “王妃,這次奴婢陪您進宮吧?!傲霉萌绱訟胱瘧憧絲?。

    “不了,我有其他的事情要交給柳姑姑去辦,這次讓琳兒和宇寧跟我進宮。他們進府也有一段日子了,也該多帶出去見見世面了?!幣茲嶧故悄茄乃檔?。

    “請王妃吩咐?!繃霉瞇鬧懈砹艘凰亢?,為何每一次進攻,眼前的王妃都有各種理由把她留下。

    “王爺今日總是去一家叫愿香樓的酒樓,勞煩姑姑帶幾個得力的人去打聽打聽。王爺經常去看望的那位花柳柳姑娘是誰家的姑娘,家室如何?如果是清白人家的孩子,又品貌雙全就花點銀子跟酒樓的媽媽買下來。也省得這外面的人總在背后說三道四,到顯得我這個王妃不會持家了?!?br />
    “王妃,您這是……“柳姑姑沒有想到易柔竟然會讓自己去青樓打聽一個姑娘的底細。

    “這件事不要張揚瞧瞧去辦?!?br />
    ……

    片刻之后,易柔已經跟著安勛通過了正陽門,正在往御花園旁的聘心亭走去。安皓早就帶著后宮的嬪妃在此齊聚,甚至連朝中那些個顧命大臣的命婦也來了不少,看著易柔走來的身影,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而挽著安勛手臂的易柔,也將這所有的目光都盡收眼底。

    “妾身梅易柔見過皇兄,見過各位娘娘?!卑湊掌芳?,梅易柔是正一品的王妃,而祝采兒和顏昕昕只是從一品的后妃,但是礙于君臣的關系,梅易柔還是規矩向祝采兒等人行禮。

    “本宮還以為王爺和王妃不來了呢?正要差人去王府請呢,如此喜慶的日子如果請不動王爺和王妃,陛下該怪罪本宮辦事不利了?!弊2啥槐咚底乓槐嚦聰蛞慌緣陌拆?。

    “是本王的不是,府里有點旁事耽擱了些。讓皇兄和諸位皇嫂久等了?!鞍慚謁檔?。

    “無妨,只是家宴,遲些又如何,既然來了,快點入座吧?!暗昧稅拆┑幕?,梅易柔跟著安勛坐在了聘心亭的主桌上,正好可以看到那滿池荷花的全貌,同桌的除了安皓安勛外還有淑妃,良妃,蓮妃三位有封號的娘娘。

    但是這些都不是易柔今天關注的重點,四周望去,易柔竟沒有看到雨萱和梓峰的身影。這樣的盛宴身份尊貴的皇子和公主竟然不能來參加真是讓人驚嘆。

    “良妃妹妹真是好福氣,這整池的荷花都在為妹妹腹中的胎兒祈福,我們啊都是沾了良妃妹妹的福氣了?!備兆旅歡嗑?,祝采兒就率先開了口。

    “淑妃姐姐真是說笑了。這分明是我東籬國泰民安之兆,怎能使我一人之福,我們都是站了陛下的福氣呢?!把貞筷啃α誦?,不輕不重的幾句話竟然讓祝采兒有些下不來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