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穿越小說 > 我老婆是花木蘭 > 正文 第528章 會師龍城

2019074任选9场奖金:正文 第528章 會師龍城

    花木蘭對趙俊生的安排還算認可,由于長期饑一頓飽一頓,造成營養不良,衛靖只練了幾次拳法就累得氣喘吁吁,她就對他招手:“衛靖過來!”

    衛靖聞言擦著汗走過來抬起小臉看著花木蘭和趙俊生。

    趙俊生說:“衛靖,從現在起我認你做侄兒,你叫我叔叔吧,叫她姨!”

    這孩子雖然在外流浪了兩年,比一般的孩子都懂事,知道眼前是他的機遇,很是乖巧的叫人:“叔叔、姨!”

    趙俊生笑著點頭,對李寶招手:“都聽到了吧?從現在起,衛靖是我侄兒,帶他下去洗刷干凈,給他找幾套像樣的衣裳,專門安排一個房間,每到吃飯時叫他過來一起跟我們用餐!”

    李寶答應:“是,將軍!”

    花木蘭又對衛靖說:“靖哥兒,你先跟李寶去洗澡,這幾天你把叔叔和姨身邊的人認清楚,但不許到處亂跑,不輕輕易出府去,明白嗎?”

    “知道了,姨!”

    衛靖被李寶帶走之后,趙俊生對花木蘭說:“我們去看看張興!”

    張興不同于別的俘虜,他此前是燕國征西大元帥,西征失敗后,他被發配來鎮守白狼城,是建昌太守,趙俊生沒有把他與其他俘虜關押在一起,而是在太守府的后院單獨隔離出來一個小院,把張興安置在這里,包括他的家人。

    張興的家眷子女看見趙俊生和花木蘭來了都很緊張,趙俊生知道他們是在害怕,是擔心他和花木蘭是處決他們的,實際上他若要這么做根本用不著自己動手,而且也不需要來到這里,只需一聲令下即可。

    “見過老將軍,見過嫂夫人!”趙俊生和花木蘭一起向張興及其夫人抱拳見禮。

    張興神色平淡,“二位將軍客氣了,老夫乃是敗軍之將,能茍活到現在已經是二位將軍開恩,擔不起二位如此大禮??!”

    趙俊生道:“老將軍不請在下二人坐下喝杯茶么?”

    張興的長子身側站著一個小男孩,這男孩叫道:“太守府已經被你們霸占了,你們要坐要喝茶還需要我們請么?”

    這話一說出來,雙方都臉上都有些不好看了。

    張興長子急忙一把將兒子拉到身后呵斥了幾句,張興對趙俊生:“小孩子口無遮攔,還請將軍別跟孩子一般見識”。

    趙俊生笑了笑,“無妨、無妨,童言無忌嘛!這事是在下考慮不周,沒有及時吩咐下面的官吏將校不要攪擾老將軍一家的生活,所以讓老將軍一家受委屈了!”

    小男孩又從父親背后伸出腦袋叫道:“你說得好聽,那你們為何要打我們燕國?你們不打我們燕國,我們就過得好好的!”

    張興這下不能護著孩子,大人說話,小孩子三番兩次插嘴,這是沒有家教的表現,而且還當面頂撞趙俊生這個能決定他們生死的人。

    “混賬!把他拖下去家法伺候!”張興大怒。

    趙俊生擺手:“老將軍息怒,孩子沒有大人們那么多復雜的心思,但是他們卻是恩怨分明,誰對他好,誰對他不好,他可記得清楚著呢!很多事情他不明白,心中有疑惑,所以才要問,這是他們正常的求知**!”

    趙俊生說完對小男孩招手:“小弟弟過來,哥哥告訴你我們為何要打燕國!”

    小男孩緩緩走過來,張興和他幾個兒子都不好阻止。

    趙俊生把腰間的戰刀解下來駐扎地上,這個動作讓張興和他的幾個心驚肉跳。

    “我叫趙俊生,你叫什么?”

    小男孩猶豫了一下回答:“張鵬!”

    “好,我叫你鵬哥兒吧,鵬哥兒,你知道刀是用來干什么的吧?”

    “······殺人的!”

    趙俊生笑著搖頭說:“刀的作用可不止是用來殺人,它還可以用來自衛,當然也可以用來切菜、劈柴······”

    張鵬問:“那你把它帶在身上用來作甚?你用它切過菜,劈過柴嗎?殺過人馬嗎?”

    趙俊生說:“一般情況下它就是一個擺設,這把刀還沒有劈過柴、也沒有切過柴,不過它殺過不少人!”

    “你為何要殺人呢?為何要攻打我們燕國,你還沒有回答呢!”

    趙俊生道:“對于這把刀來說,它在我手里,我就是拿刀的人,我可以用它來殺人,也可以用它來防衛敵人的傷害,同樣也可以用它切菜、劈砍,這一切都取決于我的意愿!”

    “但是對于真正發號司令的人來說,我也只不過是他手里的一把刀,我是殺人、還是自衛、又或是切菜、劈柴不是由我能決定的,而由他來決定!”

    張鵬歪著腦袋問:“你說的魏國皇帝嗎?他才是決定攻打我們燕國的人?”

    趙俊生笑著摸了摸他的腦袋,“鵬哥兒很聰明!”

    張鵬又問:“魏國皇帝為何要打我們燕國?”

    趙俊生笑了笑,“我作為一個臣子不能妄自揣測君王的意圖和心思,但君王也是人,也渴望建功立業,這是任何一個男子在解決了吃飽穿暖的生存問題之后都會有的愿望,而君王作為天下之主則渴望開疆拓土建立蓋世功勛!”

    “因為一個人來到這世上走一遭,總得在這世上留下一點痕跡,不管是惡貫滿盈的罪名,還是名垂千古、永載史冊的聲名,以表明他曾經在這世上存在過,否則他一旦死去,就沒有人再記得他,仿佛這世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他這個人一樣,你說這樣的人會不會很悲哀?”

    “所以說,君王建功立業的途經就是開疆拓土、開創盛世,讓百姓們安居樂業、保國泰民安!在他駕崩之后,史書會記載,某某皇帝在位期間做過哪些偉大造福于后世的豐功偉業!如此他在天有靈也就安慰了!”

    小男孩張鵬抓了抓腦袋,“攻打我們燕國就是魏國皇帝的豐功偉業嗎?我只知道我們燕國死了很多人,讓我們的百姓沒辦法安居樂業。你們不來,我們不也活得好好的?”

    趙俊生笑著說:“你覺得你活得好好的,但城里城外的其他燕國百姓們呢?現在大街上還有許多跟你一樣的孩子們流浪街頭,我們沒來之前他們早已流浪街頭了,現在我們來了,打開了府庫發放糧食煮粥救濟,讓他們能有一口吃的,把他們送給那些沒有子女的家里,孩子們既有了一個家,那些想要孩子的人家終于有了孩子,大家都很高興!”

    “我現在告訴你皇帝為何要出兵打燕國的真正原因,因為他覺得燕國百姓們過得很苦,他覺得他比燕國的天王馮弘要做得好,他可以讓燕國的百姓在他的統治下過得好!打仗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通過打仗把燕國納入魏國的版圖,讓燕國的百姓成為魏國的百姓,通過打仗讓天下一統,華夏就從此只有一國,彼此之前就再沒有戰爭了,否則的話,各國之間的戰爭永遠也打不完,死的人更多!”

    張鵬一拍手似乎想起來什么,說道:“我知道了,我聽爺爺說過什么長痛不如短痛,是不是這樣!”

    “對,鵬哥兒是個聰明的孩子!好好讀書,勤練武藝,等你長大了做一個對天下有用的!”

    趙俊生說完起身收了刀,對張興抱拳道:“老將軍,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外面的守衛說,他們一定會盡力滿足!過兩天大軍可能要開拔前往龍城,只怕還要請老將軍一同前往,皇帝可能會召見老將軍!”

    張興答應:“好!”

    過了兩天,派往龍城的偵騎回來了,帶來了南路大軍的消息?;實弁匕轄〈拍下肪丫執锪肆淺峭?,北燕天王馮弘早已下令把城外百姓和牲口全部遷入城內,打算嚴防死守。

    南路大軍抵達龍城外之后,拓跋健下令從周圍郡縣征發三萬民夫挖掘圍塹困住龍城。

    偵騎探哨還帶回來了皇帝拓跋健的命令,讓北路軍立即前往龍城匯合。

    九月初六,趙俊生、花木蘭、朱修之帶兵東進。

    初八,大軍抵達龍城以西的石城,石城太守李崇率全城軍民向趙俊生投降。

    在石城休整了一天,趙俊生和花木蘭率軍繼續東進,于九月十二抵達龍城城外與南路軍匯合了。

    龍城,又叫黃龍城,北燕在馮跋做天王之后就遣使前往南朝稱臣,因此南朝是北燕的宗主國,因為龍城又叫黃龍城,南朝方面稱呼北燕為黃龍國。

    趙俊生和花木蘭帶兵抵達的時候,數萬名民夫正在城外挖掘塹壕把土渣堆積成高土壘,既可以防止燕國君臣兵馬突圍,又能用這高壘土堆向城墻上放箭。

    “下官拜見使君,見過花將軍!”范陽太守毛修之帶著幾個州郡兵將領迎上來。

    趙俊生跳下馬,對身后的白勁光等人吩咐,讓他們扎營,回過頭來問:“押運糧草來的?”

    “是的,使君!大軍對糧草的消耗太大了,皇帝連續派了好幾撥信使催促,下官不得不親自帶人押運糧草而來,三千輜重兵都到了,這次押運的糧草足夠兩路大軍吃兩個月的!”

    兩人正說著話,一個中年太監帶著兩個小太監快步走過來:“是幽州刺史趙使君嗎?陛下口諭,令趙使君、花將軍、朱將軍速去見駕!”