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玄幻小說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月讀的表現

抽奖金额多少需要缴税: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月讀的表現

    安靜幾個人看的目瞪口呆,整個安家都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

    以安家的防御級別,發生了這么大的動靜,軍隊和隱藏在暗中的力量早就應該沖進大廳了,可是現在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黑乎乎的院子里面一片死寂,夜黑的嚇人,好似一頭黑暗巨獸盤踞于安府之上。

    羽翼的震動聲傳來,幾乎是在同時,大天狗憑空落在了客廳之前,雙翅收斂,向著月讀和周文行禮道:“大天狗參見主公,參見駙馬?!?br />
    大天狗的名字,安靜他們自然是聽說過的,傳說那是一位皇帝死后所化,在某國神系之中擁有很高的地位。

    “這真是神話中的大天狗?”安靜身子一顫,看著如同生翼惡鬼一般的大天狗,似乎與傳說中的很是相似。

    就算不是傳說中的大天狗,只是他憑空出現的能力,也是極為強大的存在,毫無疑問是恐懼級。

    轟??!轟??!

    還沒有等安靜弄清楚這到底是不是真的大天狗,突然聽到了怪異的聲音,好似有巨獸踏進安府一般。

    不一會兒,就看到一座詭異的廟宇出現在客廳前,那詭異的廟宇似乎有著生命一樣,開著的廟寺大門內黑洞洞的一片,像是恐怖的怪物之口。

    “野寺坊參見主公,參見駙馬?!彼旅硨瀆∫簧溆諤?,傳來鬼氣森森的聲音。

    幽幽的琴聲自旁邊的側門傳來,海座頭抱著他的琵琶而行,來到廳內后,向著月讀和周文微微行禮:“參見主公,參見駙馬?!?br />
    片刻之間,就已經有四位恐怖的次元生物出現,而且遠處鬼影重重,好似正在無盡的鬼物向著這邊而來。

    安生和安靜的實力都已經非同一般,他們可以感覺到,那些生物的力量都無比的恐怖,絕對不是一般的神話生物。

    安天佐的目光并沒有看雪女他們,只是冷漠地盯著月讀,早在雪白出現之時,他便已經猜出了月讀的身份。

    毫無疑問,月讀并不是真正的人類,而是海外出世的天災生物,也唯有她,才能夠驅使那么多的恐怖生物。

    安靜和安生自然也想到了,看向月讀的目光中滿是驚駭之色,誰也沒想到,跟著周文回來的女人,竟然會是海外出世的天災生物。

    “她該不會想在安家引發百鬼夜行吧?”安靜心中極為不安。

    若是真像月讀所說,上百的恐懼生物齊聚于此,一但發生暴動,恐怕整個洛陽城都要遭殃。

    “月讀,夠了,我們在吃飯,它們都回去吧?!敝芪鬧迕妓檔?。

    月讀聽了周文的話,出奇的溫柔,也沒反駁周文的意思,順從的抬手一揮,雪女和大天狗等恐懼生物都瞬間退去,隱入了黑暗之中,而安家也恢復了正常,電燈重新亮了起來。

    外面的衛兵像是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依然還在巡邏,好似剛才發生的一切,他們都不知道一樣。

    安天佐看到府中的人都沒有事,眉頭才舒展開來。

    “坐下吃飯吧?!敝芪募露漣涯切┐臥鋃際樟嘶厝?,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氣。

    真要打起來,就算他能夠使用戮仙劍殺死月讀,安家和洛陽也會遭受重創。

    月讀今天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格外的溫柔順從,端起碗細嚼慢咽,只是她現在的模樣落入安靜等人眼中,卻與之前完全不同了。

    一個天災生物,卻對周文的話奉若圣旨,這實在太過讓人吃驚了。

    這一頓飯吃的是什么滋味,只有各人自己心里面清楚。

    “我吃飽了,想要先回去休息了?!痹露量聰蛑芪?,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見。

    “你先回去吧?!敝芪乃盜酥?,月讀才起身離席而去。

    月讀一走,氣氛立刻就緩解了很多,安生小聲問道:“文少爺,她真是海外出世的那個……”

    周文點點頭,有些無奈地說道:“是的?!?br />
    “文少爺你可以啊,天災級的生物,竟然都對你這么言聽計從,難不成你已經晉升了天災?”安生問道。

    雖然安生和安天佐他們都知道周文就是人皇,可是他們同樣也看的出來,上一次周文打敗帝天,是依靠著那把劍的力量,而不是周文自己晉升了天災級。

    安靜和安天佐也都看著周文,他們顯然也很想知道,周文現在到底達到了什么級別,竟然能夠讓天災級生物都對他言聽計從。

    剛才月讀的表現,似乎完全不會違背周文的意愿一樣。

    周文搖頭苦笑道:“我還只是神話級,距離天災級還很遙遠,至于月讀的事情,一時間也說不清楚,總之是一言難盡?!?br />
    安生自然不信,笑道:“能夠讓天災級生物言聽計從,這樣的一言難盡,我也想要嘗試嘗試?!?br />
    周文也沒辦法解釋清楚,天災生物非要嫁給他這種事,恐怕說出去也沒有人相信。

    一頓飯吃完,周文帶著芽兒回去。

    小鳥和羚羊也跟了上來,似乎并沒有太多的留戀。

    “督軍,看起來我們應該不必為文少爺的安全問題擔心了,連天災級的生物都對他如此順從,就算文少爺沒有真的晉升天災,也定然比當初強上很多,守護者聯盟想要動他,怕是也沒有那么容易了?!卑采檔?。

    “我們有擔心過他的安全問題嗎?”安天佐淡然說道:“而且正如他所說,他的實力并沒有達到天災級,甚至連恐懼級都達不到,月讀跟著他定然另有原因,未必就是好事?!?br />
    “月讀看起來對文少爺并無惡意?!卑采檔?。

    “沒有惡意并不代表什么,之前的安排你還是要繼續去做,不可以有僥幸心理?!卑蔡熳艫?。

    “督軍放心,我會盡全力做好一切?!卑采酒鵠蔥欣?,正容說道。

    安靜坐在一旁默默的吃著飯菜,并沒有說話,她原本以為自己這五年成長了很多,可是現在卻突然發現,自己的成長在周文面前,似乎根本不算什么。

    周文回到房間,發現月讀正坐在房間里面等他。

    看到周文回來,月讀眨著眼睛問道:“我表現的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周文疑惑地問道。

    “當然是在宴會上的表現了,你們人類不是說,好的妻子要在外人面前給丈夫面子,我這樣做,算不算是給足了你面子呢?算不算是一個好妻子呢?”月讀看著周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