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修真小說 > 輪回者蘇離 > 正文 第133章 何人為龍

任九17031期奖金:正文 第133章 何人為龍

    蘇離來到司空府,看門的門子并不認識他。但也沒有對蘇離惡語相向,只是板著臉色。

    蘇離亦不為難他,說道:“我是崔州平?!?br />
    門子好一下才回過神來,道:“你真是崔……崔州平?”

    蘇離輕聲道:“想來這許都也沒第二個崔州平?!?br />
    門子恭恭敬敬一禮。

    許都城里許多人恨曹操,但更多的是排著隊想進一次司空府的。因此門子若是對誰都笑臉相迎,那是太為難他了,也容易讓人誤以為司空府好進。

    可是還有特例,有幾個人的名字門子是天天背誦的,生怕忘記。這幾個人都是曹操如今的正妻卞夫人向門子特意叮囑過。

    卞夫人是曹操的繼室,曹操之前的正妻是丁夫人,在宛城戰死的曹昂是丁夫人的養子,丁夫人無子,因為曹昂之死,丁夫人和曹操義絕,回了娘家。于是卞夫人就成了曹操的正妻。

    卞夫人本只是一個歌女,出身很低。

    她坐上曹操正妻之位后,許多人都不服。

    但不過半年時間,司空府上上下下都誠心認她為主母,她說的話門子自是不敢或忘。

    不多時,一名貴婦人出來迎接蘇離。她身姿苗條,舉手抬足自有一股大氣,瞧不出有歌女出身那種卑賤心態。

    蘇離更知這貴婦亦非凡人,身上籠罩著一層他一時間都看不透的迷霧。

    “州平還是第一次到府上來吧?!北宸蛉巳嶸?。

    蘇離道:“有勞夫人相迎,司空呢?”

    卞夫人道:“他和劉玄德酒興正酣,一時間動不得身,我怕州平久等,因此先來迎接你,咱們進去吧?!?br />
    她一雙妙目亦是不住在蘇離身上打量。

    因為崔州平近來在曹操口中出現的頻率很高,她便知蘇離并非尋常人物,暗自囑咐了門子。

    司空府很大,蘇離隨著卞夫人迤邐而行,不多時嗅到青梅香氣。又往前行了片刻,轉角就看到一方亭子。

    亭子里曹操道:“使君知龍之變化否?”

    劉備道:“未知其詳?!?br />
    曹操道:“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云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于宇宙之間,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方今春深,龍乘時變化,猶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龍之為物,可比世之英雄。玄德久歷四方,必知當世英雄。請試指言之?!?br />
    劉備道:“天下英雄舍公外,更無其人?!?br />
    曹操按劍而笑道:“吾知玄德亦是英雄也?!?br />
    劉備道:“袁本初、袁公路、劉景升等人遠勝于某,某不敢自稱英雄?!?br />
    曹操微笑道:“這些人都是碌碌之輩,吾必破之。唯有玄德是我心腹之患,但我又舍不得殺你。這壺藏有玄機,傾倒的兩杯酒,一杯有毒,一杯無毒。玄德可選一杯,若飲后平安無事,那是天意教玄德不當死在今日?!?br />
    劉備輕嘆道:“既然公見疑與我,我唯有一死來消去公的疑惑?!?br />
    他也不選,兩杯酒一起喝了。

    曹操哈哈大笑道:“我實知玄德無意與我為敵,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兩杯皆是無毒?!?br />
    此時一道天雷轟下來,但見曹操身上冒起電光。

    原來這道雷不知怎么就劈到曹操身上。

    曹操身具魔功,自是無恙,但是面如焦炭,身上焦糊,不免大失形象。他道:“我去更衣?!?br />
    片刻后,蘇離和卞夫人走進來。

    劉備見到蘇離和卞夫人,微笑著施禮。

    卞夫人道:“我去看看我夫君,兩位尊客稍待一會?!?br />
    她裊裊而去,亭間只落下蘇離和劉備。

    蘇離微笑道:“玄德做得好大事?!?br />
    劉備道:“州平從何說起?”

    蘇離道:“剛才那道天雷并非偶然,原來玄德深藏不漏,竟已然進入天人合一之境?!?br />
    如果不是蘇離深諳天人合一之道,適才怕是都體察不到天地氣機那一絲玄妙的變化。

    劉備道:“州平不也是有此能耐嗎?!?br />
    蘇離意外道:“玄德竟是如此輕易地承認了?”

    劉備道:“我若堅持不承認,州平怕也是不喜吧?!?br />
    蘇離道:“我倒是奇怪,你有如此能耐,為何一直顛沛流離?”

    劉備道:“我年輕時師從??黨?,從他那里領悟天人合一之道,自以為能安邦定國。后來黃巾起義,我不自量力參與討伐?!?br />
    他說話間露出一絲恐懼,輕聲道:“其實我遇見過張角?!?br />
    蘇離道:“然后呢?”

    劉備道:“黃天**,絕不在州平所學之下。我只接了張角一招,傷勢到如今都沒好全,更被損了氣運,注定要顛沛流離半生,這是天數。至于孟德,他魔功深厚,跟我體內玄功相生相克。他不殺我,也有借我玄功刺激魔功增長的意思。

    而且州平有所不知,這些日子以來,孟德已經請我喝過十幾次酒了,每次都想著法刺激我,我這次實在是忍無可忍?!?br />
    “額!”

    蘇離竟想不到真相是這樣的。

    其實也難怪,以曹操的能耐,不至于看不出劉備的不同,原來是要留著刺激他的魔功。

    相愛相殺?

    蘇離道:“因此他一日魔功未曾大成,便一日不會真的殺你?!?br />
    劉備道:“前提是我得在孟德眼皮子底下。其實我原本在徐州被呂布偷襲,也有孟德的緣故。呂布不過是孟德一顆棋子罷了?!?br />
    蘇離道:“玄德跟我說這些,是不是怕我會為他效力?”

    劉備道:“我一開始也很希望州平能助我再興漢室,到現在已經沒了這個念頭,州平是任性逍遙之人,不會為任何人所用。哎,其實孟德說‘龍乘時變化,猶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龍之為物,可比世之英雄’,這話一點都不錯??上系亂膊皇橇??!?br />
    蘇離笑著問道:“那誰是?”

    他心道:“看來是說我了,哎,真是沒辦法,我太顯眼了?!?br />
    劉備道:“太平道主張角!”

    蘇離笑容漸漸消失,他可是縱橫千山萬水古往今來空前絕后第一妖呢。

    “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其實太平道主張角并沒有死,他只是潛藏在了世間某個角落里?!繃醣贛撓奶玖絲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